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84章 【暗手频出】
    在客房里,罗霄看到了那位骆公子的模样,此时这位富家公子早已没了先前的骄矜之气,脸色苍白,眼袋乌青,眼神黯然,气息虚浮,如同大病初愈。

    他的身体倒没什么明显伤势,只坦露左小臂,那里有一针眼大小的出血点,眼神不够都看不出来,显然是毒针一类的暗器,可见对方出手之隐蔽阴毒。

    罗霄试着感应一下,暗暗摇头,对方原本五阶大圆满的修为,一下跌到了五阶初期,这是伤到了根基啊。

    “是双头腹蛇的毒液。”身旁骆养德一脸后怕,显然对这种毒物知之甚稔,满怀感激看着罗霄,“若无罗公子援手,小儿怕熬不过五更……罗公子是我云州骆氏阖府大恩人呐!”

    那位骆公子也强撑病躯,坐起来向罗霄行了个礼:“骆子风多谢兄台赠药之义,来日必有厚报……”

    话说得客气,却把救命之恩转化为赠药之义,隐隐透着给一笔钱便两不相欠之意。对罗霄这样来路不明的“野武者”,这父子俩感激归感激,却仍保持着警惕。

    罗霄心知肚明,却也不在意,对他而言,这就是一笔交易,他哪会稀罕对方的什么人情。客气了几句“举手之劳,无需挂怀”之类没营养的话,便以不打扰对方休养告退而出。

    骆养德送罗霄出门,问明他住在大通铺,顿时醒悟是自家人太多占用了大多数单间的原因,连忙致歉,并让仆人收拾出一间上房给罗霄。

    罗霄也不推却,相比起他给予对方的,这点事根本算不了什么。

    在仆人收拾房屋时,骆养德忍不住取出剩下半瓶的紫云芝,询问罗霄这药是哪买的。罗霄的回答顿时令骆养德剩下的话生生憋住:“祖传的,就剩这点了。”

    骆养德深吸口气,双手捧着药瓶,一脸不舍地还给罗霄:“是好东西,好东西啊!”

    这时陶管事也托着一盘金光灿灿的金锭奉送到罗霄跟前,看他双臂托举吃力的模样,这盘金锭怕不下百两,也就是上千两银子。就算在晟京,也能买一套不错的宅子,这份谢礼不可谓不厚了。

    罗霄想了想,只伸出双手抓了几锭,其余的推了回去。

    骆养德惊讶的正想说什么,罗霄抬手止住,道:“在下并非拒礼,这剩下的金锭,在下想请骆翁帮忙,用于购买本草堂的药种。”

    骆养德与陶管事都愣住了,这剩下的金锭起码还有七八十两之多,买药种?什么样的药种能值这么多钱?

    罗霄笑道:“在下需要的药种量很大,而且有不少珍贵品种……”

    这下骆养德与陶管事都明白了,心下暗暗纳罕,买那么多药种,这是要建药圃的节奏?这药圃可不是一般人能建得了的,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都不小……这位罗公子看来怕也有些来头啊。

    既然是份内的事,骆养德自然很爽快的应承下来,得知罗霄的目地与他们一样,都是前往晟京,于是殷切邀请罗霄一同上路:“晟京乃是本草堂总号所在,药种最全、品相最好。罗公子若到京城购种,必能得偿所愿。”

    大家目的一致,同行也不错,罗霄自无不可。

    事情手尾妥当,骆养德忧心其子,自然不会多坐,告退而出。

    骆养德回到房里,屏退下人,望着神情愤恨的儿子,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颤声问出最担心的话:“修为,真的跌落了?”

    骆子风苦涩点头:“虽然拔毒及时,但余毒侵蚀腑脏,元气难固,不断逸散,如今已跌回五阶初期了……”

    五阶又称“淬腑期”,以元气洗炼五脏六腑,提升武者的内脏抗击打力,并能在内脏受创时加速恢复。而骆子风所中的双头蝮蛇之毒,毒性剧烈,对人体腑脏侵蚀力极强。如果不是罗霄及时拿出灵药,不出五更,骆子风就会因全身多器官衰竭而死,绝无幸理。眼下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腑脏受到的侵害终究已不可逆……这相当于被破了功,修为下跌是必然的事。

    骆养德还抱着万一希望:“等到了京城,若是得到长房许诺的那些资源,能否……”

    骆子风很想说一些安慰父亲的话,但他自家知自家事,这次真的是伤到了根基,能够保住修为不跌破一个境界就算是侥天之幸了。若能得到那份贵重资源,慢慢调理个一年半载,或许勉强能恢复实力,但想如原来计划那样,借助资源跃升一个大境界,几乎不可能。如果现在给了父亲希望,但最终却是失望,那打击怕会更大吧。

    看着儿子沉默,骆养德终究还是明白了,双手握拳,悲愤低吼:“他们……好狠的手段!”

    骆子风咬着下唇,原本苍白的嘴唇几乎咬出血:“将来我若能晋阶武士,必不放过他们!”

    ……

    距驿站二十多里外一个小村子的破屋里,暗算了骆子风的壮汉与老者正互相碰杯,庆祝事成。

    “邬老好手段,一根牛毛细针便解决了一个五阶圆满的硬茬子,咱们连根毛都没掉。哈哈哈!”壮汉大笑着举杯一饮而尽,抓起桌上的烧鸡一撕两半,油水淋漓大嚼起来,两颗金色大牙映着桌台的灯火闪闪发光。

    被称为邬老的干瘦老者表情淡然,但一双混浊的老眼却难掩得意之色,抚了抚灰白色的山羊须,淡淡道:“这趟差事算是办妥了,剩下一半尾金要尽快拿到手,赶紧走人。那骆家虽然没有武士,但人家家底摆在那里,万一出了纰漏,手指缝里随便漏点,雇一两个野武士堵门,咱俩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个我省得。”壮汉嘴里塞满鸡肉,尹尹唔唔说道,“邬老你放心,跟我金齿虎合作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哪次出过纰漏……”

    “嘿嘿,二位这次还真的出了纰漏。”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出现在屋里。

    金齿虎与邬老一下跳起来,一个抓刀一个拔匕首,一齐指向屋里莫名出现的一个戴着斗笠的青衣人。

    “你、你是谁?怎么找到这来的?”

    青衣人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孔,神情自若坐到桌前,拿起酒杯斟满,仰脖一饮而尽,对近在咫尺的锋芒视若无睹。

    这份镇静顿时镇住了金齿虎与邬老,二人都是老江湖,一看便知对方不是善茬,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我是谁,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一点……”青衣人锐利的眼神从二人脸上扫过,“我是来给你们收拾烂摊子的。”

    青衣人边说边以指沾酒,在桌上写了“天杀”二字,旋即抹去。

    金齿虎与邬老惊讶不已:“你、你也是接了同一单任务?你刚才说的纰漏……”

    “点子没死,只是修为跌落……”

    青衣人话没说完,邬老便惊叫起来:“怎么可能!双头蝮蛇之毒天下独一份,连我都没解药,怎可能没死?”

    青衣人面无表情看了邬老一眼,道:“点子运气很好,驿站的旅客里,有人带了一瓶年份超过一甲子的紫云芝。”

    邬老愣了半晌,长长吐出一口闷气:“这运气还真是……”

    “毒这玩意,人家没防备使一次还可以,再想来一次就不行了。”青衣人冷冷盯着眼前二人,“所以,你们打算怎么补这个纰漏?”

    金齿虎将刀猛朝桌面一插,在桌子与刀身急剧晃动中,恶狠狠道:“既然暗的不行,那就明的来。就算毒不死,这小子也半废了,咱们明日扮强盗截道,活宰了他!”

    青衣人冷嗤道:“对方还有三位五阶武者,还有十几个三四阶的护卫,你们硬吃能吃得下?”

    金齿虎瞪眼道:“难道加上你就行了?”

    青衣人也不说话,只是身躯一震,一股强横气息骤然暴发。

    金齿虎与邬老差点一屁股坐倒,眼神骇然:“六阶……武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