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41章 【陀螺杀法】
    “混蛋啊!这两个家伙是吊靴鬼附身么?这样都能追上来!”

    与此同时,距罗霄被围处二百里外,一脸狼狈的劳飞燕也不停咒骂着同样的话。

    “这里的山虽然也还算深,却没像样的几棵树,老远就能看到人,想甩掉敌人,难……”程飞凤头裹的红巾已变成赭色,满脸疲惫,英气的剑眉都已散乱,只有布满血丝的凤目仍透着坚定。

    尽管只距离白草城二百余里,环境却已有明显不同,戈壁沙碛已看不到,更多的是高耸入云的连绵山峦。当然在植被覆盖方面还远远达不到河朔郡的龙渊山的程度,很多山峰都是光秃秃的,或者只有少量低矮的树林及一簇簇灌木丛,这样的地形当然藏不住人,无怪乎她们一直没法摆脱追杀了。

    也幸好上一次遭遇战时,劳飞燕把苏拜开了膛,否则以这家伙的追踪术,当天就能撵上二女,也不至于让她们多蹦哒两天了……没错,只是多蹦哒两天而已,因为——

    数十丈之外的赭红崖顶上,出现一个瘦高阴鸷的人影,腰挎长刀,手持弩弓,一脸阴笑地将弩矢指着她们。

    严宏!

    二女心一沉,终于被追上了吗?不用扭头,也能听到身后传来沉重的踩碎枯枝的声音,仿佛一头巨兽在逼近。

    “跑啊?怎么不跑了?”一个沙哑低沉且生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突勒人的语言与天镜域诸国完全不同,不过能派来当暗探的,通晓他国语言是最起码的要求。当然了,纯正什么的是谈不上了,只能算勉强能听懂,听在二女耳里,自然难免生硬。

    劳飞燕死盯住严宏,而程飞凤则艰涩扭过头,看着那从乱石堆后闪出的巨大身影,一步步逼近。

    “之前的命令是要活捉你,但你犯了个大错!”光头突勒人把手里四尺多长的单柄铁锤重重杵在地上,将几块碗口大的坚硬石块碾成碎渣,更夯出了一个与锤面差不多大小的浅坑,满是刺青的狰狞脸上露出残忍之色,“根据突勒联盟的大可汗令,无论异族人的身份多么高贵,只要手上沾了突勒勇士的血,突勒人就必定要以血还血!大可汗令压倒一切指令,所以,现在……还是要活捉你!只不过,不再是毫发无损,可以缺胳膊少腿……”

    提克塞里若无其事地提起沉重的铁锤在手里挽了几个锤花,咧开厚唇,呲着黄板牙发出瘆人地笑意:“所以,你做好准备要舍弃身体哪部分了吗?”

    程飞凤咬紧干裂的嘴唇,疲惫的眼神透着一股不屈,长剑横胸,缓缓抬至下巴——可以看到两边剑刃有参差不齐的缺口,最明显一处大如牙印,这是前日与提克塞里交手时造成的损伤。剑是轻兵器,而锤是重兵器,如果不是程飞凤家学渊源,剑术技巧远在提克塞里之上,只怕一击剑就折了。

    程飞凤刚踏前一步,背靠着的劳飞燕突然转过身横刀拦住她:“你盯住那家伙,这个大块头让我来。”

    程飞凤张了张嘴,好一会才点头道:“你小心。”

    程飞凤心里也明白,像这样的力量型对手,确实应该让同样力量型的劳飞燕对付最合适,可惜劳飞燕的境界低了点,才刚晋级四阶,若是与她一样都是五阶,这场战斗,或许还有希望……

    提克塞里看到劳飞燕时眼睛一亮:“你不像舞阳国人,反倒像我们突勒人……”

    “放你的狗屁,老娘是如假包换的舞阳人!”劳飞燕浓眉倒竖,你这是来黑人的么?

    提克塞里嘿嘿一笑,抬起铁锤朝程飞凤一指,对劳飞燕道:“这个娘们是易水城主之女,所以我们要活捉她,但你却不是,你不奇怪为什么我们也要活捉你么?”

    劳飞燕一愣,对啊,为什么?

    提克塞里的笑声令劳飞燕心头发毛:“因为,你像我们突勒女人——够劲!哈哈哈哈!”

    “那你就来试一下老娘够不够劲!”劳飞燕就像一头暴怒的雌虎,垫步跃起,斩马刀在空中轮起一道眩目的半弧,狂劈提克塞里。

    “来啊!”提克塞里狂笑不绝,双手抡锤自下而上轰击当头劈来的斩马刀。

    两个人都是追求纯粹力量的暴力型武者,而且都是天生神力,使用的家伙也都是常人不敢碰的重兵器,一刀一锤毫无花巧重重撞击在一起。

    当!

    一声几乎震破耳膜的巨响,火花四溅中,凭借凌空扑击占据优势的劳飞燕,真的如同一只飞燕一样,连人带刀被一锤击飞,摔跌回原来的位置——如果不是程飞凤及时出手按住她的后背卸去力道,估计得撞到山壁上去。

    刚晋四阶与巅峰五阶的差距就是这样明显!

    “啧啧,果然够劲。哈哈哈哈!”提克塞里活动一下微微发麻的双臂,瞥了眼多了一道刀痕的锤头,火热的眼神肆无忌惮盯着劳飞燕那丰满得近乎壮硕的身段,伸舌舔了舔肥厚的嘴唇评价道,“力量不错,爆发力也很强,别说在女人里,就算是男人……突勒勇士里也不多见。可惜,你只有四阶,要是达到五阶,我可就没那么轻松了……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次?”

    本来很正常的话,在提克塞里嘴里说出来,那味道明显有点走味。

    劳飞燕的双臂微微颤抖,虎口开裂,执握刀柄处隐见血迹……很久很久,没有被对手这么正面扛了。在岫岩修武堂,她一向是以力压人,别说同阶,就算是高阶也没几个敢正面与她硬扛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硬茬子。

    “好啊,再来!”以劳飞燕神经之大条,根本不在意提克塞里的调戏,她深吸口气,已经卷了刃的斩马刀在手腕转了几个刀花,壮躯微躬,如同一张绷紧的巨弓。

    背后的程飞凤焦灼而急促道:“飞燕,这样打下去我们没胜算,要脱身的话最少要重创一人。”

    劳飞燕刀势一滞,偏头瞥了眼正从峰顶渐渐逼近的严宏,低声道:“那家伙弱一点,要不先干他?”

    程飞凤缓慢而坚定摇头:“不,干突勒人!”

    “用那招?”

    “对,用那招!”

    姐妹俩从小在一起习文练武,默契度极高,话只需说三分就能彼此明了,因此只简短交换了一下意见,立即定下对策并迅速付诸行动。

    “突勒狗,再接老娘一刀!”劳飞燕以与其庞大身躯不相称的灵活如箭矢般冲出,就像一头出枷的猛虎。虽然用猛虎来形容一个女人实在有点那个,但看那躬身扑出的彪呼体形,加上一身黄衣,恍乎间还真有那么几分像一头发飙的母虎。

    就在这头“雌虎”冲出去的瞬间,程飞凤一把扯住她的腰带,随着长长的缠带展开,劳飞燕若大身躯先是一滞,随后身不由己开始旋转,越旋越急,如同一只大陀螺,而凌空扑杀向提克塞里的刀势威力也随着旋转越来越强劲狂暴,远远超出劳飞燕本身所能激发出的力道。

    居然还有这样的杀招?!

    提克塞里瞪大眼睛,一时不知该躲闪好还是硬扛好,气势也为之一滞。但很快他便爆发狂笑,眼睛蓦然迸射出一抹疯狂,大锤一抡,声如熊吼:“来!照这砍!”居然不躲不闪,硬生生挥锤迎击。

    与此同时,已经逼近数十丈的严宏手指一板,弩矢疾射程飞凤——如果她不撒手,绝难躲过这一箭;而若她撒手弃带,劳飞燕那气势节节攀升的陀螺杀法就会因失去支撑点而气势阻滞,即便仍能劈出那一刀,也会因其气势未达到顶点而威力大减。

    旋风刀轮裹挟着劳飞燕凌空扑击至提克塞里头顶上方,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呜呜破空声,更爆发大蓬白亮的刀芒,毫不停滞狂暴斩下。

    提克塞里面目狰狞,脖颈粗胀,两条粗如常人大腿的手臂肌肉贲张,脑袋大小的重锤自下而上奋力迎击。

    如此暴力打法,完全能够想像,当刀锤交击的一刻,所发出的惊人巨响绝对会震得人耳朵嗡鸣短暂失聪,搞不好耳膜破裂都有可能。

    然而,那声巨震并未响起。

    就在刀锤将将碰撞的刹那,后方控制的程飞凤做了个出人意料的动作——她执腰带的手臂猛然一抖,就是这一抖,当波状力量传递到劳飞燕的水桶腰时,她的身形被这股力量骤然拉得一沉,就是这一沉,竟改变了刀轮方向。

    原本劈向重锤的刀轮,竟斜斜斩中提克塞里两臂间的铁锤握柄。铁锤是纯铁锻造,但锤柄却不是,而是以铁木实心,外表包着一圈纸皮厚的精钢——虽然是精钢加铁木,然而面对这恐怖的一击,这点厚度的钢皮与硬木根本没起到多大作用。

    咔嚓!鸡蛋粗的包钢锤柄生生断为两截,斩马刀狂暴劈下,刀尖及前端锋刃划过提克塞里胸膛,将他的牛皮胸甲如纸片般一分为二,同时切进他的胸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