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77章 【击 杀】
    使者手里的黑牌呈箭头形,与罗霄的方形牌不一样,显然不是逐月国的密子牌,而且牌子周边有镀金雷云纹,看上去很是不凡。虽然罗霄不是舞阳国密子,但各国密子牌等阶大同小异,他一眼便认出这种形制的黑牌称之为“铜牌”,比内围成员的“铁牌”更高一级,属核心成员所持。

    “至少是档头一级。”罗霄暗暗吃惊,心头沉重,这下他才确信对方所言不虚,这果然是一项交易,而且是国家层面的交易。

    密子营组织由上到下分别是:统领一人、副统领二人、大档头八至十人、档头数十,其下就是内围密子若干,外围密子若干。各国密子组织制度大同小异,基本都是这样的构成。

    被自己的组织卖了是什么感觉?罗霄只有一点淡淡的苦涩,从他成为密子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早晚有一天会成为弃子,这是走在阴影里的人注定的命运。所以当他有了能力之后,第一时间就是要摆脱这个命运。即便如此,他的脚还是不如组织手长,硬是被拽住当成一颗棋子扔进局里。

    只不过,设局的人万万没料到,他这个“黑带弟子”最终却破了局。

    “可惜啊……”罗霄一脸遗憾,慢慢抬起圆盾,“如果你是别的什么机构,这么诚心招揽,我或许会考虑下,但是——密子营,去他娘的!”

    “少年——休要自误!”使者声色俱厉,铮地一声,剑出鞘半截,锋芒耀目,“我看错你了,还以为你聪明……呵呵,大好前程不要,硬要与朝廷做对,自寻死路,何其愚蠢!”

    罗霄手里的圆盾滴溜溜旋转,散发出青朦朦的危险光晕,双瞳如同深潭,紧紧吸住对手眼神:“没事,偶尔走眼也是难免。就像我,一向实诚,偶尔却也会说谎。”

    “嗯?”

    “我之前说不会杀你——我说谎了!”

    “了”字余音袅袅,罗霄已高高弹起,龙鳞飞盾青光大炽,嗡地一声震响,飞迅旋切使者。

    “我说了,你杀不了我!”使者低吼一声,双足一踩马镫,纵身跃起半空,宝剑出鞘,洒出一片耀眼扇形剑芒,挥斩罗霄。

    罗霄飞盾击空,不等盾沿切中马匹,蛟筋一抖,飞盾以不亚于击出的速度回弹入手,险险挡住使者的扇形剑芒。

    铮铮铮铮!

    一连串密集脆响,犹如雨打芭蕉,半空中白芒四溅,大量失控的元力逸散到空气中,形成强烈气场,连漫天黄沙都被排挤出来,四下炸飞。

    罗霄手持青光湛然的龙鳞飞盾,发动风之影奥义,整个身体融入戈壁风沙之中,仿佛化身为千万粒沙子,劈头盖脸砸向使者。

    “这种速度?!”使者原本不以为然的轻松表情转为凝重,心底更是暗暗吃惊。他可是正式六阶高段位玄武士,同样也掌握了一门奇诡的步法奥义,而且修炼至大成。同阶较量中,很少有人能跟得上他的速度,然而眼前这少年的速度却令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步法成了笑话,若不是凭借着防御路线比攻击路线更短更快的优势,他根本没法在罗霄狂风暴雨的攻势下支撑几个回合。

    使者越打越吃惊,暗暗叫苦,因为他的身法速度明显弱于对手,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更令他暗骂不已的是,罗霄的每一记攻击都挟带着狂暴的元力,逼得他不得不同样以元力对抗,这样的结果就是元力疯狂流逝,元核急剧萎缩……

    二人甫一交手,各种奥义频出,攻击奥义、防御奥义、身法奥义……元力不要钱似地挥洒,一阵阵轰轰爆裂之声,仿佛两门大炮在对轰。

    唯一的观战者,远在里许之外的段青岚看得心惊肉跳,满眼白芒,整个人都懵了,满脑子都只有一句话在嗡嗡作响:“他不是武者,是武士!是武士!!是武士!!!”

    罗霄在成为武士之前,就已经杀过一个玄武士(谭六),成为武士之后,更先后击杀了三个同阶的鳄级战士,迄今手里已有四条六阶强者的性命。估计整个舞阳国,有此战绩的六阶武士都没几个。不过这一次,他不得不承认,与前面四位六阶相比,这位密子营档头是实力最强、最棘手的一个。

    柯林、阿古什、田一横,两个中级鳄战士,一个高级鳄战士,虽然都是六阶,但都属野战士,没有传承,缺少强力奥义,空有境界,没有相应的修为与实力。谭六倒是名符其实,却只是个初段玄武士,否则当初实力才是五阶的罗霄就算拿命来填都拼不过。

    而这位使者,却是实打实的正式高段玄武士,他掌握的各种奥义比罗霄还多,而且步法奇诡,只比罗霄的风之影稍逊一筹——当然,这只是因为罗霄修炼风之影只达到小成境界而已,而对手明显已是步法大成,如果罗霄能把风之影练到大成,基本能将对手虐菜……更令人吃惊的是,使者手里的宝剑真的是一把“宝剑”,一把融入了中阶灵兽骨血、具有部分灵器特质的准灵器。

    虽然还不是真正的灵器,但品质非凡,注入元力之后,剑芒长达七尺,在其扇形剑击奥义密集攻击之下,龙鳞飞盾表面炸起一圈又一圈青白色光晕,如果这不是一件真灵器,怕早就崩裂破碎一地了。

    这一刻,罗霄暗暗庆幸自己采取的策略正确,这家伙境界与自己相当,武技更在自己之上,要想击败对手,唯有发挥自己的强项,以力克敌,加大元力输出。

    有此明悟的罗霄索性不再玩技巧使招数,只管将风之影开到极速,龙鳞飞盾一下又一下掷出,逼迫对手与自己硬碰硬对憾。

    使者倒是想躲过飞盾攻击,以精巧的剑技寻隙刺杀罗霄,只可惜,他的速度本就不如对手,加上元力流失太多,步法再无开始时流畅,而且由于龙鳞飞盾的体积比一般兵器都要大得多,攻击范围也大,步法不济的情况下他很难躲开,除了硬着头皮死磕,别无他法。

    拼到酣处,使者也发狠了:“老子就不信了,老子进阶武士积蓄元力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吃奶,还怕拼不过你!”

    轰!随着龙鳞飞盾与剑芒一次又一次碰撞,原本长达七尺的剑芒,渐渐缩短至三尺、一尺、七寸、三寸……随着最后一点白芒火花般闪烁,剑芒终于泯灭,宝剑剑身结结实实与龙鳞飞盾猛烈碰撞。剑本身就属轻灵兵器,最忌讳硬碰硬,且品质终究还不是灵器……最重要的是,使者元力耗尽,而罗霄元力沛然……

    此消彼长,剧撞之下,一声轻微地喀嚓裂响,剑身出现了细微裂纹。

    “糟了!”使者心痛不已,准灵器啊!同级档头里,只有他运气好杀人夺宝才弄到一件,居然就这样废了,“混蛋啊!我要杀了你,夺你灵器赔我宝剑!”

    使者脸上一阵青气闪过,咬牙做出决定。宝剑一挥,轰,白光大炽,百十点精芒暴雨梨花般射向罗霄。

    罗霄起初还以为使者拼着爆核破釜沉舟发大招,旋即发现并非如此,那百十点精芒不是元力激发的剑芒,而是被使者以元力震碎的宝剑碎片,如同暗器激射向自己。

    罗霄身躯蜷缩,上半身完全隐于盾后,一阵叮叮咚咚爆响,大半锋锐碎片尽数打在盾面弹飞,少数击中罗霄的腿脚部位,亦被罗霄施展元力护盾尽数挡下,分毫不损。罗霄的肉身能抵挡伪灵器的攻击,但准灵器他还是不敢轻易以身尝试的。

    “剑都不要,垂死挣扎了么?”罗霄移开圆盾,正要讥讽,却愕然发现,刚才还暴跳着要杀人夺宝的使者,居然以碎剑暴击为幌子,纵身跃上马背,正勒马转向,准备逃跑!

    “给我下来!”

    呼噜噜!飞盾旋转,蛟筋绷直到极限,吭地一记重重击在使者后心。使者这时元力早已耗尽,肉身虽强,却又怎能扛得住灵器暴击?噗地一口鲜血喷出,将面巾激飞,身体摇晃几下从马背摔落。

    罗霄抬臂铮地收回飞盾,快步来到使者面前,终于看到使者的真面目——一个其貌不扬的的小胡子中年。

    罗霄抬脚重重踩在使者丹田,元力透入,在使者惨叫声中直接踩爆了他的元核,彻底废了其修为。

    “把你所知道的说出来,我会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罗霄没有说什么“说出来饶你不死”之类的话,他明白,他相信对方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对方不死,就轮到他死。

    使者惨然一笑:“没想到,我廖洪纵横半生,竟然会死在这荒野戈壁里……小子,你踩爆我的元核,无非是防止我自断心脉而已,但我要告诉你,一个高级密子,若要自杀,没人能阻止得了……”

    罗霄脸色倏变,立即出手捏向使者廖洪的下巴,咔嚓拉脱。然而却晚了一步,廖洪狂笑着不断吐血,黑色的血。转眼之间,面色漆黑如锅底,舌头肿胀,七窍流血。

    等段青岚飞驰而来,看到的是一地尸体,中间站着一个沉默的少年。

    罗霄默默站在教习王重的尸体前,这位修武堂教习终究没能捱到最后,在他身旁的沙碛地上,有一行沾血的字迹:“悔不当初……”

    王重应该是看到了罗霄的战斗,至少看到他杀了田一横,终于明白了这位修武堂弟子的真正实力,如果不是心存私心,逼走了罗霄,他们这支小队,极有可能幸存下来,或者至少不会全灭。

    只可惜,大错铸成,悔之已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