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74章 【出 手】
    随着王重倒下,混乱的狂沙群盗渐渐安静下来,许多盗贼都惊诧看着眼前意外的一幕,目光里有惊讶、有不解、有恍悟,也有鄙夷——是的,就是鄙夷。强盗也有自己圈子里奉行不悖的准则,像这种抽冷子对自己人下黑手的背叛行径,最遭人忌讳,令人齿冷。

    这时贼众分开,一骑缓缓驰入,正是自开打就不见踪影的那位“尊使”。

    尊使看了眼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王重,目光转到汪延杰脸上,然后从腰囊里取出一把泛着青光的伪灵器短剑,随手抛向汪延杰。

    汪延杰扬手接过,一脸惊喜。

    尊使点点头,道:“干得不错。我这人赏罚分明,你用之前赏你的伪灵器短刀重创强敌,那就再赏你一把。为我们做事,绝不会立功而受损。”

    汪延杰单膝下跪,双手奉剑,恭声道:“谢使者厚赐。”

    使者眼里透出一抹讥诮,悠然道:“真要谢的话,就用这把短剑,把王教习的人头割下来吧。”

    汪延杰闻言一颤,下意识看向王重——他看到的是一双足以烧灼他灵魂的血瞳,汪延杰身体止不住打摆子,连剑都拿不稳了。

    王重肋下一刀刺破肺叶,颈部一镰割破喉管,不断有血沫冒出,也说不了话,伤虽重却并不会马上致命。而且玄武士肉身强悍,如果不将其枭首,估计得等血流尽了才会咽气。

    田一横阴阴的声音适时传来:“等一等,还有两个稚儿没逮住,等逮住了拉过来在姓王的眼前活杀了,再让他的血放干而死。”说着转面看向使者,道,“这厮先后杀了我九个弟兄,我得为兄弟们解解气,尊使不差这点时间吧?”

    使者还没回应,汪延杰如蒙大赦,立即跃起:“他们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去把他们活捉过来。”说罢翻身上马,冲出盗群而去。

    使者淡淡看了田一横一眼:“也好,反正我还要等最后一颗人头,希望他们不要让我等太久。”

    ……

    正被使者惦记的人头,还好端端长在罗霄脖子上,反倒是那几个家伙,使者是永远等不到了。

    就在狂沙群盗完成围杀侦察小队的同时,罗霄的手掌也刚刚从小六折断的脖子离开,而褚鹏、贾巴尔二人的尸体早已凉透了。

    在火力全开的罗霄手底下,一个五级加一个四阶战卒,基本上就是秒杀,一秒双杀!然后随手打断小六双腿,开始拷问。

    罗霄的拷问水准不说顶尖起码也是专业的,他在密子营时更接受过反讯问的折磨,有着双向感受与经验。时间紧迫,他也没多废话,直接用脚尖碾手指。

    所谓十指连心,当罗霄碾碎了小六四根指头之后,他招了。虽然以小六的身份,知道的东西不多,像比较关键的那位尊使,他就不知道其人身份来历。不过即使他把所知道的说出来,也足够罗霄明白了一切。

    等小六招完,问无可问,罗霄又让他把之前招供的话再复述一遍,发现了两处不同。于是小六付出的代价就是又被碾碎了两根指头。

    待小六在惨叫哭嚎中第三遍复述完毕后,核对无误的罗霄伸手拧断了他的脖子,在小六愤怒惊骇的眼神中,只听到生命中最后一句话:“我只答应你招了就不断你指头,却没说不断你的头。”

    “狂沙盗!”罗霄在半年前在红柳镇时听说过这个盗贼团伙,还曾被校尉严宏诬陷为团伙成员。

    据说这是北疆马贼中最强大凶悍的一支,人马不多,总数不过百骑,但实力很强,七成以上是四级战卒,其中坚力量“十三把刀”全是五级战卒,为首的三位当家,两个是七级战士,一个六级战士。这样的实力,抵得上一个中等规模的突勒部帐了,难怪能纵横戈壁,在突勒人与舞阳国的夹缝间混得那么滋润。

    “还好,今次出马的是三当家、六级鳄战士田一横,还有十三把刀中的两把,以及三四级马贼二十三人。”罗霄瞥了下胸膛塌陷早已死透的褚鹏,“十三把刀折了一把,王教习顶住田一横,汪延杰扛住另一把刀,段青岚、时远等人与二十余马贼周旋,应该能撑一阵子,得赶紧了。”

    尽管不被信任而驱逐,但毕竟是同门一场,见死不救罗霄还是做不到。当然,他也不会轻易让自己陷进去。根据情报分析结果来看,多了他这个高端战力,救援同门甚至击溃狂沙盗也并非不可能。

    罗霄现在只担心一个意外因素:“不知那个使者实力如何,如果也是个武士,与田一横联手的话,王教习与一众同门就危险了。”

    这时罗霄当然不知道,意外因素确实有,只是与他想像不一样。

    罗霄牵过缴获的三匹马,一匹自己乘骑,一匹驮运粮草水囊,一匹备用。之前他急于脱身,没有取回自己的马匹,连同放在马鞍边的猎刀弓箭一并丢失了。结果眼下有了褚鹏的百炼刀与贾巴尔的三石强弓及两大囊箭,全都补齐了。

    罗霄翻身上马,按照小六之前指引的方向,扬鞭策马,蹄声急遽,绝尘而去。

    十多里距离,快马加鞭不过一刻时,为了获得良好视野,罗霄不时冲上沙丘瞭望,希翼发现敌踪。当他又一次冲上一座沙丘顶之时,下方发生的一幕令他大为吃惊。

    沙丘下方不远处,正有一前三后四骑疾驰,可以明显看出后面三骑在追杀前面一骑。而这四骑当中,罗霄居然认得一半:汪延杰与段青岚。另外两骑看装束与之前被他干掉的褚鹏、贾巴尔一样,很显然,他们是狂沙盗。

    令罗霄吃惊的是,现场情况并不是汪延杰与段青岚共御狂沙盗,而是汪延杰与狂沙盗一起追杀段青岚。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汪延杰乞命投敌了!

    就在罗霄思忖间,汪延杰已追近明显疲惫不堪的段青岚,他也不拔刀,而是以手里马鞭子猛抽段青岚后背。

    段青岚听风辩器,扭头奋力伸手抓住鞭梢,就在掌心火辣辣生疼时,耳听汪延杰发出大笑:“给我下来!”

    马鞭如蛇缠绕段青岚手腕,一股大力涌来,段青岚被生生扯离马背,跌落尘埃。等她随惯性连连翻滚,后背箭矢折断,摔得天旋地转,好不容易定住身形时,一条条壮硕的马腿在周边往来穿梭,搅得烟雾腾腾,碗口大的马蹄几乎是擦着她的身体而过,几度险些踩踏到她身上。

    “咳咳咳……”段青岚不住呛咳,灰头土脸,衣衫褴褛,半身染血,不看身段的话,几乎分不出性别了。

    汪延杰居高临下凶狠盯住段青岚,一手捂住右脸颊,一道皮肉翻卷的刀痕清晰可见。他后牙槽咬了又咬,终于忍住拔刀的欲望,咬牙切齿道:“若不是三当家要活的,我非一刀刀剜了你这贱婢不可!”

    段青岚呵呵凄笑,随着笑声喷吐出一团含血腥味带泥尘的气息:“活捉我无非也是要活剜,耐点心,汪学兄,说不定看在你功劳的份上,盗贼大人们会赏你一次捉刀的机会,让你得偿所愿……哈哈哈哈!”

    汪延杰的脸色,在那条可怖刀痕映衬下显得异常狰狞,他慢慢俯下头,阴森的声音从齿缝里挤出:“你让我破了相,你说,我是不是该回报一下,让你破了身呢?”

    段青岚浑身一抖,眼里露出恐惧之色,突然奋力跃起,一头扑向一个手持长枪的马贼。马贼下意识挺枪,而段青岚却不闪不避,奋力撞向枪尖——既然早晚难逃一死,还不如把死亡的权利掌握在自己手里,至少能保住清白之躯。

    “想死?问过我没有?”汪延杰手里的马鞭一卷,如蛇缠绕段青岚脖颈,发力一扯,后者被勒得几乎断气,反弹摔倒在地。

    “她是你们的了。”汪延杰冲着两个不怀好意的马贼点点头,“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最好快点,别让使者大人等不耐烦。”

    两个马贼正怪笑着弯腰准备将段青岚拽上马背,突然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都说千古艰难唯一死,人想死你们都不让,忒过份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