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04章 【刀斧争锋】
    袁通,城守府护卫队副队长,六阶高段玄武士。

    穆克勒,突勒使者团随行十三战士之一,六级高阶鳄战士。

    双方阶位完全一致,这是一场公平的较量。

    袁通满头黑发披散,用一根青带束住,脸如刀削,眼神锐利,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精悍气息。他的武器是一把雁翎刀,背厚刃薄,刀柄略长,显然可单持也可双持。

    穆克勒是一个年约三旬的壮汉,上身套着铁制半胸甲,两条粗壮的胳膊足有常人大腿粗,一只耳朵戴着硕大的铜环,满头发辫,如同一条条扭曲的小蛇,胡须也同样用铜环箍成一束束粗辫状,粗砺的黑脸上纵横交错各种疤痕及刺青。这狰狞模样,都不用化妆,晚上放出来绝对能吓死人。

    他的武器是一柄单刃斧,柄长五尺,份量沉重,长镰般的斧刃透着隐隐暗红,散发出慑人的光芒。

    比斗的两人相距十步站定,可以看到穆克勒足足比袁通高半头,身躯也比其壮硕一圈,占有明显的身高体格优势。

    程啸风平静地望着牙兰:“小叶护要怎么比?生死战还是点到为止?”

    牙兰还没说话,卢波就急忙插口道:“小叶护曾有言,使者团是为了和平而来,既是如此,自当以和为贵,点到为止即可。”

    牙兰微笑,额头束着的金环映着明亮的萤石光芒,晃得卢波眼花,随即他听到这位突勒小叶护的笑声:“好,点到为止。不过刀剑无眼,如果收束不及的话,就自认倒霉吧。”

    程啸风亲自执壶斟满一杯酒,往案上一顿,洪声道:“袁通,我等你喝这杯酒。”

    袁通提刀在手,倒转刀柄,刀尖朝下,向程啸风深深一鞠。

    随着程啸风一声令下,比斗开始。

    袁通按礼节先施一个武士礼,然后单手执刀,刀身放平架在左小臂上,刀尖指向对手,以“抱刀式”起式,踩着稳健的步法,向对手逼近。

    穆克勒却没回礼,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武士礼,他同样单手拎起巨斧,像拎一根木棒般轻松,随意向袁通走来,突凸的眉弓下一双细眼泛起凶残之色,突然开口道:“你跟你的少主谁厉害?”

    袁通冷冷道:“少主天纵之才,年方弱冠就晋阶武士,比我强多了。”

    “你们东土人不实诚。”穆克勒摇摇头,细眼流露出一丝鄙夷,“你的少主只是六阶中段,说比你当年强多了我信,说比你现在强多了……很可笑。我想,击败你,应该就可以击败他了。”

    “那就来!”袁通已逼近穆克勒五步之内,正是出击的最佳距离,厉吼声中,抢步疾进,怀中雁翎刀迅猛刺出,刀尖距穆克勒胸膛五尺时,突然暴吐出一道耀眼白芒,长达三尺,击刺穆克勒。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击,穆克勒却只是把斧面竖起挡在胸前,白芒击打在斧面,迸发出打铁般的震响与火花,便轻松化解了袁通的一记奥义杀。

    袁通一击无功,立即向后跳开寻丈,单刀缠头过脑,一招“八方风雨式”将全身裹住,刀风呼呼,寒光如团,防御得滴水不漏。

    穆克勒原本想追击,见袁通反应迅捷,攻防转换极为老道,只得放弃,继续保持压力向前迫进。

    “袁队稍急了些。”坐在程啸风下首的修武堂执事长、白虎武士陆英明低声道,“对手的武器、体格都占优势,破防不易,须慎用元力。对了,袁队的元核如何?”

    每一个武士的元核大小都是机密,轻易不会泄露,如果不是此战的重要性,需要分析双方实力,陆英明也不会唐突询问这种敏感问题。

    身为家主的程啸风,自然对手下家臣的实力最为清楚,不清楚的话也不会招入自己麾下,他对陆英明只说了四个字:“珠核之上。”

    珠核之上有两种,一种是真核,另一种则是介于二者之间的准真核。无论是哪一种,在武士中都是不可多得的精英。

    陆英明微微点头,略松口气。突勒人虽只来了八名战士,但必定都是最精锐的猛士,没有准真核以上的实力,恐怕吃不住。正想再说什么,突然眼神一凝——突勒人,动了。

    穆克勒咧开血盆大口,嗬嗬狞笑,巨斧顿地,双手箕张,空门大开,充满挑衅之意。

    几乎在他刚做出这动作的瞬间,七八步外的袁通闪电般突进,匹练似的雪亮刀光自上而下,从肩膀一直劈到肋下,刀锋裂甲,一路火花。

    咣当,裂成两半的胸甲掉落地上,而穆克勒的毛掺掺的胸膛胸毛乱飞,一道明显的刀痕犁过,却只留下一条长长的白印,皮肉无伤。

    这时就见一道弧形血光亮起,自下而上,咣!重重劈在袁通火速激发的元力护盾上,将袁通连人带刀劈飞数丈远。那凶悍恐怖的力量,光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如果不是袁通及时激发元力护盾挡在身前,后果不堪设想。

    袁通着地翻滚,正想跃起,已抢得先手的穆克勒得势不饶人,迅猛扑上,巨斧如轮,一路追砍。咔咔咔咔咔!砍得石屑纷飞,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留下纵横交错的一道道斫痕,深达数寸。

    袁通若大身躯蜷缩如虾,如陀螺般在地上翻转腾挪,闪耀着元力激发后特有白芒的斧刃几乎是擦着他的身躯劈过,尖利的碎石划过脸颊,激射肌肤,将衣服穿出许多小洞,却未能伤他分毫,玄武士的防御可不是白给的。

    但是这样被动挨打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稍有疏忽就是惨烈下场。

    终于,穆克勒逮住一个机会,或者说,是他通过这一连串劈砍,找到某一个节奏,预判了袁通的下一个动作。

    轰!

    巨斧狂野劈下,白芒耀眼,将袁通的元力护罩劈得四分五裂,同时巨斧也被反震力震得向外一歪,滑到了袁通的肋下。

    袁通顾不得内腑震动,身躯顺着长斧柄翻滚而上,双足重重跺在斧背,将巨斧踩得入地半尺,整个人借势弹起,飞跃半空,双手反执刀柄,刀尖向下,把长刀当匕首,怒吼着奋力插下。

    目标,穆克勒的肩窝,从这里穿刺,可以像串肉一样,一捅到底。

    刀芒长达五尺,显然袁通已经把元力运转到了极致。

    刀锋加刀芒,接近八尺,一闪而没。

    中了!

    袁通狂喜刚涌上心头,蓦然一冷,不对劲,没有破防的触感与阻滞感,这是……

    眼前出现穆克勒硕大的拳芒,袁通一记奔雷掌,奋力格挡,强劲的元力冲击在他眼前爆开,如水波向四周溢溅,晃得两眼发花。等他定神看去,这才发现穆克勒竟果断弃斧,用右臂将他的雁翎刀生生夹在肋下。

    这下子,两人四臂各自被对手控制住,挣脱不得。

    袁通大喝一声,怀里起腿,足尖如箭标向穆克勒咽喉。

    穆克勒急收下巴,结果这一腿擦着鼻子踢偏,顿时两股血箭从穆克勒硕大鼻孔标出。然而穆克勒浑然不顾,借着被踢得偏头的机会猛然甩动发辫,束着铜环的发辫如同铁丝般扫过袁通眼前。

    袁通此时进退不得,唯一能做的就是急闭双眼,肉身硬扛——随着一声惨叫,袁通双睑被刷得血肉模糊,双目难睁。玄武士防御力再好,也防不到眼睛上。

    袁通双目剧痛,眼前阵阵发黑,在目不能视物的情况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激发元力护盾,第一时间防护自身。

    果然,下一刻,穆克勒一记头槌狠狠撞来,剧烈的冲击力令元力护盾一阵乱颤,好歹没爆开。

    就在这时,穆克勒头顶红雾涌动,蓬然显化出一只血齿森森的血红色巨鳄头颅。

    “血气化形!”

    程啸风与陆英明一起低呼,拳头一下握紧,该死!一旦使用这种狂化技能,突勒战士的战力至少飙升三成啊,袁通危险!

    巨鳄头颅张开大嘴,发出无声咆哮,蓬然炸裂,化为一团血雾尽数没入穆克勒头顶。

    在血气化形催动下,穆克勒的身体仿佛暴胀一圈,周身隐隐有血光浮动,暴吼声中再次撞向袁通额头。

    一下、两下、三下……蓬!元力护盾破裂。

    护盾、护罩连续被破,加上多次使用奥义,饶是袁通是准真核级,元力也几近耗尽,再也凝不出一面护盾来。

    穆克勒咧嘴狞笑,喉咙发出一声兽吼,猛低头,再来一记头槌。

    铿!

    两颗脑袋重重撞在一起,仿佛铁锤击骨,袁通额头下陷,眼耳口鼻一齐喷血,双手无力松开,木头般向后栽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