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6章 【丛林喋血(下)】
    谭六眉头一皱,这小子,这么不禁打?他估算罗霄至少有五阶修为,所以这一掌他用了六成劲道,应该可以重创罗霄而不致命,他还要从罗霄身上探秘,可不想就此打死了。

    速战速决,在这小子咽气之前把秘密逼出来!

    谭六这样想着,双手一伸,扣住蒋风与洪天刚的咽喉,像拎死狗一样将二人提起来,眼神漠然:“你们也算是修武堂的精英,可惜运气不好,淌了这趟浑水,被淹死也是你们的命数使然。”

    谭六十指一紧,正要捏碎二人喉骨,蓦然瞥见洪天刚眼神闪过一抹疯狂,心生警兆,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耳边传来咔嚓一声机簧脆响,洪天刚左腕寒光猝闪,弹出一支袖箭,暴射谭六腹部。

    与此同时,蒋风右足一顿,靴尖弹出半截短刃,以“碾趾式”狠狠跺刺谭六脚掌。

    说实话,袖箭、靴刃这种暗器,谭六不知见识过多少,如果在适合的距离或者他有所准备,根本伤不了他半根汗毛。但是,他这会完全没有准备,元力护体防御根本没释放。武士的元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在释放,就像奥义一样,只有在关键时刻及必要时候才外放。而眼下谭六胜券在握,击杀两个蝼蚁一样的武者,哪里需要动用元力护体?

    不得不说,谭六大意了。这也正常,只有对手,才需要专注,两个一击而灭的小卒,哪里需要费神?更糟的情况是,谭六与洪天刚、蒋风等人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只有一臂之距!

    如此近距离,几乎等同于贴身,以至于利箭出袖的瞬间就没入谭六的腹部,而靴刃也在同一时间刺穿谭六的脚掌。

    堂堂玄武士,却因大意之下,被两个四五阶武者所伤。

    谭六惊怒!

    然而,玄武士最强悍的就是防御,袖箭入肉的瞬间,谭六腹肌骤紧,坚如金石,竟生生夹住袖箭强劲地去势,旋即护体元力勃发,嘭地一下将袖箭震成碎末。靴刃同样入肉不过半分,就被震落一地铁屑。

    “死!”谭六怒了,十指如钢钩,再度发力欲捏碎二人咽喉。

    突然劲风扑面,眼前飞过一道鹰隼般的身影,这道身影并未向谭六发动攻击,而是从他头顶飞跃而过,落到他身后,旋即,一条索状物嗖地套牢谭六脖颈。

    嗯?!谭六暗吃一惊,他看到方才罗霄倒地处已不见人,只留下一滩血迹,很显然这突袭的人影必是罗霄无疑。中了自己六成劲道一击,血都吐了一地,居然还能动?不光能动,还能再战?这还是一个在修武堂呆了近三年仍是个青带弟子的低阶武者?这罗霄身上绝对有大秘密!

    这一刻,谭六不惊反喜。可以说,罗霄表现越令人惊讶,就越说明这份机缘不得了。尽管脖子被套牢,但谭六浑不在意,就连袖箭靴刃都奈何他不得,更何况区区绳索?还不如直接用弓箭射击更具杀伤力。

    “给我破!”谭六眼里冷芒一闪,元力一震,要把这绳索震得寸寸断裂。

    然而令谭六大吃一惊的是,足以把铁链震断的元力,非但没震断脖颈上的套索,反而越绞越紧,令他呼吸为之一窒。

    “两位学兄,生死在此一举。拼啊!”

    罗霄吐着血沫,身体向下一缩,用背脊把谭六整个背起,双臂死死挽住蛟筋,发力猛勒,堂堂一个玄武士,竟被这种街头斗殴的方式勒得双眼翻白,舌头吐出。

    如果谭六这会能说得出话,必定会咆哮大吼:“这是什么鬼绳索?竟然连武士元力都震不断!”若是他能看见罗霄竟是用蛟筋来当绳索勒人,估计会很绝望。

    蛟筋啊!这可是顶级灵材,哪怕没经过炼制,那也是灵器,而灵器这种级别的神兵,正是元力破防的杀手锏,又岂是区区一个玄武士能震得断的?哪怕谭六把自己的脖子震折了也没卵用。

    洪天刚与蒋风一个力尽一个重创,但都明白眼下生死交关,不拼不行了。

    蓬蓬!

    洪天刚与蒋风双手同时炸开两蓬白芒,这是元力外放,如果是武士级数,元力外放仅仅是一种攻击或防御的强力手段,但对于武士以下的武者而言,就等于是激发奥义,只能维持很短时间,更本无法持久。

    而激发奥义的洪天刚与蒋风,竟只是做了同一件事——死死扣住谭六双腕。

    “快、勒……死他!”洪天刚口鼻喷血,却死死箍住谭六手腕不放。他之前两次激发奥义,元种之气已抽空十之七八,最后这一下强行爆发,元种几乎解体,可以说是赌上毕生修为了。

    蒋风实力不及洪天刚,奥义只有一击之力,但他之前与谭六交手,还没有机会激发奥义,所以全力爆发之下,缄腕之力更强于洪天刚。以至于谭六以玄武士的强大实力,竟一时未能挣脱两个武者级弟子的纠缠。

    此时搏杀已达白热化,生死一瞬。

    谭六已经被勒得眼珠凸出,巩膜充血,满脸浮凸蛛网状的细小血管,看上去煞是吓人。

    “该……死!”谭六噗地喷出一口黑血,拼着逆转血气损伤经脉,终于凝聚两成元力,十指猛力一扣,咔咔两声,将洪天刚与蒋风喉骨捏爆。正想将二人扔下,不料这二人至死都箍住他的双手,一时间竟甩不掉。

    罗霄一听骨爆声,就知洪、蒋二人已经完了,如果他不能以最快速度击杀谭六,接下来死的人一定是他。

    罗霄长吸一口气,全力摧动混元一气诀第五层心法,体内正不断化雨而缩小的元种突然急剧旋转,大量元气如同泄洪般疯狂输入全身三十二条经脉。蓬地一下,罗霄全身骤然爆出一层淡淡白芒。

    元力外放!

    这是罗霄第一次以强大的元气储备,配合准武士的境界,激发元力外放。

    下一刻,罗霄“背”着谭六炮弹般飞出,双足交替踏树而上,蹭蹭蹭蹿升近三丈,纵身越过一根横出的粗大枝桠,然后像块石头一样朝地面重重坠落。身后,是被悬吊在树上的谭六。

    轰!罗霄双足落地,陷地盈寸,泥沙四溅,尘土飞扬。与此同时,背后传来树桠折断坠地声,以及……咔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地脆响——在这如千斤坠一般的重力加速度之下,树桠与谭六的颈椎一同被生生勒断。

    罗霄倏然转身仰躺在地,把蛟筋旋扭成麻花状,然后双足蹬住谭六双肩,像拔河一样,用尽全身气力,勒!勒!我勒!

    也不知勒了多久,只觉双臂都酸麻了,而谭六起初还垂死挣扎,之后渐渐不动。罗霄又勒了好一会,直到确定谭六已经是死老虎,才慢慢松手。

    尽管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惨烈厮杀,死里逃生,罗霄此时疲惫欲死,只想仰躺在地一动不动,但此时还没到放松的时候,他一只手仍紧握蛟筋,咬牙喘息着爬起来,慢慢转到谭六跟前。

    此时,这位不可一世的玄武士,已经是面目紫胀,七窍流血,奄奄一息。

    勒成这样居然都没断气?!罗霄吃惊瞪大眼睛,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再次刷新了对玄武士的强大护体防御力的认识。可以说,这次如果不是有蛟筋这样的灵器,普通的凡铁器刃怕是根本杀不了谭六。

    想想也是,凡铁器刃连他罗霄都杀不了,怎能杀得了武士?能破武士防御的,只有元力与灵器。

    谭六一只眼珠已经爆出眼眶,另一只眼珠也差点掉出,勉强残存一点视力,他用独眼死死盯住罗霄的胸膛——那里有一个焦黑的掌印。谭六嘴唇颤抖,嗬嗬有声,喉咙咕噜噜响,满是血污的嘴唇吐出几个不明意义的音节。

    罗霄自然没听懂,却是明白对方的意思,当下一手抓住衣襟往外一撕,露出一面青光莹莹的护心镜似地东西来。

    罗霄扯下“护心镜”,在手上旋转数下:“这是我为首次外出任务所打造的兵器,材质用的是风磨铜,表面覆盖六片蛟龙之鳞,炼器坊花了三天打造而成,我称之为‘龙鳞盾’。”

    谭六这下总算明白了,为何自己六成劲道辅以黑巨蜥爪炼制的爪套,如此凶暴一击,却只将罗霄震成轻伤,原来有蛟鳞为盾。熔炼了蛟鳞的盾牌,至少也是入阶灵器,他那区区凡器的黑巨蜥爪套怎可能破得开?

    “小子,算你……运气……好……”缓过气来的谭六因颈椎折断而无法动弹,但声带勉强还能发声,“就像你说的,纸、包……包不住……火……杀了我,早晚……你、你也跑不了……”

    罗霄慢慢靠近谭六,手挽蛟筋一提,就像拎拴狗绳一样把谭六的脑袋拽起,另一只手往左臂一按,手里多出一样牌子似东西,将牌子往谭六独眼前一凑:“但愿你还能看清上面写的什么。”

    当谭六看清牌子瞬间,独眼几乎挤出眼眶,难以置信:“密谍牌!你、你居然真的是……密子!”

    罗霄先将密谍牌上的身份排号抹掉,轻轻放入谭六怀里,在对方惊骇的眼神中,淡笑道:“就像你说的,这世上最难的是给活人制造证据,最容易的是给死人制造证据——没错,我就是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