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96章 【文 比】
    罗霄是真没想到突勒人的战争借口居然与自己有关,红石镇外那片荒凉戈壁上发生的激战,他早忘得差不多了。别说这都隔了大半年的事了,就算是骆氏家族的比试,如果不是今日骆养德提醒,他也早忘到脑后。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他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心上,哪记得住?

    还是在骆氏那个家族大堂里,上百号宗家分支有头有脸的人物济济一堂,而且今次还多了两位六阶玄武士,一位中段,一位高段。这两位玄武士是骆氏家族聘请的供奉,算是家族的高端武力,此次一并请出做为仲裁,以示对比试的重视。

    而在两位武士中间的,是一个盖着红绸的玉匣,不用说,定是那几样让几家骆氏分支打破头的奖赏了。

    今日的两位主角:罗霄与骆子扬,分立于堂下两侧前列,一着青衫,一着白衣,一般俊逸潇洒,遥遥相对,面含微笑。

    而阴山分支与云州分支两位家主,骆养德与骆养保俱是眼神炽热死死盯住那盒子,神情激动,那可是能改变家族地位宝贝啊!

    此时骆氏老族长正对堂下众人高声宣布:“由于此次比试的目的是为了让我骆氏出一位真正武士,而武者晋升武士,首重修为,故此,比试内容,就是比修为……”

    堂下众人里,身为武者的族人都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而其余普通族人则纷纷交头接耳,很快也都明白过来。

    同阶同境界的情况下,决定一个武者强弱的,并非单一某项能力,而是修为、武技、经验、临场发挥,甚至还有运气等综合因素。骆氏族选不是天骄郡战,不需要分强弱,他们需要的是那个晋升武士成功率最高的子弟,而决定晋升成功率的首要条件就是修为。

    所以骆氏家族摒弃了其他各种选项,只以修为定胜负,目的极为明确。

    老族长目光从罗霄与骆子扬两张朝气昂扬的脸上扫过,老怀大慰,道:“子扬、子风,都是家族一时之选,无论伤了谁都是家族不可弥补的损失。故此,此次比试采用文比,以和为贵。”

    骆氏族长此言立即得到堂下众人一阵附和响应之声,不过却时有族人大声询问“族长,如何文比?”

    老族长双手下压,示意安静,然后一挥手:“抬上来。”

    随着八名强壮庄丁嘿呦嘿呦之声,两块铅灰色巨型石碑被抬上来。

    罗霄目光一扫,顿时了然,原来是测元石。当初他在修武堂升龙塔晋升黄带时,就曾接触过这种能测试元气的奇石,故此一眼就认出来。

    测元石与肉灵石一样,同是灵石矿的伴生矿,对元气(元力)很敏感,接触后会变色,元气越浓色泽越白,并会发光,所以常被用来测试元气或元力的强弱。

    这两块测元石明显比罗霄在修武堂见过的大得多,碑面上划了三道划痕,涂以红漆,十分醒目。

    此时骆氏宗族第一高端武力,被尊称为“佟老”的高段玄武士佟克洲正指着那三道划痕对罗霄、骆子扬道:“测元石,想必你二人都不陌生吧?好,等会你二人分别向两块测元石输入元气,谁能突破红漆标识越高,谁就是最终胜出者。明白了吧?”

    罗霄、骆子扬俱点头,这样的测试方法倒也简单明了,果然不伤和气,难怪叫文比。

    随着老族长一点头,佟克洲一声令下,罗霄、骆子扬走出人群,彼此欠身为礼。

    “十七兄,你的境界昨日才稳固下来,今日就上场,有些过于操切啊。”

    “二十一弟有心了,无事,既然境界稳固了,赢你,也就稳了。”

    二人还没开始动手,就先唇枪舌剑对攻一番,结果是骆子扬脸色微变,却仍笑吟吟道:“好,很好,小弟预祝十七兄心想事成。”

    罗霄大刺刺一挥手:“那是当然,你就瞧好的吧。”

    骆子扬鼻子差点气歪,再难保持风度,拂袖转身,来到测元石前。

    砰砰砰砰,四只手掌同时按住测元石,在骆氏族人的惊呼声中,铅灰色的石碑渐渐转为灰白,碑面也隐隐泛起一轮淡淡毫光。不消半刻,两块石碑最底那条暗红色标识也透出了红亮色彩,这意味着比试的两人,输出的元气几乎不分先后冲过了第一道标识。

    许多普通的骆氏族人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比试,既新奇又激奋,如果不是怕惊扰到比试中的两人,怕是早就欢呼鼓劲了。

    骆养保藏在袖子里的双拳捏得发白,额头青筋剧跳,嘴唇不停歙动,只有靠得很近的人才能听到他说的是“赢赢赢!一定要赢!”

    与之相比,骆养德就从容多了,不时还呡上一口茶水,与那位同来的内侄低声说笑几句。

    骆子扬起初还不时朝罗霄及他面前的石碑扫上一眼,关注其进度,但随着第一道红线标识亮起,他的元气消耗越来越大,丹田元种急剧缩小,越来越吃力,再也顾不上盯别人了。

    罗霄表面上也是一副吃力的样子,把脸憋得通红,心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这样欺负一个五阶武者好么?唉,看在骆养德父子的殷勤劲上,就勉为其难欺负一下好了。

    如果换在以前,罗霄的敛息术初阶时,他还不敢在六阶武士面前泄露元力气息,不过现在他的敛息术已更上层楼,泄露少许元力转化为元气,蒙蒙实力不如他的同阶武士还是勉强可以的。

    这一切都被老族长尽收眼底,暗暗纳罕。说实话,他更看好骆子扬,这位不但更年轻,而且根基扎实,若是让他得了这份珍贵资源,晋升成功率必定最大。只是,从两位分支家主的神情上看,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啊,看来得咨询一下专业人士了。

    老族长微微欠身,对两位玄武士道:“佟老、田老,依你二老看,这两位家族子弟谁更有希望胜出啊?”

    两老互看一眼,在佟克洲示意下,田老抚须道:“以目前情况看,二人势均力敌,能过第一道红标,说明二人五阶确实达到圆满,而能否达到第二道红标,就要看谁的后续元气更悠长浑厚。也就是说,谁的元种更壮硕,谁就有希望胜出。”

    老族长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他虽不是武者,却也是见过猪跑的,知道元种有大小之分,越硕大未来成就越高,看来用测元石测试的确是个好主意。

    突听佟克洲低喝道:“快分出胜负了。”

    的确,胜负将分。

    测元石前,骆子扬一张白脸早已胀得通红,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头顶热气蒸腾,按在石碑上的双掌不时颤抖一下,显然已经使出吃奶的劲。他的眼睛死死盯住测元石上第二道红标,元气白光离红标只有一指了……然而,就是这一指之距,却死活上不去。

    “给我上啊!”骆子扬眼睛怒凸,喉咙发出颤栗低嚎,脸红得几乎滴血。

    元气白光似乎感应到了主人便秘般的渴求,终于颤颤巍巍向上浮动了半指——然后,狂泻而下!

    呼哧呼哧!骆子扬瘫坐在地,大口喘息,像条被甩上岸的鱼。

    “赢了!”耳边传来山呼海啸般欢呼。

    “赢了!”骆子扬如释重负,喜笑颜开。

    下一刻,骆子扬只觉肩膀被人拍了拍,一个令他心惊肉跳的声音响起:“谢谢你的祝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