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75章 【轻 取】
    这熟悉的声音甫一传来,首先被震撼的不是那两个马贼,而是汪延杰与段青岚,但二者内心感受截然相反,前者惊吓,后者惊喜。

    “罗学兄……”元气几近耗尽的段青岚提起最后一丝元气,以肘尖格挡开马贼抓来的大手,手掌顺其小臂一捋而下,拧住马贼的指掌用力一掰,咔嚓脆响声中,竟生生拗断三根手指。

    那马贼大意之下竟被断指,暴跳如雷执枪狠狠捅向段青岚大腿。段青岚一击得手已是油尽灯枯,再无力躲闪,眼睁睁看着枪尖扎来……

    咻——

    一道尖锐厉啸骤响,马贼如遭雷殛,枪刺到一半便再递不出去,浑身剧颤,嘭地栽下马来,脑袋距离段青岚不过数尺,脖颈上直直插着的白色箭翎兀自急剧颤动。

    汪延杰与另一马贼皆被这一箭所惊,自各勒马急避。但见沙丘上一骑飞驰而下,身后卷起一股烟尘。马上骑士左右开弓,一箭将另一马贼射离马鞍,重重摔落。再一箭直取汪延杰面门,射速又急又快,分别射向两个不同方向的箭矢却几乎不分先后。

    汪延杰五指张开,掌心涌出一团白色光罩,铿地将箭矢弹飞。

    “元力护盾是吧?你再试试这一箭!”罗霄朗声大笑,手一动箭矢在手,引弓而射,一闪而逝的箭镞部位,白光耀目。

    蓬!箭镞与护盾相撞,如同重锤击打铁砧,白光四溅,元力护盾片片碎裂。箭矢余势犹劲,洞穿汪延杰胸肺,更将其撞飞落马。

    三箭三杀,不管四阶五阶,在堪比伪灵器的气爆箭面前,都是靶子。

    罗霄也不去理会如同蠕虫一样在地上挣扎蠕动的汪延杰,径直策骑来到段青岚眼前,低头道:“你怎么样?”

    段青岚已经被罗霄的雷霆杀技惊呆了,这三人任谁的实力都不在她之下,汪延杰更是强过她许多,可就在眨眼间——她真的就是眨了几下眼,这三个在她眼里几乎不可战胜的敌人就躺了一地……

    他怎么会这么强?他不是只有身法厉害么?

    上下扫了眼段青岚,罗霄牵过一匹马,道:“既然没事,上马,带路。”

    段青岚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掩面悲泣:“罗学兄……你来晚来,呜呜……他们都死了,只剩下我,还有你……”

    听完段青岚哭诉他们遭受伏击的经过,以及汪延杰的背叛,罗霄脸色渐沉,把大弓插回弓囊,拔出百炼刀,翻身下马,大步朝汪延杰走去。

    罗霄还没走到这家伙跟前,脸色突然变了,他慢慢弯下腰,从地上拾起一块黑色牌子,再走几步,弯下腰,又拾起一块黑牌。

    罗霄看着手里的黑牌,眼神变得非常奇怪,缓缓收起刀,一手执一牌,轻轻互击,发出嗒嗒之声。

    汪延杰原本正奋力爬行,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浑身剧震,停止挣扎,吃力翻过身,冲罗霄呲牙一笑:“还是被你发现了……咳咳……没错,我知道你在峡谷憩息点时要从尸体上翻找的是什么,我提前拿走了……咳咳咳,本以为可以让王教习拿下你……没想到……咳咳、所有人都没想到,你那么强……”

    罗霄扭头看向蹒跚跟来的段青岚:“你也有这样一块牌子对吧?”

    段青岚默默望着罗霄,没有说话,只是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块黑牌。

    罗霄长长吐出一口气:“这么说来,我的猜测没错了,这支所谓的易水侦察小队的所有成员,全、是、密、子!”

    罗霄手里的黑牌,赫然便是密子牌,除了牌号不一样,形式与罗霄当初扔在谭六尸体上的那块密子牌一模一样。

    这一刻,既使没有拷问,罗霄也已触摸到部分真相。

    他们这支所谓易水侦察小队,全体成员都是密子,而且都是外围密子,也就是那种可以随时牺牲的弃子。所以,他们被放弃了。至于王重,密子的嫌疑也非常大,但绝对份量不轻,只是为何要牺牲这样一位高级密子,尚不得而知。

    现在,罗霄只想知晓一点:为什么?

    “为什么?”罗霄如是问汪延杰。

    汪延杰按着胸膛伤口,竭力调集元气压制伤势,一脸苦涩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你知道的,像我们这样的外围成员,只管配合执行,没有知情权。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我的猜测,我估计是上头与舞阳国的密子营达成了什么交易,需要牺牲一批人——以前这样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我只是有点想不通,牺牲一批没什么培养价值的红带弟子还好说,可是连我这样的黑带弟子都能幸免,为何你却上了黑名单?”

    罗霄淡然一笑,他当然明白是为什么,他屡屡拒绝并回避上头的约见,很明显是想脱离组织掌控,不灭他灭谁?汪延杰所说的其实跟罗霄猜测的差不多,不过他需要的是真相而不仅仅是疑似真相,皱眉道:“那谁有可能知道?使者?”

    说了一大段话的汪延杰显然很吃力,一边呛咳一边点头。

    罗霄抬眼望着沙尘迷雾的远方,声音低沉道:“我要走了,你也要走了,还有什么遗言么?”

    汪延杰浑身一颤,他当然明白“走”的意思,一脸绝望的汪延杰嘶声道:“能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么?”

    “你说。”

    “你是第几期?”

    这话没头没尾,但罗霄却明白了,他轻声道:“第十二期。”

    “哈、咳咳咳……”汪延杰一笑便呛出血沫,他却仍使劲地笑,“我、我、终于有一样比你强了……我是第十期……”

    “学兄,好走。”罗霄面无表情,正待动手。

    汪延杰突然急促道:“我还有一个重要情况……”他突然一阵剧烈呛咳,声音陡然转低,不凑近难以听清。

    罗霄上前数步,做势俯下身子,却见汪延杰眼神一狠,压在肋下的手掌一翻,剑芒闪烁——

    罗霄嘴角勾起一抹讥诮,手里两块黑牌疾如闪电,一削汪延杰手腕,一击其咽喉。

    嚓!断掌飞起,血光迸射。

    汪延杰刚来得及惨嚎一声,就被切进脖颈的黑牌生生截断。

    “居然还是件伪灵器。”罗霄抬脚随意一扫,将断掌与短剑一同踢给段青岚,“收起来吧,算是这家伙补偿给你的。”

    段青岚脸上的狂喜连泥尘都掩不住,双膝跪地,浑然不顾狰狞的断掌,使劲掰开苍白的手指,将短剑紧紧抓在手里——伪灵器啊!能破防玄武士的独门炼器,其价值超过她以前所接触过的任何修炼资源,她活了十七年,头一回拿到这么贵重的东西。

    罗霄把这些黑牌拭净收起,或许以后会有用。

    身后传来段青岚急促的声音:“现在,只剩下我们了,赶紧走吧,要不等狂沙盗发现不妙追上来就糟了。”

    罗霄翻身上马,再把两匹驮马牵上,对段青岚道:“马贼的马匹还有装备、食物你都可以带走,后会有期。”

    段青岚惊愕看着罗霄提缰勒马,调转方向,与自己背道而驰,忍不住惊呼:“你、你不会是想……”

    罗霄的声音随风入耳:“如果我没有能力,或许也会像你一样默然离去,但既然我有能力,为什么不去寻找真相?真相就在数里之外,就等着我用刀箭撬开。更何况,还有人在等着我的脑袋,怎好让人失望?哈哈哈!”

    马鞭脆响,绝尘而去。

    只留下段青岚呆立在风沙中,直到前方骑影消失,不住喃喃:“疯了!他一定疯了!我、我要不要也跟着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