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44章 【天 尽 沙】
    一箭奏功,罗霄霍然站起,再次搭箭。

    看到箭头部位涌起越来越大团的剌目白芒,原本暴怒咆哮的阿古什一脸见鬼的表情:“又是伪灵器!怎么可能!你、你竟有如此之多伪灵器!”

    咻!咻!咻!

    又一次三箭连珠,箭箭衔尾,几乎连成一串,爆射而出,直取阿古什面门。

    阿古什怪叫一声,脖颈处挂着的一条黑色串球蓦然气爆,幻化出一面半透明元力护盾,生生挡住两箭才蓬然炸裂。

    伪灵器护盾!

    想来也是,以阿古什的身份,有件把防身的伪灵器也不足以奇。不过很显然他只有这么一件伪灵器,只挡下了两箭,第三箭穿过漫天点点星辉,直取阿古什。

    阿古什大恨,猛地张口咬住箭头,当场崩掉几颗大牙,满嘴是血,这才险险将箭矢咬断。连续被射三箭,阿古什纵然气得发昏,但总算没真正昏头,知道这会正是自己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脆弱期,再不敢逼近,忙不迭后退,几乎是跌跌撞撞从沙丘上滑落下来。

    嗖!

    又一箭射来,却在距离阿古什脖子七寸时,被两根斜刺里伸出的笼罩白芒的枯瘦手指稳稳钳住。

    “多谢……”被一个低阶武者逼成这样,还得靠另一个同阶战士援手,阿古什只觉脸上如同被掴了俩耳光,火辣辣地,盯着罗霄那喷火的眼神,恨得似乎要咬下几两肉来。

    柯林却没回话,脸色凝重,看着指间那支急剧震颤的羽箭,只见箭头那团杯口大小的白芒在离弦之后,因未触及目标,不断萎缩,越来越小,最后如风中火苗泯灭。

    此时柯林指间捏着的羽箭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支再平常不过,只需十文钱就能买到一支的普遍雉羽箭。而就是这样一支箭,竟将一名战士级高手射伤,并生生逼退。

    “不对,这不是伪灵器!”柯林面色凝重,脱口而出,“这是箭技奥义‘气爆箭’!”

    柯林并非突勒人,而是逐月国人,早年同样出身修武堂,受过正规武道训练。只不过直到十年修学期满,他也未能晋升武士,只得黯然肄业。此后足足用了近二十年,他才得以晋升,不过那时他已经投靠突勒人,转修战士系,所以按修武堂标准,他只能算是野武士。

    不过柯林毕竟曾在修武堂呆了整十年,见识还是有的,虽说罗霄所修这门箭技奥义够偏门,柯林终究还是认出来。然而,正因为认得,柯林更难以置信。他整整十年的修武堂常识告诉他,“气爆箭”这门极少武者修炼的投掷系奥义,通常只能射三箭,能射五箭的都是各大家族用各种资源砸出来的顶尖弟子。可是刚才这少年,竟然一口气射了九箭!

    怎么可能?他的元种再大,元气再足,也得被抽干了啊——不,哪怕抽干了也射不了九箭!

    柯林抬头,嘴唇微动,正想说什么,但当他一抬头,瞳孔剧缩——沙丘顶上,少年神色冷漠,正引弓瞄准,那箭镞之上,一团白芒吞吐不定,在晚霞的映照下,如同一簇跳动的火光。

    第十箭!他居然还能射第十箭!

    柯林瞪大双眼,只觉以往的常识都被颠覆了,难道自己二十年不归故国,修武堂在奥义修炼上又有新突破了?气爆箭这门投掷系唯一的奥义已经可以多箭连发了?若当真如此,这绝对就是所有奥义中的最强奥义啊!然而,理智告诉他,这不可能!这少年能做到这样,绝对有他的秘密。

    阿古什狠狠吐出一口血沫,浑不顾右手不断滴血,面目狰狞,宛若吃人的眼睛死死盯住沙丘上严阵以待的罗霄,牙缝里挤压出声音:“我不管是伪灵器还是奥义,我只要这小王八羔子死!”

    “他死定了。”柯林按住阿古什的肩膀,低声道,“但是必须在拷问出他所有的秘密之后——现在秘密又多了一个,如果能得到‘气爆箭’多矢连发的奥秘,献给大可汗……”

    柯林没有再说下去,阿古什眼里怨毒一凝,眼睛顿亮。突勒人最令天镜域诸国忌惮的是什么?当然不是千里挑一,举国寥寥的战士,毕竟像他们这样的战士都是精锐,人数不多,远不及诸国武士总量。突勒人之强,就强在全民皆兵,人人精骑擅射。骑射是突勒人的根本,更是压制诸国的主战力。如果能让大量的低级战卒拥有这种以元气附着于箭矢,多矢连发的能力,以突勒人所拥有的骑射数量,那战力能爆棚到什么样?

    与那什么灵器,还有奇特的匿踪能力相比,这才是突勒人最需要的真正好东西!

    “好,在挖出秘密以前,我不会让他死。”阿古什强抑凶焰,重重吐出一口气。

    柯林招来小八,让他给阿古什取下箭头,敷上金创药,并用纱布小心包裹手脚伤口,然后拍拍阿古什肩膀,道:“接下来,就让我试试这小子的奥义。”

    看着柯林一步步走上沙丘,罗霄面无表情放下弓箭,缓缓拾起朴刀,双手执握,慢慢站起。他知道,想重演之前的一幕恐怕很难了。之前先是示敌以弱,麻痹对手,再出其不意,连珠暴射,这才废了阿古什一只手。现在底牌已经暴露,以柯林的老辣,绝不会给他正面击破护盾的机会。

    如果是在丛林地形,以罗霄对森林的熟悉,或许还可以凭着不逊于武士的雄厚元气,以箭术奥义拉开距离,借复杂地形脱逃。但在这孤舟一样的孤零零沙丘顶上,他只能正面硬扛。气爆箭的破防力固然强大,连战士级的元力护盾也是一箭穿崩,但距离却是最大的弱点。

    柯林除非脑抽了才会像刚才阿古什那样慢吞吞踏进气爆箭威力射程,只要他展开身法,十几步距离几乎要不了一个呼吸,在罗霄一箭射爆他的元力护盾的同时,他就能拧下罗霄的脑袋。短兵相接,用弓箭是很愚蠢的行为,弃弓换刀才是正确选择。

    不过……罗霄抬头看了眼天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天将黑,风将起,到那时,就是他的机会。

    柯林还是那副笼袖缩头如假包换的掌柜模样,施施然而行,看到罗霄的举动,微笑摇头:“没用的,箭也好,刀也好,你就只有一击之力。你弃兵跪降,我不为难你——不怕告诉你,如果来的不是我而是阿古什,他绝对会先打断你的四肢再问你话。”

    罗霄身形如弓,执刀而立,劲风呼呼拂动他的衣袂,他的眼睛明亮,神情平静,没有一丁点面对大敌的惊慌,淡淡道:“你们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粘着我,无非就是冲着我的秘密而来,你们确信一定能逼问出我的秘密?”

    已经登坡行至十步之距,柯林停下脚步,对手已是瓮中之鳖,反正擒下他也是问,既然他愿意配合,那么不妨好生套问一番,闻言皮笑肉不笑道:“小子,你确信能扛得住刑讯逼供?”

    罗霄一脸平静:“好吧,先透露给你们一个秘密。”

    柯林神色一整:“说!”

    罗霄不似笑地笑了一下:“我是逐月国密子训练营的密子,我承受过的刑讯比你见过的都多。现在,你还笃定能逼出我的秘密?”

    柯林显然吃惊不小,神情明显郑重起来,看来他对于这个逐月国密子训练营并不陌生。

    沙丘下,阿古什却狞笑不已:“我阿古什手下还从来没有拷问不出的秘密,就算你是密子也一样,不信等会咱们就试试。”

    “好啊!不过看在你们那么执着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变没的?”

    柯林隐隐感觉眼前少年有拖时间的嫌疑,但他为什么要拖时间?被两个鳄级战士堵在这里,他已经插翅难逃了啊,还能整出什么妖蛾子?

    然而任柯林怎么怀疑,阿古什如何咬牙切齿,终究抵挡不住探寻罗霄秘密的诱惑,还是按捺住蠢动,竖耳细听。

    在罗霄的东拉西扯中,在柯林满腹疑虑与阿古什一脸黑线中,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夕阳渐沉,天幕如黛,戈壁荒原的天,总是黑得很快。随着阳光消逝,热气迅速逸散,冷意渐渐充斥整个荒原。原本寻常的风力渐渐加大,风沙飞扬,渐迷人眼,隐隐可见远处沙尘滚滚,风声呜呜。

    柯林等人脸色顿时变了,并不是被突如其来的风沙所惊,正相反,常居戈壁,这样动不动就风沙漫天的情况太常见了,这几天几乎天天如此,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

    罗霄却是笑了,暗暗松了口气,他等待已久的风沙,终于来了。

    罗霄在红柳镇这几天可没白待,每到一处陌生之地,必先了解地形气候,风土人情,这是身为密子最基本的素质。九月的红柳镇隔三岔五都会来场狂风沙,他在马家铺子里只住了三天,就见到过一次,狂风大作,沙石如雨,双目难睁,泥尘扑鼻,几乎无法呼吸。好在是呆在房屋里,若是在野外,简直不敢想像。

    先前他就已感受到风暴将至,这将是他的脱身良机,再加上天色昏暗,简直是老天帮忙。

    “该死!沙尘暴来了,快躲藏好。”

    柯林、阿古什、小八慌忙拉过马匹,就近寻找一个背风处沙丘,根本顾不上罗霄。不过在这样的天地之威下,柯林与阿古什也笃定罗霄绝对逃不了,同样会在附近找一处藏身之地。等风暴过后,以觅踪之息感应,罗霄照样逃不了。

    然而,他们万万料不到,当风暴降临,天昏地暗,他们掩面牵马如老鼠般逃窜时,沙丘顶上的罗霄,将所有兵器收入洞天,不理会那匹在风沙中仓皇乱蹿的战马,身影一晃,霍然消失。

    下一刻,风沙尽去,灵潮扑面而来,罗霄出现在仙石洞天平台之上。

    罗霄神情肃穆,跌枷而坐,眼神透出一股坚毅。

    这一次,不突破武士,他绝不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