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90章 【明枪暗箭】
    京畿,指的是晟京周边方圆百里之地,相当于国都的郊区,由于近水楼台的缘故,不但人烟稠密,经济相对周边各郡发达,而且各项基础设施也相当完善,尤其是水利灌溉完备,因此良田无数,庄园处处,其中九成是王室或权贵的山庄宅院。

    骆氏先祖,那位“成章公”能获得其中一处庄园及数十顷良田,的确相当不容易。

    罗霄与骆氏父子一行是在六月初抵达京畿的,原本庞大的车马队伍,现在只剩下三人。

    因受到佘青竹三大杀手荼毒,骆氏车马队伍受损严重,人员折损过半。即便如此,十几个撑场面的仆人还是有的,但与罗霄达成交易之后,为防止露馅,骆养德就以遣返受伤人员的名义,把包括贺松年在内的所有随行人员统统打发回云州,到时宗家问起,照实说就是了。

    眼下罗霄的身份就是“骆公子”,而真正的骆子风公子,则顶着其兄长妻弟的身份,伴随骆大掌柜左右。

    既然身份换了,罗霄的外形装束自然也跟着换了,眼下他可不是一个月前那副流浪武士的落魄装扮,而是鲜衣怒马,宝剑纶巾,顾盼之间,神采飞扬,活脱脱一副踌躇满志的富家公子模样,令骆氏父子暗暗叫绝。

    罗霄换成骆公子的模样,正牌骆公子,自然就只能改头换面,把自个弄成个黄皮脸,加上一口大胡子。估计就算是贺松年返回来,一时半会也认不出他来。

    为了给骆公子调养伤势,“骆家”三人雇了两辆大车,不疾不徐赶了近半个月,终于在规定的时限内顺利抵达京畿骆氏山庄。

    前来迎接的是罗霄要叫“十六叔”的骆氏族叔骆养和,四十多岁年纪,穿着宽大轻薄的员外衫,有点富态,见人先笑:“啊呀呀,终于盼到九兄……这就是子风吧?”

    罗霄唱了个喏,口称“十六叔”——反正人家的年纪确实当得起一声“叔叔”,谈不上吃亏。

    骆养和上下打量罗霄几眼,似乎大大松了口气的样子,这自然引来骆养德讶异询问。

    骆养和低声道:“你们是最后到的,大概不知道,先期抵达的三家分支候选子弟,那是人人带伤,其中两支子弟的修为更是跌落到了五阶初期,怕是要失去资格了……”

    罗霄与骆氏父子互望一眼,果然!

    骆养德当然第一时间要撇清自家,当下一五一十将路上两次遇袭之事一一道来,并拿出东江城巡检司的调查文书副本佐证。只是把罗霄说成是一位过路六阶武士,适逢其会,出手义助,酬谢之后便离去。

    “若不是那位义士出手,为兄怕是再不能到宗祠敬香了哇!”骆养德说到悲愤处,几乎声泪俱下,骆子风在后面也紧紧攥拳,衣袍俱颤。

    骆养和这才注意到堂堂云州骆氏居然只来了三个人,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只能连声安慰并请入庄内。

    骆氏山庄,中堂之上,济济一堂,骆氏族长及宗家各头面人物,以及此行另三家分支家主及候选子弟俱到场迎接,或者说是抚慰最后抵达的云州分支。

    罗霄一踏入大堂,凭他高出一个大境界的武士实力,控场感应,发现在场有五阶武者七人,圆满境界者三人,其中两人俱是壮年,只有一个是青年——罗霄目光如电,刷地扫了一下那青年。

    二十三四年纪,白暂俊秀,身着绸衫,神态恣意据傲,当他看到罗霄的第一眼时,眼里有一闪而逝的讶然,旋即恢复如常。

    就是他了!罗霄敛目垂手,与骆公子一左一右跟在骆养德身后。

    年余未见,各分支家主都是好一阵寒喧,更引家中子侄上前拜见,一时间,呼叔唤伯之声不绝,整个中堂热闹非凡。

    在罗霄一一拜见诸位“长辈”时,人人皆带笑意,面含嘉许,无一对他的身份质疑,看来这骆子风还真的是多年未至宗家,无人认识,罗霄这个冒牌身份稳了。

    骆子风抽了个空低声问罗霄:“是谁?”

    感应气息这种事,除非对方释放气息,一般情况下,只能是高阶感应低阶,低阶是无法感应到高阶的。眼下骆子风修为大跌,已经无法感应比他等级高的武者了。

    罗霄朝那青年点了点下巴。

    “是他!阴山(郡)分支的骆子扬!”骆子风目光如狼,狠狠盯了过去,那青年却似有所觉,眼光回扫,却只看到一个背影。

    罗霄以背影隔断骆子风的目光,沉声道:“这个场合,最好别失态,以免……你懂的。”

    骆子风当即醒悟,自己眼下的身份可不是骆公子,仇恨表露太明显,怕要引人怀疑,忙低下头去,正想说什么。

    这时一个音调偏尖锐的声音传来:“子扬拜见十七兄,十七兄此行安然无恙,实是可喜可贺。”

    罗霄慢慢转身,看到骆子扬一脸微笑走来,欠身为礼。而在他身旁,两个年岁相当、面有病容的青年则是表情僵硬,隐含敌意看着罗霄。

    罗霄方才已经见过,这两个青年分别是另外两家分支的候选子弟,骆子云与骆子苏。他们也是在进京路上与骆子风同样遭遇,被袭击损伤根基,境界跌落到五阶中期,直接出局。

    大家伙都是明白人,心里都清楚自己落得这个地步是因为什么,并且也得出相同判断:谁是五阶圆满,谁就是幕后指使。

    只不过现在一下出现两个五阶圆满,骆子云与骆子苏难以判定,是故对罗霄与骆子扬抱有同样的敌意。而骆子扬说的话听上去是好意,但细品之下,明显有暗指之意,顿时引得两个倒霉的子弟恨意大起,盯着罗霄的眼神不善。

    罗霄成长于艰险,又曾干过跑堂,观颜察色不在话下,哪会听不出骆子扬话里的坑。一旁的骆子风更是怒不可遏,想到正因对方雇人下黑手,自己差点没命,现在还倒打一钯,旧恨新仇涌上心头,踏前一步,正要爆发……手臂却被罗霄按住。

    罗霄叹了口气,神情黯然:“若真能安然无恙就好了,为兄也被伤了筋脉,修为不稳,这段时日正抓紧时间疗伤,以期恢复到巅峰状态。”

    骆子扬、骆子云、骆子苏三人都愣住,因为罗霄说话间,他们都隐约感觉到这位十七兄的气息确实不稳,就这么一会,原本圆满的气息已滑落到后期,那种虚浮感,连五阶中期的两个骆氏子弟都能感应到。

    三位骆氏子弟都是叹息,只不过骆子云与骆子苏是敌意渐消的惋惜,因为基本上可以排除罗霄的嫌疑。而骆子扬口里连道可惜,嘴角却不禁上扬——这下好了,虽然这位族兄未必会因此而被剔除出局,但以这种修为不稳的情况,又如何与自己一较长短?这一次,稳了!

    轻轻松松把明枪暗箭拨到一边,罗霄悠然返回原位坐下,以一种局外人的状态冷眼旁观这群表面笑嘻嘻,心里mmb的所谓亲族……蓦然似有所感,抬眼迎上堂上正中那位老族长探究的眼神,罗霄当即敛目端坐,做出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

    此时一位宗家修为最高的五阶圆满中年正走近老族长,俯耳低语:“方才阴山分支子弟报告说,云州分支子弟气息不稳,随时有跌落到后期的危险,并拉了另两家分支子弟为证。族长,你看这……”

    老族长灰眉微扬,目光在恣意飞扬的骆子扬脸上掠过,再扫了一眼端坐沉默的罗霄,淡淡道:“比试在七日后举行,只要到那时云州分支的子弟境界能保持圆满,那他就有资格。家族竞争虽然可以不择手段,但锋芒太露的话……哼哼,须知过刚易折!”

    看来,谁都不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