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99章 【还敢找上门】
    在以老族长为首的骆氏族人强烈期盼中,三天之后,罗霄“顺利”晋升玄武士。

    消息传出,骆氏山庄上下一片欢腾,老族长更是乐得合不拢嘴,骆氏祖宅及田产保住了,资源保住了,京畿骆氏的名誉保住了。

    相比起一脑门田宅祖产的老族长,两位供奉则是大为吃惊,按他们事先估计,三天时间刚够罗霄恢复,之后能在十天之后尝试晋级就算不错了,为此他们二位还在老族长的拜托下做好了协助准备。

    没想到等来等去,没等到罗霄拜请他们二位帮助晋级,反而是一举晋升成功的消息。

    “这小家伙的潜力,不可小觑啊!”佟供奉不由得又想起当日武比之时,看上去已是元气大损的罗霄,居然还能抽调大量元气凝成元力奥义,反击重创对手,生生轰爆对手元种,把一个好端端的骆氏俊才给废了。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叫骆子风的家族新晋武士,元核十分强大,至少是“珠核级”,甚至有可能是“真核级”。对于两位“准珠核级”的供奉而言,这样一位潜力无穷的新扎同阶,绝对值得交好。

    也正因如此,在罗霄废掉骆子扬之后,两位供奉坚定站在罗霄这一边,令强烈要求执行家法惩处罗霄的阴山分支得不到族人支持,只出台了个不疼不痒的家法惩罚,最终阴山分支愤而离去。

    自古成王败寇,已经失势的阴山分支落得这样的结局并不奇怪。

    在罗霄“出关”之时,骆养德惴惴不安地带来了一个消息,之前那批从本草总堂购买的草药储藏点失火,整个屋子付之一炬,连带周边三四家宅子都被烧了大半,死了好几个人,储存草药的地方更是化成了灰。

    罗霄按骆养德所说的失火时间一算,正是三日前他与骆子扬武比的时候。

    “这父子俩,还真是狠啊!”罗霄摇头感叹,烧屋什么的于他没有半点损失,但牵连几条人命就过了。只是以当时的情形,他也来不及阻止,最重要的是没想到这对父子如此丧心病狂,竟敢在京城纵火。

    罗霄转头安慰骆养德道:“放心,里面的东西早已有人取走了,我们没有损失。”

    骆养德这才大大松了口气,虽然交易已完成,那些珍稀草药已不算是他的东西了,但毕竟是自己亲手一株株挑选的,还花了近半家财,要是真一把火烧没了,心疼啊!

    晋级成功后,第一件事就是注册武士。

    罗霄早就是武士了,而且他对成为士族没有太大的兴趣。士族,无非就是得到田宅、资源等等赏赐,这些东西他会缺么?至于社会地位,只要是真正的强者,哪怕是野武士,同样会得到应有的尊重。而且野武士还更自由,否则以朝廷拉拢的力度,为何还会有这么多的野武士存在?

    所以在注册武士这件事上,最兴奋的当属骆子风,因为罗霄注册的名字,就是“骆子风”。

    在与骆氏父子前往京城修武堂注册的路上,罗霄看到骆子风的亢奋样子,摇摇头:“我要提醒一下骆公子,我最迟会在天骄之战结束后离开,屈指算算,顶多也就两个月,如果骆公子不能在两个月内晋升,那你早晚得露馅。”

    骆子风嘿嘿一笑:“这个不劳罗兄费心,家父与我早有打算,等天骄之战一结束,我们就会以处理家族事务的名义回云州,然后以各种理由拖个两三年。等我的实力恢复之后,借助上品肉灵石与五叶赤玉草,冲击武士境界,不成功不露面,嘿嘿……”

    罗霄有些无语,不过这不关他的事,交易完成之后,他就会离开京城,离开舞阳国,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与这对父子再有交集,随他们去吧。

    ……

    中午时分,罗霄三人从修武堂出来,他的腰间犀皮带前已多了一个精致的铁龟扣。

    尽管罗霄晋阶已久,并且对挤身士族不太感冒,但真正佩带上这枚象征着玄武士的铁龟扣,依然难免心生感慨。

    他想起了养育自己的祖父,老人家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自己能成为武士,鱼跃龙门,从此成为贵族一员。

    他想起了易水修武堂那三年,曾经无数次用炽热的眼光看着教习执事们腰间的铁龟扣,默默自我激励。

    铁龟扣,曾经是他人生中最大的目标。然而曾几何时,他看向铁龟扣的眼神早已淡然,他的目光已经越过铁龟扣,看向更高境界,,不是什么铜雀扣、银虎扣、金龙扣……而是通灵!

    以他此时六阶高段接近圆满的境界,不出意外的话,当这场盛会落下帷幕时,他足以将铁换铜了——当然,只是聊发感慨而已,他不可能真的这么做。

    “把足以兑换风龙洞穴修炼的功绩点准备好。”按计划,注册武士之后的下一步,罗霄就开始正式修炼了。

    “已经准备好了,罗公子需要即刻前往么?”身为本草堂分支的大掌柜,骆养德做事还是很周密靠谱的。

    罗霄想了想,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先到一个地方看一下。”

    起初骆氏父子并不知道罗霄说的“一个地方”是哪里,但当他们转过几条街道,穿过几个坊门之后,终于明白了。

    罗霄并未直接出现在现场,他与骆氏父子找了家附近的酒店,上到三楼,靠窗点了桌酒菜,看着隔街那几家被烧成白地的残垣断壁,默默无语。

    “阴山骆氏,等我晋升武士,旧账新账一起算。”骆子风愤愤举杯一口闷掉。

    大家都不是傻子,哪怕罗霄没有说出当日骆子扬威胁的话,骆氏父子也不难猜出是谁干的,这样的手段对方也不是头一回干了。

    罗霄看着现场不时闪现的巡检司衙役中夹杂着一两个青色袍服、头戴黑色尖帽的身影,冷冷道:“敢在这节骨眼下在京城纵火,密子营会教这对父子做人。”

    半个时辰后,罗霄三人下楼离去。

    在楼梯转角处,一个戴着斗笠、背插双刀,虽然看不到脸却浑身透出骠悍气息的家伙与罗霄等人擦肩而过。

    罗霄心里微咦一声,脚步稍顿。

    就这么一个细微动作,立即引起了对方的感应,那人同样脚步一顿,没有回头,但双肩微微耸起。有经验的武者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准备拔刀的姿势。

    然而此时罗霄已迈过转角,仿佛刚才只是无心举动。

    直到罗霄一行走远,那人的肩膀才慢慢放平,走上三楼,来到一个雅间之前。这里有两个身着青色袍服、头戴黑色尖帽的守卫,向来人示意交出兵器。

    但那人却沉默不动。

    好一会,雅间里传出一个冷峻的声音:“二当家好重的防备心……不用阻拦,让他进来。”

    两名守卫让开,那人推门而入,摘下斗笠,瞪着座上之人。

    雅间里只有一人,年约四旬,颔下三绺长须,样貌威严,显然是久居上位之,见到来人,做了个请手礼:“请坐。”

    来人却没坐,而是咬牙低吼:“孟副统领,我三弟接了你们一单,统领一队人马,协助你们派来的使者截杀一支修武堂侦察小队,结果整队人马全部失踪,无一生还——我要一个交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