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鼎1617〕〔我的姐姐是天尊〕〔修仙琐录〕〔慕少的千亿狂妻〕〔温阮霍寒年〕〔我的相公很腹黑〕〔老婆是花瓶,得宠〕〔万相之王〕〔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72章 【谁是猎物?】
    一阵的狂风贴着沙碛刮过,扬起漫天沙尘,十步之内,目难视物。当沙尘散尽,这座孤高的沙丘上,突兀出现一群裹着厚厚蒙面头巾,骑着高头大马,挟弓带刀的刀客。

    数十双冷漠嗜血的眸子,冷冷凝视数里外那群如同蚂蚁一样移动的黑点,仿佛群狼盯着落入陷阱的猎物。

    “真是遗憾啊。”为首刀客扯下面巾,露出一张瘦削阴沉的脸,伸出腥红尖长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若不是尊使急着离开,我本想慢慢玩,一点点把他们玩死。看着猎物在恐惧中一点点崩溃、发疯,那滋味简直不要太爽……嗯,你能明白吧?”

    “我也想满足三当家这个喜好,可惜上头催得急,不得不尽快返回复命。”与三当家并辔而立的刀客也扯下面巾,这样说话能清楚些,“而在此之前,我要看到所有目标死亡,并确定没有任何错漏,你我才好交差。”

    “好吧,如尊使所愿。”三当家那瘦得皮包骨如骷髅一样的指掌,轻轻摩挲着鞍旁一把镰形奇门兵刃握柄,“就按原计划,我对付那个修武堂教习,其余儿郎围杀那群稚儿,半炷香结束战斗,不耽误尊使回白草城吃晚饭。”

    尊使微皱眉,紧紧勒住不停骚动的战马,道:“不要大意,这不比昨晚偷袭。王重是中段玄武士,那群修武堂弟子也个个是四五阶,尤其有一个五阶武者很出色……”

    “别忘了我是高阶鳄战士,也就是你们的高段玄武士,吃住那个教习绝无问题。至于那群红带弟子……”三当家一脸被小觑的不爽,“呵呵,都是一群圈养的羊羔子,没见过真正的狼是啥样。我带来的儿郎俱是三四级战卒,人数是对方的三倍,实力相当,又是三打一,如果还不能在半炷香结束厮杀,我们狂沙盗的名头可以扔沙子里埋了。”

    尊使淡淡道:“但愿如此。”

    三当家哼了一声,举起一只手臂,正要下令冲杀,前方突然奔来一骑,卷起一道长长的尾尘。

    来骑装束与这群自号狂沙盗的家伙一模一样,显然是一伙,驰至沙丘下,仰首大声道:“三当家,有个修武堂弟子不知何故离开队伍,独自向白草城方向去了。”

    嗯?什么情况?

    三当家与尊使脸色一沉,齐声喝问:“是哪个弟子?”

    “就是那个姓罗的黑带弟子……”

    “罗霄!”饱含怒意的声音从尊使身后一骑士口中发出,他用力拉下面巾,大喝道,“这王八羔子离队了?太好了!让我去宰了他!”

    如果罗霄在场,必定会惊讶认出,这个对他杀意冲天的家伙,居然是当初在白草城皮草店铺里的那个叫小六的伙计。当初柯林带着小八追杀罗霄,结果二人俱横死,倒是留守看店的小六逃过一劫。

    不过很显然,小六对老天爷的眷顾很不满,执意要“应劫”了。当然,小六并不知道他在作死,他只觉得这是老天爷再次给他的机会。

    三当家回头看了小六一眼,想了想,高声唤道:“褚鹏。”

    身后一个骑着强健黄骠马的壮实马贼策骑上前,微微低头:“三当家请吩咐。”

    “你带上一个弟兄,与小六兄弟一起,截杀那个离队的修武堂弟子,把人头带回来让尊使确认。”

    “明白!三当家放心,褚鹏去去就回,定能来得及参与围杀。”名为褚鹏的马贼从马贼群里招呼出一个身体偏瘦,两臂修长,鞍旁挂着一张大弓的家伙,与小六一道,三骑拔剌剌冲下沙丘,朝哨探指点的方向奔去。

    “褚鹏是五级战卒,玩刀好手,经验丰富,他手上至少有五个同等级武者的性命,再加上骑射好手贾巴尔,还有那个柯林的徒弟小六,都是四级战卒,三人联手,那个离队的小子死定了。”三当家瞥了眼尊使,慢悠悠解释,口气相当笃定。

    尊使微笑点头:“褚鹏褚刀客,狂沙盗十三把刀之一,实力仅在三位当家与第一把刀之下,有此人出手,我自然放心。”

    三当家不再多言,只是慢慢举起手,抬到一定高度后定住,然后猛向前劈下。身后早已等不耐烦的数十骑狂沙盗,纷纷以镫刺猛磕马腹,马鞭炸响,唿哨大作,尘烟腾起,争相扑出,如同一群嗅到血腥味的饿狼,向他们窥伺久矣的猎物恶狠狠扑去。

    ……

    罗霄迎着晨曦飞一样奔跑,两胁似乎生出翅膀,呼呼生风,狂劲的风已不再成为阻力,而是助力——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远远看去,罗霄就仿佛脚不沾地,滑翔低飞一般。

    好在王重早已放弃追赶,否则看到这一幕怕是要颠覆三观,从此对武道之路绝望。

    即使知道王重已经放弃追赶,罗霄依然没有停下脚步。奔跑,已经不是为了摆脱追逐,而是一种享受,一种放飞。一个人在这荒野奔跑,那种天地苍茫,唯余莽莽,自由奔放的快意,让他不顾狂风灌口,迎风长啸。

    是的,从这一刻开始,他自由了!

    他将彻底摆脱密子组织,而修武堂他再也回不去了。从现在开始,他将成为庞大的野武士群体中的一员。也许他无法享受仕途的荣耀,但却拥有无限自由。武士有的,他也有,武士没有的,他同样有。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是正式武士还是野武士呢?不受管束,反倒还落得自由自在。

    戈壁荒野的风即使在阳春三月,依然保持着西北特有的凛冽,速度越快,风力越强,满耳呼啸,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然而视野却特别清晰。

    远远地,罗霄就看到有三道淡淡烟尘激扬,正冲自己扑来。

    “不死心么?一定要捉拿我么?”罗霄终于放慢脚步,缓缓停下。

    嗯,不对!来骑的方向不对,侦察小队不可能从这个方向绕过来。而且,要来就得全部来,怎可能只有三骑?这个时候哪怕打死王重,他都不敢舍下众弟子来追自己……那么,来者是谁?

    大概看到罗霄停下,三骑也放缓速度并向两翼散开,从三个方向围住罗霄。

    初阳渐升,风声萧萧,零落的马蹄声与马鼻喷唿声在空旷的原野传得极远,更显得这方天地分外寂寥。

    罗霄目光转动,从左到右,最后定在右侧骑士身上。其他两骑的眼神只有浓浓杀意,而右侧骑士的眼神除了杀意之外,更多了一股强烈的恨意。

    罗霄笑笑,一扬下巴:“我们认识?”

    骑士勒马转圈,用力点头。

    “有仇?”

    骑士抬手,缓缓拉下面巾,宛若吃人的目光死盯住罗霄:“你说呢?”

    罗霄看着这张似曾相似的脸,使劲眨巴着眼回忆,手指不停虚点:“你是……那个……哦,你是那个店铺伙计!”

    “记起来了?”小六阴阴盯着罗霄,手掌在缠紧牛皮索的刀柄上轻轻摩挲,“柯爷是因为追你才遇害的,虽然杀他的是易水程飞龙,但这笔账,至少有三分要记你头上。今日,就是你还债的时候!”

    罗霄捏着下巴,一脸玩味的看着小六,忽然嗤地一笑:“不,你算错了,至少翻一番,有六分可记我头上。”

    “嗯?”小六有点发懵,这还债还有嫌少的?

    “柯林那老东西,是我跟程飞龙联手杀掉的,而且是我先下的手,所以你可以算六分债到我头上。不冤,真的。”罗霄满脸诚恳,一副生怕对方不信相的样子。

    “什么?你……”小六大吃一惊,勒缰的手一抖,差点没惊摔下马,声音都变调了,“不可能!你一个小小的武者算什么东西?大言不惭敢说害柯爷——(破音)”

    “小小的武者?”罗霄大笑,元核一振,元力勃发,周身空气仿佛炸裂一蓬气雾,六阶武士特有的威压如潮水般向三人涌去,惊得三匹马希聿聿人立而起,褚鹏、贾马尔二人死命拉住缰绳,小六骑术略欠,被惊马掀翻跌落尘泥。

    “等的就是你们!”罗霄长笑一声,突然加速,如同一颗出镗的人形炮弹,狠狠冲向三只恶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