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71章 【迫 离】
    “还以为没那么糟糕,看来是高兴早了。”罗霄苦笑,慢慢抽回手,回头,看到汪延杰那惊怒的眼神,还有被他怒吼惊起,正快速冲出洞窟围拢上来的一群人。

    后面出来的人晃着发晕的脑袋,惊疑不定,一时半会还弄不清发生了什么,待听汪延杰一说,人人脸色惊异,盯向罗霄。

    当先而行的王重面沉如水,冷冷道:“罗霄,我需要一个解释。”

    如果找到东西,罗霄还可以把自己的发现与猜测说出来,但现在没有任何佐证的情况下,根本没法解释。他知道,眼前这一关怕是难过了。

    “我想找一件东西,但没找着。”罗霄坦然道,“就是这样而已。”

    这算什么解释?王重浓眉拧成疙瘩,正想再问。

    汪延杰突然开口:“罗霄是第一个出现在现场的人。”

    这话一出口,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罗霄眼睛眯起,淡淡道:“你想暗示什么?”

    “第一个出现在凶杀现场,又抢着守夜,然后又趁我们疲惫入睡之时,行鬼崇之事。”汪延杰死死盯住罗霄的眼睛,一字一顿,“凡此种种,只给人一种感觉——你、很、可、疑!”

    汪延杰这么一说,众人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最主要的是,罗霄这个“摸尸”举动,太令人生疑了。

    汪延杰又似想起了什么,指着罗霄大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罗学兄在半年前曾因出任务来过白草城,是这样吧?”

    众弟子一阵骚动,这话诛心啊,细思极恐。

    汪延杰低促对王重道:“教习,我有理由怀疑,罗霄极有可能与这一连串事件有关。”

    王重缓缓点头,心头一动,如果真是因为内奸的原因造成的伤亡,他的责任会大大减轻,毕竟这不是他的能力问题,换谁来都一样,于是对罗霄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罗霄捏着下巴,苦笑道:“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自己可疑了。不过,说破大天,这些都是猜测,没有一点实据,难道教习要因此而将弟子入罪么?”

    “非常时期,疑据从有。”王重淡淡道,“罗霄,我要擒下你,最好别反抗。等回到修武堂,调查清楚,有罪必惩;若是无罪,本教习亲自向你陪罪。”

    正如罗霄所言,一切只是怀疑,没有任何证据,王重不会因此而向一名修武堂的高阶弟子下手,但在这敏感时期,他必须把罗霄控制起来。

    罗霄叹了口气,本就问心无愧,他倒是愿意配合以证清白。只可惜,他无法接受被“控制”。

    武道界里,控制一个武者或武士,不是将对方绑锁起来——有什么绳索能绑得住一个武者?有什么镣铐能锁得住一个武士?通常制服一个武者(武士)最常用、也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就是——封闭元核。

    控制者以元力透入被控制者的丹田,渗入元核里,由于外来元力侵入,造成元核内的元力紊乱,在将这外来元力排斥出丹田之前,无法调动元力,相当于失去大半武力。而要将丹田异种元力排出,则需要调动自身的元力,可元力又受制紊乱,如此形成一个难解的循环。所以除非是控制者收回自己的元力,或是有他人相助化去体内异种元力,基本上不要想凭自己能耐来解除。

    这样既不影响被控制者日常活动,又使对方难以反抗,实在是居家出行、行走江湖的必备技能。

    然而,这种方式,却是罗霄绝不能接受的。一旦王重用元力透进他的丹田,立马就能发现他元核的秘密,到那时,不但没法自证清白,他的罪名更会多出一条“居心叵测”,嫌疑比现在更大。

    “很遗憾,看来我只能离开了。”罗霄冲王重及诸弟子微微欠身,道,“不管你们信不信,诸位学弟之死与我无关,我离开不是因为心虚或羞辱什么的,而是另有难言之隐。诸位,后会有期!”

    王重气极而笑:“你走得了……竖子敢尔!”

    罗霄理都不理他,元核一震,敛息之壳片片破碎,汹涌的元力就像泄闸的洪流灌满干涸的沟渠一样,迅速流注全身经脉。他全身每一条经脉都极度饱满,那暖烘烘的舒服感几乎让他想申吟(非错别字)。然后,他的目光投向马群。

    与此同时,王重已经向马群扑去——他再清楚不过,罗霄要逃离,必须夺马,不仅因为马速超过人速,更因为在荒凉戈壁滩,没有给养,那就是自寻死路。

    然而,下一刻,罗霄将风之影施展到极极,几乎以瞬移的方式划出重重残影,随后身影出现在峡谷上方,再一闪,彻底消失。

    这小子居然不抢马?!扑错方向丧失先机的王重咆哮如雷,双臂猛甩,如大鹏展翅纵上峡谷,奋起直追,转眼消失。

    汪延杰、段青岚、时远等人呆呆看着,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好一会,有弟子道:“你们说,能追上吗?”

    一个弟子道:“当然能追上,王教习可是武士!”

    “可那个罗莽子的身法真是快啊……”

    “快有何用?元气如何能与元力相比?只要教习坚持追下去,他总会力竭,被擒是早晚的事。”

    “就怕教习不敢坚持追下去啊!”汪延杰叹了口气。

    那弟子一愣:“什么……”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呼地从天而降,呼呼大口喘气——正是王重。

    王重喘成这样,一半是追的,一半是气的。不仅是因为追不上而在弟子们面前丢脸,更气人的是,在眼下这非常时期,他根本不敢离这群弟子太远,否则等他把罗霄逮回来了,看到的却是满地尸体,不用修武堂把他除名,自个就得拿泥巴糊脸了。

    王重听一些执事教习说过当初那场近年来少见的“黑带之战”,也知道这个叫罗霄的弟子身步法有独到之处,只不过在他看来,身步法再好,在等级天堑面前,也只能逞能一时,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蹦哒不了几下。

    然而,当他以为三两下就能追上并擒下这个桀骜不驯的弟子时,却绝望地发现,罗霄的身影在微亮的晨曦中渐行渐远,越来越模糊,哪怕他使尽全力,依然被远远落下,别说捉人,连烟尘都吃不到,最后只能站在一座孤零零的沙丘上,望着苍茫的戈壁荒野喘气……这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实不啻于结结实实甩了他一记响亮耳光。

    怎么可能?风之影厉害到这个程度?不、不应该……王重边往回走边摇头否决。易水修武堂有不少执事教习都练习过这种身步法,包括大执事与总教习,他们的身步法也不过如此……可是这个罗霄只是个五阶武者啊!

    带着浓浓的困惑,王重不得不承认吃瘪,回到原处时一张脸黑得能当墨水用,勉强向汪延杰点点头:“你做得很好,回到修武堂我会向监正建议对你嘉奖。好了,大家赶紧收拾东西,立即返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