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85章 【突 袭】
    这是罗霄加入到骆氏车马队伍的第五日,一行人已经离开定北县,更出了北阳郡地界,进入了齐江郡,等穿过齐江郡,就真正到了京畿之地。

    一路上骆养德对罗霄极为客气,话里话外都有打听他的背景之意,罗霄含糊其辞,令骆养德不得要领,看对方口风紧,也就熄了打探的心思,转而透露招揽之意,开出的条件相当优厚——至少在另外三位同是五阶的护院武者看来,一个新人的待遇竟与他们这些老人相捋,实足是优厚了。

    罗霄自然婉拒了,不管骆养德此举是因为感激他的救子恩德还是真看重他“五阶武者”的实力,结果都是注定的。

    齐江多山川,气候也明显较河朔等诸郡湿润多雨,车马队进入齐江不过两天,就遇上两场大雨。今日好不容易天放晴,在泥泞的路上紧赶慢赶,本想在天黑以前赶到前方一个城池,没想到半道却被一片垮塌的泥石及树木挡住去路,等清理完了,估计天也差不多擦黑了。

    “看来今晚要露宿了,但愿不要再下雨才好。”

    骆氏家仆们一个个哀声叹气,在陶管事的分派下,清理的清理,扎营的扎营,煮食的煮食。

    七八个护卫则在护卫头目贺松年的指挥下,撒出百步之外,布置警戒哨。他们这一路东去,也偶有赶不上宿头而露宿野外的时候,但从未有如此重视警戒。很显然,这都是骆公子遇袭的后遗症。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最重要的是不太好让人看到自己闲着,罗霄便打算提前进行今日的训练。

    罗霄先向骆养德报备一声,然后就两手空空走向不远处的一片密林,朝林子里两个明暗哨打了个招呼,又朝前走出里许,差不多都走出林子了。罗霄先搜索一遍,确定方圆百步内无人,伸手一按仙石印痕,整个人倏地消失。

    仙石洞天平台上,罗霄身影幻现,一边深深呼吸着身心俱爽的浓郁灵气,一边走到平台边缘,足尖一挑,勾起龙鳞飞盾,举臂插入皮套中,挥臂一振,元力轰然勃发。

    “开始!”

    外界三时辰,洞中已三月。

    “六阶的气息还真是爽!”

    仙石洞天里,结束了“三个月”修炼的罗霄长长吐出口气,不无郁闷的运转敛息术,凝出“敛息之壳”,把一身直逼七阶的强大气息尽数封闭起来。

    这种自封实力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这就像一个原本身轻如燕的人,全身上下却捆绑满满的铁沙袋,举手投足沉重无比,整个人被束缚得难受之极,干啥都不得劲。还好罗霄几乎每天都能进入仙石洞天里,尽情释放舒展,否则真的会憋闷坏了。

    今日最后一项训练是箭术。

    百步之外,空中悬浮着一个盘子,盘子很普通,就是寻常用于盛菜的瓷盘,从百步之外看去就一个小白点,跟蚂蚁差不多大。

    罗霄持弓在手,手掌一动,指缝间便多了三支箭,几乎看都没看目标,一箭射出!

    箭矢精准命中,盘子碎裂大小十余片,四下炸飞。

    然而罗霄却面无表情,因为真正的训练,现在才开始。

    嗖嗖!

    两箭射出,精准命中两片高速激飞的碎瓷片,瓷片应声炸成碎末。

    接下来噼里啪啦连声响成一片,短短三息,罗霄迅捷无比射出七箭,箭箭不落空。一蓬蓬炸开的瓷片碎末,在流光溢彩的石门映射下,好似一团团五彩缤纷的烟火。

    直到四下炸飞的碎瓷片势能耗尽,慢慢停止,罗霄才垂下弓箭。

    “九箭!比三个月前多了一箭,有进步了。”罗霄深深吐纳数下,平复因高速射击而略显急促的呼吸。

    如果罗霄在外界展示这样的箭术,绝对当得起第一流的神射手之誉。

    细说起来,罗霄因为猎户出身的缘故,在箭术上算是颇有天赋,箭术也很不错,但在大半年前,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不说整个王国,就算只在易水修武堂,他就见过好几个学兄箭术不在他之下,更不用说教授他们箭术的教习了。

    然而到了此刻,罗霄敢肯定,自己的箭术已远远超过他们了——不是因为天赋,也不是因为灵气,而是勤奋!

    任何一个不缺天赋且有正确训练方法的射手,苦练十余年,大概率都能成为一个神射手。而罗霄浸淫在箭术上的时间,不下十数年,真正的是“十年磨一箭”,眼前成就,得来绝非侥幸。

    天赋加努力,如此,才不辜负一番际遇。

    完成了一个基数的训练,罗霄收拾了一下,思忖着道路也差不多开通了,闪身出现于外界。

    罗霄刚一现身,就发现情况不对,林子外隐隐传来惨叫与打斗声,显然发生了什么变故。罗霄脸色一变,那骆子风倒也罢了,但骆养德可是自家灵圃计划关键人物,可别出什么事才好。手掌一按一拉,角弓与一壶箭便出现在手中,箭壶缚背,手持角弓,脚步一紧,飞快奔出树林。

    当罗霄冲到林子边缘时,鼻端嗅到一抹浓浓的血腥,地上两具扭曲的尸体映入眼帘,正是之前他入林时碰到的两个明暗哨护卫。

    罗霄抬眼透过稀疏的枝叶看到林子外面火光闪动,仆役们举着火把围拢着一辆马车,个个面青唇白,双股战栗。

    马车里,骆氏父子脸色难看,身子骨还透着虚浮的骆子风手里竟然紧紧攥着一把连鞘长剑,剑已出鞘三寸,锋芒映射火光,明亮耀眼。十多双眼睛,死死盯着数十步外的激烈打斗。

    护卫头领贺松年、护院高鹏等两位五阶武者正手持刀枪,联手抗击那天暗算骆子风的壮汉与老者。四人都是五阶实力,刀光剑影中,不时有武技元气勃然爆发,间或有奥义元力砰然炸响,连兵器的剧烈撞击声都被掩盖,明灭不定的白色光芒映照着一张张苍白的面孔,更将地上一个蜷缩的锦衣身影映得格外分明而惊心。

    “邰开运!”罗霄也是从对方的锦衣上认出这是两名护院武者之一,正是为骆氏车马队伍开路的两位锦衣骑士中的五阶初段武者。这几天罗霄虽然与对方接触不多,但起码也混了个脸熟,然而此刻他已完全认不出这个人了。

    邰开运一张宽脸膛漆黑一片,更浮肿变形,口鼻眼耳流出暗紫色的血丝,死状极为骇人。

    “是个用毒高手。”眼前邰开运的死状,再联系到骆子风遭受的暗算,罗霄瞬间明白了什么,目光锁定那其貌不扬的干瘦老者。

    老者的对手是高鹏,在骆子风中毒修为大跌之后,五阶中段的高鹏便是眼下实力最强的人。老者用的是双匕,走的是灵巧轻捷的路子,而高鹏身高体壮,一口朴刀沉重威猛,照理说完全应该是压着老者打,然而事实上却是反过来,原本应该大开大合的大刀,却被高鹏使得束手束脚,完全施展不开。而老者的双匕却如游鱼一般,刀刀不离高鹏要害,令其左支右拙,竟是被实力明显不如他的老者压制得死死的。

    罗霄只看一眼老者手里暗青色的双匕便明了原委,任谁面对这种见血封喉的可怕毒刃,都难免会有巨大的心理压力,实力大打折扣并不奇怪——死状凄惨的邰开运还在那躺着呢。

    另一边的贺松年与壮汉都是五阶初段,两人都是力量型,一人使铁锏,一人舞熟铜棍,以攻对攻,每一次交击都打得火星四溅,震耳欲聋,难分难解。

    情况看上去还算稳,罗霄也就没急于出手。从现场不难分析,应该是两个杀手先出手清除了所有明暗哨——以两个五阶收拾一群三四阶并不难,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人擅长用毒的情况下。之后或许是惊动了邰开运,察看动静时被老者突然袭击而受伤,毒发而亡,最后引来贺、高二人截击。

    整个过程大概就是这样,或许道路截断也是袭杀计划的一部分……只不过令罗霄感到不解的是,这两个杀手如果暗中出手还不好说,但眼下这样明刀明枪正面刚,难道以为凭他们的实力,就能突破两位同阶武者的截击硬杀骆子风?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罗霄蓦然似有所觉,目光如电射向不远处的林子。

    短短数息之后,一个青灰色人影如大鸟般掠过树梢,掠过四人战团,鬼魅般扑向马车。

    下一刻,团团护住马车的仆人们一个个惨叫着如稻草般四下抛飞,血雨满天,骆子风的怒吼声与剑光同时亮起,轰然剧震中,乳白色的澎湃元力如同银瓶乍破流光四溢。

    马车在狂暴的元力轰击下四分五裂,骆养德肥胖的身躯如球一样滚跌开去,而攻击目标骆子风更是被轰飞出数丈之外,后背撞到树干,反弹跌落,手里的宝剑都不知甩到哪去了。

    当骆子风勉强挑撑起身躯,抬起头时,那披头散发、脸色惨白、口鼻溢血的模样如同厉鬼,而他此时的眼神也如同见鬼一般:“六……六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