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64章 【吊 打】
    雪越发大了,凛冽的寒风裹着雪花翻飞,将武斗台上二人头发衣袂扯得哔剥卷扬。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飘落到罗霄身上,很快沾染了他的头发、眉毛、鼻尖及双肩,大有变成雪人的趋势。

    而三丈之外的吴俊彦却干干净净,身上纤毫不落,所有雪花还没飘落身上,就被他激发的元气蒸发无形。

    两相对比,台下观摩的修武堂众弟子顿时一面倒,议论纷纷。

    “这罗莽子不行啊,明显元气不足,都不敢外放……我看他的元种怕是最小那个等级‘豆级’。”

    “嘿嘿,仲彦就是仲彦,龙虎会四大干将可不是白给的,这罗莽子也不知哪根筋搭错线,居然敢挑战仲彦,简直是自取其辱。”

    “对,自取其辱!小莫你这个评价说得好!”

    “完了完了!我鬼迷心窍,居然想爆冷门,族里发的月例全押罗莽子身上了……安才兄,能不能退款啊?”

    “你说呢?”

    “退一半,不,退三成也行啊!要不,退一成!一成就行!”

    台下乱哄哄,台上的吴俊彦一脸戏谑:“罗学弟,看来没人看好你啊。”

    罗霄不为所动:“没人看好就对了,要不怎么爆冷门?”

    吴俊彦差点失笑:“爆冷?怎么爆?你信不信,我都不用动手,就在这站上一刻时,你就变成了雪人。你现在明白我之前说的话了吧?决定实力的根本只有一样——元气!看看,这就是你元气量不足的下场。”

    跟我谈元气量?你还未够格——罗霄强忍住这句差点冲口而出的话,鼻端喷出两股如箭气息,把面前翻飞的雪花一扫而空,淡淡道:“你知道我为何没马上动手吗?”

    吴俊彦冷笑:“难道不是等我露出破绽?”

    “破绽?在我眼里,你全身都是破绽,还用等?”罗霄不屑嗤笑,然后压低嗓子,用只有吴俊彦能听到声量道,“我没有马上动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你在武斗台上多待会。”

    什么?!让我多待会?这算什么奇葩理由?

    吴俊彦一怔,完全不明白,旋即又被这极度蔑视而勃然大怒。然则,下一刻他就明白了——因为,罗霄动了!

    罗霄动起来是什么样?吴俊彦没法形容,因为他眼前完全失去了罗霄的踪影。只有台下观战的仲裁执事及几个教习的犀利眼光,才能隐约捕捉到那狂风般残像。而更多观战的弟子们只能凭局外人的优势看到一团模糊身影。

    “如果是我站在武斗台上会怎么样?”几乎所有弟子脑海里都在这一刻掠过这个念头,然后他们的身心都颤抖起来。

    而此时此刻,颤抖得最剧烈的,是吴俊彦。

    “该死!他在哪里?!”吴俊彦感觉自己从来没那么灵活过,在短短一息间,他就把前后左右及头顶五个方向全扫了一遍,甚至连最不可能的下方他都本能低头看了一眼。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看到!

    就在吴俊彦几乎吼叫出声时,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渺渺的声音:“吴学兄,请接招。”

    嘭!一记重击砸在吴俊彦背脊,如果不是他一直将元气凝聚在后脑后背等视线所不及之处,这一击就足以让他吐血踣地不起。

    饶是如此,吴俊彦也觉眼冒金星,喉咙发咸,身体向前踉跄数步,防御姿态都被这一击打散了架。接下来,就是这位吴氏家族五公子的噩梦时刻。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武斗台上响起连绵不绝、如炒豆般的爆响。罗霄的身影就像一道幽灵,一道阴森寒风中的鬼魅,幻现在吴俊彦身前身后,上下左右各个位置。他的拳头、指掌、肘膝、肩腿等各个部位,尽数幻化成可怕打击,如狂风暴雨倾泄在吴俊彦身上。

    而此刻的吴俊彦就像一个沙包或者说是训道傀儡,被打得左摇右晃,跌跌撞撞。他双手不成章法乱舞格挡,疯狂地想反击,但是触目所及只有呼啸的寒风、翻滚的雪花及几乎能把肺部冻麻的寒凛空气,连对手的影子都摸不到,怎么反击?反击什么?

    吴俊彦唯一能做的就是疯狂调动元气,遍布周身,以抵挡那无所不在,如同铁棒一样冷硬凶猛的打击。即便如此,他仍然感觉双臂双腿、前胸后背火辣辣的剧痛无比,那感觉令他想起小时候犯错时被父亲用浸油的藤条重重抽打的可怕记忆。

    吴俊彦知道,他浑身上下一定肿胀青紫,就像一个被虐待的可怜仆人。唯一庆幸的是,在双臂死死守护下,脸还没事。这一刻,哪怕两条手臂断掉,吴俊彦死活都不敢放下,否则他这张脸怕是要肿成猪头。

    然而吴俊彦并不知道,这只是罗霄不想而已,否则他就算把两条腿也用来遮挡脸面都没半毛用。打人不打脸,这个底限罗霄还是能遵守的,否则这仇怨就结深了。

    即便把吴俊彦碾压到这个份上,罗霄都没有动用元力,他的境界依然压制在四阶。他只凭玄武士那强横的肉身攻击,而唯一动用的奥义,就是风之影。并且因为无元力支撑,仅仅只能施展出小成境界风之影的三成威力——就是这三成,就把吴俊彦凌虐至此!

    首次施展风之影就取得如此惊人效果,罗霄不由心怀大畅,攻势更是酣畅淋漓,一时间整个武斗台上都是罗霄那如虚似幻的身影与宛如千手魔神般的攻击残像,仿佛连狂风都被削切成无数碎片。

    罗霄并没有使用最擅长的十绝散手,因为使用擒拿技就必须近身缠斗,这就意味着要放弃风之影身步法的优势,而在他无法动用元力的情况下,一旦陷入缠斗,他无法确定单凭肉身力量能否压制吴俊彦的蓬勃元气,如此,无异于自缚手脚的。而以风之影的惊人身步法配合坚硬到足以抗衡伪灵器的强横防御之躯所施予的短平快打击,才是最佳搏斗策略。

    事实也正如罗霄所预料的那样,吴俊彦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地步,成为一个可悲的沙包。

    台下观战的修武堂弟子全看傻了,本想观摩一场难得的黑带之战,结果却成这样……

    “这、这是什么身法?修武堂有这样的武技(奥义)么?”

    所有修武堂弟子的脑海里都只有这一个念头,抽气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不时有人被吸入的冷空气呛得咳嗽不止,但咳完之后,还是忍不住要吸气,然后又咳……

    “是风之影!”仲裁执事早年也练过,依稀有印象,脸色惊疑不定,“能达到这个程度,他是闯了多少步?难不成入门了?”

    仲裁执事半是自言自语半是询问,他询问的对象是身边一个腰扣铜雀的教习,正是罗霄的授业教习孙腾飞。

    孙腾飞叹道:“算不算入门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即使这样,也比步法武技‘踏星步’强得多。”

    很快,两位执事教习的评论就在弟子们之间传递开来,有相当多人都没听过这门身步法,不住找人打听,一时嗡嗡之声,几乎盖过了武斗台上拳脚相格的噼里啪啦声。

    潘扬、小莫、力虎,黑皮、黄七等等龙虎会成员或准成员,个个脸色难看,眼里更闪动着惊怒之色,甚至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惧。

    尤其是潘扬,大冷的天竟出了一身冷汗,有种逃过一劫的虚脱感,如果不是他忍功了得,现在台上那个被虐成渣的人就是他了!

    然而所有人的震惊,都比不过武斗台下众弟子群里的两个少女。

    段青岚与徐圆。

    “这罗莽子真是厉害啊!他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这样厉害呢?”徐圆一脸惊羡与困惑,侧首问好友。

    “是啊,他真厉害……”段青岚茫然点头,然后又摇头。

    段青岚记得很清楚,半年前初遇罗霄时,他还只是个青带,而自己已经是黄带了。而今她还是黄带,罗霄却已是黑带!更登台挑战,把同是黑带的龙虎会四大主事之一、五阶圆满的吴学兄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简直……简直……

    渐渐的,段青岚茫然的眼神越来越亮,纤细的手掌越捏越紧,指甲戳得掌心刺痛:“我已经被落下太远了!四阶!我一定要想办法成为四阶!”

    “罗霄——欺人太甚!”

    武斗台上突然传来吴俊彦撕裂喉咙般的厉叫,旋即全身轰地一震,爆出一轮光罩,将他全身罩住,同时右掌泛起白光,隐隐可见一团白芒亮起。

    “元力护罩!”

    “奔雷掌!”

    “天呐!双奥义!吴学兄这是要拼命了!”

    台下惊声四起,武者不到关键时刻是不敢轻易动用奥义的,一旦动用,胜负立见分晓。而同时发动双奥义,对元气量的要求极高,不是天纵之才,元种强大的武者根本不敢这么搞,因为一个弄不好元气就会被抽空,造成元种萎缩,极易损伤根基。就算没伤到根基,事后卧床几个月怕是免不了,可见吴俊彦真的快疯了。

    然而没等吴俊彦发动奔雷掌奥义,如风中魅影的罗霄骤然停在他面前,一脚钩踢,嘭地爆响,将吴俊彦右掌尚未成形的奔雷掌气团踢爆,强劲的力道更把吴俊彦整个身体挑飞而起,离地三尺。

    罗霄踢出的腿并不收回,而是高高抬起,举至额头,形成一个“一字朝天式”。

    下一刻,一字朝天式变化为劈挂腿,犹如一记斧刃带起凌厉狂风重重劈下。

    蓬!当罗霄迅猛劈下的足后跟与吴俊彦腹部接触的瞬间,元力护罩剧烈震颤,旋即炸开一蓬耀眼白芒,吴俊彦整个身体被强劲力道打成折叠状,轰地重重跌在武斗台上。

    由于有元力护罩防护,这可怕的一击并未对吴俊彦造成伤害,然而随着笼罩全身的那层薄薄的乳白色光罩在重击之下消散,这一刻的吴俊彦已经因为元气耗尽而再无半分战力——尽管他从头到尾除了挨打都没表现出什么战力。

    “停!”一直紧密关注的仲裁执事立即跳上武斗台,举手制止罗霄进一步攻击,并迅速宣布结果,“战迄。黑带弟子罗霄,胜!”

    罗霄微微欠身,分别向仲裁执事及正挣扎爬起的吴俊彦致礼,然而迈步走向盛放彩头的石函。

    这时身后传来吴俊彦沙哑无力的呼叫:“罗霄……学弟……”

    “你应该叫我学兄。”罗霄回头,冷冷看着吴俊彦挣扎而起,蹒跚走近。

    吴俊彦实在舍不得自己的力量种子,强忍身体剧痛与内心屈辱,涩声道:“罗……学兄,我……”

    “这只是个警告。”罗霄毫不客气打断话头,压低声音道,“我是个猎手,如果狩猎时被野兽盯上,我唯一的反应就是杀了它!所以,不要让我觉得自己被盯上。明白?”

    吴俊彦咬牙道:“好,我认栽。不过我希望能赎回力量种子,条件任你开……”

    “力量种子现在不会交还给你,除非你比我先晋升八阶,那么我允许你赎回。”罗霄逼视吴俊彦的眼睛,用近乎挑衅的语气道,“但如果是我先晋升白虎武士,那不好意思,我会自己使用。”

    挑战么?接受么?还是拒绝?

    事实上吴俊彦根本没得选择,他的骄傲也不允许他选择,他只能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宛如冰碴蹦跳的声音:“一言为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