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69章 【段青岚的选择】
    老柴的话只过了三天就应验了。

    刚刚出塞百余里,塞上风光的新鲜劲刚过,一场突如其来的沙暴便让这支菜鸟侦察小队一片混乱。

    沙暴持续时间不长,至少在罗霄看来,比当初在红柳镇外遭遇的那场狂风沙要短得多,烈度也稍弱一些,毕竟季候不一样。即便如此,哪怕王重、老柴拼尽全力护持,依然有一名弟子在慌乱中处理不当,丢失了马匹及所有绑缚在马背上的给养。

    “如果不是有一支队伍而是你单独一人的话,丢失所有食物饮水及畜力,你的小命基本丢了大半。”老柴看着接过队员们匀出来的食物与饮水的那位倒霉弟子,摇头叹气,“剩下一小半,就看你是否幸运能遇到商队了。”

    那弟子一脸羞惭,而更让他愧疚不安的是,他还得与人共乘一骑,这无形中拖了队伍的后腿,整支小队的速度大降。而这样的后果就是他们穿越戈壁的时间将比预期延长,食物饮水更紧张。

    这样糟糕的局面令队伍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心头发慌,除了两个人。

    老柴是曾经从沙漠里九死一生活下来的人,眼前这点小场面根本不放在心上。

    罗霄的仙石洞天从不缺食物饮水,或者说他日常大量囤积食物饮水,要知道,他可是每天都要“闭关”一两个月的人。而自出塞以来,由于基本都是露宿,为防万一,罗霄暂停了每日进入洞天修炼。这样一来,仙石洞天里囤积的食物饮水足够他使用三五个月,就算来个“草原深度游,从春游到秋”都够了,根本不用担心。

    不过,即使侦察小队当真出现食物短缺,罗霄也绝不会把食物拿出来,这是自找麻烦。他只会把自己明面上携带的那部分食物贡献出去,然后借用自己猎手的身份离开小队“猎取”食物。这样既尽到心意,也不会暴露秘密,算是全了同门之谊。

    沙暴过后,临近黄昏,老柴领着小队来到一处峡谷,深深的谷沟及山壁两侧或深或浅的洞窟,给了刚从沙暴中脱险的小队成员一种难得的安全感。

    “我喜欢这地方,让沙暴见鬼去吧!”时远手持荧石,青蒙蒙的光源映照四壁,一脸喜悦大声喊着。随着他的叫喊,洞窟嗡嗡回响,沙尘簌簌而下。

    “你这家伙给我收声!”许云开一脸惊怒,差点没把拳头塞进时远大嘴里。

    “呜呜呜……”时远拼命挣脱许云开的魔掌,呸呸吐个不停,“你这混蛋手上全是沙土……”

    在二人打闹声中,队员们把马匹系好,卸下马鞍,松解肚带,拎着食物水袋进入洞窟。

    晚饭很简单,用随行的一口大锅烧开水,把风干的牛肉扔进锅里,再撒上几片去腥提味的干茴草,放入盐,就成了一锅牛肉汤。每人盛一碗,就着肉馍、烧饼、饭团等干粮吃起来,这几天都是这么吃着过来的。

    时远不住嚷嚷早点到草原,打上点野味弄烧烤吃,要再这么下去,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拖了队伍后腿的名叫田守义的弟子脸上挂不住了,讪讪站起道:“我去饮马。”

    “我也来……”

    另一个与他同乘一骑的弟子刚站起来,就被田守义止住:“不,你们都坐着,我来就好。”

    汪延杰扫了众弟子一眼:“让他去吧,要不他心里不安。”

    众弟子点头坐下,过不一会,王重召呼罗霄、汪延杰过来,再加上老柴共四人,一同议事。

    “再往前走就真正进入突勒人的地界了,所以从明日起,随时有可能碰上突勒游骑。”老柴眯眼看着王重,“先说好,我只是个向导,不参与战斗。”

    “那是自然。”王重瞥一眼老柴的瘸腿,点头道,“战斗不用你管,都交给我们。”

    王重说着扭头看向罗霄、汪延杰二人,郑重道:“我们的任务是侦察,不是战斗,但若战斗难以避免,我要求你们带领各位学弟全力以赴,以狮子搏兔之势毙杀你们看到的任何突勒人,决不能放跑一个!”

    罗、汪二人重重点头。

    老柴用烧了半截的木枝在地上划线示意:“我们现在在这,再往西偏北走两天,就有可能碰上突勒人的一个部帐——如果他们没有迁徙的话。这个部帐以往对商队颇友善,其族人也常到边关交易。不过,眼下整个突勒联盟异动,很难说对方还会保持以往的友善。所以,我想你们的侦察行动或许要从这个部帐开始。”

    王重又问了点细节,转头对罗、汪道:“一旦行动开始,就分成三组,罗霄、汪延杰你们各带三人,我带两人,从三个方向摸进去……”

    天色完全暗下来后,商议得也差不多了,王重开始安排守夜。但就在这时,一个意料不到的情况出现了——之前说去饮马的田守义,失踪了。

    “马匹没少,而且都是喂过的,说明你们这个叫田守义的弟子确实干了活。然后……”老柴或许不是个武者,但他具备的丰富追踪经验却不是众少年能比的,甚至连罗霄都有所不及。现在他正带领众人循迹转到距离营地百步之外的一个凹洞前,趴在地上嗅了一下,站起来拍拍灰尘,道:“他就来到这里放水,这是他最后出现的地方。”

    看着老柴的举动,听他说到“放水”时,几乎所有修武堂弟子都是眉头一跳,眼角抽搐。

    罗霄暗暗点头,他知道老柴没说错,对于老柴的举动他觉得再自然不过,因为他以前在山里追踪猎物时,做的举动比这更恶心。

    “你是说,守义就在这里失踪?难不成被人暗算了?”那个与田守义交情甚好的弟子大声问道。

    “对!这里没有任何人的脚印痕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没留下任何印迹,显然是不可能的。”老柴手托荧石,驼着背四下察看,不时还用手摸了一下在众弟子眼里看上去与别处没什么不同的沙土地面。

    过了一会,老柴抬起头,用肯定的语气道:“这里的痕迹被处理过了,很明显,我们被人盯上了。”

    众弟子一阵骚动,心下不安。

    王重眉心拧成个深深的川字,被盯上了?是突勒人吗?要是这样的话继续前行会不会有个可怕的陷阱在等着他们这支小队?身为领队,他的职责是尽量保障队员的安全情况下完成任务。他们不是军队,队员也不是军人,在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放弃任务是正常选择。然而,话又说回来,因为一个队员的失踪而裹足不前,这样会有损修武堂声誉,对他王重及这一支小队的弟子们将来的前程也会有不利影响。

    王重伤脑筋地揉揉眉心,下达指令:“全队分三组,我、罗霄、汪延杰各领一组,汪延杰组留下看守物资,我沿左边峡谷搜寻,罗霄组沿右边峡谷搜索。行动!”

    原本用于侦察的分组,没想到首次使用却是在这样情况下。

    组员的选择采用抓阄方式,要不那群红带弟子怕都会选带队教习,谁不希望有一位玄武士罩着自己?

    最终结果是时远与一个弟子入王重组,许云开、段青岚及一个弟子入汪延杰组,另有三个红带弟子入罗霄组。不过选组刚刚完成,段青岚却跟罗霄组一个弟子低声商量,然后双方互换了一下,段青岚到罗霄组,那名弟子归到汪延杰组。

    这种互换是允许的,只要双方同意就行。

    罗霄却是看到了段青岚为此付出了一颗培元丹,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那位白草城守的赏赐资源其一。

    “我没想到你这么看好我。”罗霄带着一丝玩味着眼神看着段青岚,“为什么?就因为我击败吴俊彦,是所谓的‘武士之下第一人’?”

    “并不完全因为这个原因。”段青岚淡淡道,“那位跟我交换的学兄,并不认可这个称谓,他认为你就是身步法占便宜,本身实力跟汪延杰差不多。”

    罗霄知道这是因为敛息术的缘故,使他能自由调控自身气息,现在他外放的气息就是五阶初期,确实跟汪延杰差不多,因此造成包括王重在内的几乎所有弟子的误判。他对此并不在意,只是有些奇怪,为何段青岚没在这“几乎”之内?

    “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或许,是因为我是女子的缘故。”

    段青岚给出的理由令罗霄愕然,这也算理由?

    “女子天性就比男子细心,也更注意细节。也许连你自己都没注意到……”段青岚轻轻靠近罗霄,压低声音道,“这一路上,无论是谈及食物饮水短缺,还是发生了队员失踪事件,你的脸上总是一派淡然,眼睛里从来没有半点紧张。你一点都不为自己担心,既然如此,那么跟随着你,是不是也能不用为自己担心呢?”

    望着段青岚迅速离开的背影,罗霄咂着嘴,半晌才喃喃道:“女人的天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