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10章 【狼牙初现】
    被突袭打了半天,直到这会,季平才终于看清对手的模样。

    很寻常的野武者装扮,破旧的短衣,扎着绑腿,面目平凡,胡子拉杂,一双微微凹陷的眼睛透着刀锋般的光芒。

    “大……大哥……”趴伏在地上的贼人艰难翻转过身子,嘴里血沫还不时冒出。

    那野武士目光锁定季平,头也不回道:“叫你们监视而已,怎么闹那么大?”

    贼人吃力地抱过包裹,道:“这是……大当家一直想要的……的宝贝。见着了,就想夺了它。”

    野武士眉头微耸:“是什么?”

    “力量种子。”

    此言一出,野武士与季平俱变色。

    野武士是又惊又喜,季平是恍然失惊,他追击贼子,只是适逢其会,并不知道丢失的是什么,只当是金银玉器,没想到居然是这个。这一刻,他也明白丢失东西的是谁了。

    “还能动弹么?”野武士看似与贼人对话,但气息死死锁定季平。

    “能!”贼人咬牙爬起,看他直不起腰的样子,打斗是别想了,但走两步没多大问题。

    “把东西带给二当家。走!”

    “大哥,这家伙也是武士……”

    “他吃不住我,快走!”

    就在这时,季平突然脚尖一挑,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呼啸着飞向贼人,劲道急劲,不亚于暗器,以贼人目下的状态,根本躲不开。

    野武士长刀侧挥,当地一声,将石块击飞,但这一出手,他的架式自破,先机顿失。

    季平动了,疾风般扑近,双掌白芒闪烁,如同燃烧着两团白色焰火,轰然重击在仓促回刀格挡的野武士刀身上。

    野武士闷哼后退,想要挥刀反击时,脸色却变了。季平这一记奥义杀,全打在刀身上,就算是把玄铁刀,也被打得弯曲成弧。断倒是没断,但一把被砸弯了的刀,还能使么?就算勉强使用,如此别扭不趁手,还能发挥出几成实力?

    这一记重击,足足耗去季平五分之一的元力,令他喘息之下无力再攻,急忙退后到一个安全距离,边喘边笑道:“我没有兵器,你有也等于没有。现在,我们扯平了。”

    野武士随手将刀一扔,十指屈张,指节发出啪啪声,眼神如狼:“很好,那就公平一战!”

    ……

    吴俊彦气急败坏,更有着难言的惶恐,他已经失去过一颗力量种子,如果再丢失一颗,哪怕他是家主之子,也难以承受这严重后果。

    这一刻,他的眼睛充血,肺胀欲裂,只想杀人!

    于是,跳出来拦截的三个家伙倒霉了。

    三个四阶野武者,恶意碰瓷六阶武士,会是什么结果?

    性情温和的季平会让他们变成滚地葫芦,而红了眼的吴俊彦则会让他们变成滚地……血葫芦!

    啊——

    当第三批拦截的野武者被吴俊彦咆哮着一脚踢成冲天炮,满天喷洒血色“烟花”时,远远跑来的每四、五批拦截者脸都绿了,掉头就跑,离这个失心疯的煞星越远越好。

    吴俊彦拎着两把从拦截者身上扒下的血淋淋长刀,疯一般从季平身边冲过,双刀白芒暴闪,劈头盖脑砍得措手不及的野武士慌不迭后退,季平都懵了好一会——这、这还是平日那个风流倜傥的吴学弟吗?

    “给我死开!”

    暴吼声中,两把灌注元力的精钢刀车轮般疯狂劈斩,将野武士凝聚的元力护盾砍得光膜乱颤,星芒溅射,最后在轰然声中四分五裂。或许是吴俊彦一路追杀,元力消耗巨大,在砍爆元力护盾后,刀芒一黯,结果双刀虽然重斫在野武士交叉成十字的双臂上,然而非但没砍入反而被崩飞,胸腹空门大开。

    野武士汗出如瀑,满头乱发湿漉漉黏覆额面,然而一双透过发丝如狼噬人的眼神依旧凶戾冷静。一见机会,狞笑着双臂一分,拳化掌刀,如同两把铁铲,凶狠插向吴俊彦两肋。

    吴俊彦来不及回防,又闪避不及,嘣铿一咬牙,不退反进,整个人凶猛撞进野武士怀里,张臂紧紧箍住,张开森森白牙,一口咬向其咽喉。

    野武士吓了一跳,他本身也是个亡命之徒,但这样发狂的还是第一次见,不过虽惊而不慌,因为元力根本运转不到牙口,哪怕牙齿是人体最有力量的部位,也咬不破坚逾铁木的六级鳄战士肌肤。

    喀嘣!

    吴俊彦大牙嘣了两颗,而野武士咽喉也是一阵剧痛——皮肤是没破,但疼痛难免。

    野武士惊怒厉吼,一记双峰贯耳,重击吴俊彦两侧太阳穴,趁他眩晕的一瞬,一手掐着他的后颈扯开,一手化拳为手刀,掌沿泛起银灰色光泽,如同金属锋刃凶狠斫下。

    一道身影从野武士身边急速掠过,匹练一闪,血雨飞洒。

    “啊——啊——”野武士劈斫而下,却骇然发现,手掌不翼而飞,断腕血如泉涌。

    “手!我的手!”

    “头都没了,还要什么手!”

    吴俊彦披头散发,眼赤唇白,形如厉鬼,他十指张开亦如鬼爪,聚力丹田,将元核里残存的所有能调用的元力疯狂注入十指,一爪扣住野武士天灵盖,一爪掐住其下巴,上下一合,左右旋扭——喀吧!将野武士的脖子从前扭到后,再从后转回前。

    三百六十五度,一度不少。

    季平甩去刀锋血珠,望着软软瘫倒的野武士,再看着摇摇欲坠的吴俊彦,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还是吴俊彦先开口,声音沙哑得如同含了一把沙子:“季学兄,那贼子,跑哪了?”

    季平长吐出一口气,道:“他们还有同伙,叫什么‘二当家’,实力只怕不在这野武士之下,以吴学弟眼下的状况,恐怕……如果学弟信得过我,就请折返回去,与大伙儿汇合后再来。至于贼人,交给我。”

    吴俊彦沉默数息,胸廓起伏,张口正要说话。

    一个阴冷而充满恨意的声音传来:“谁都不用走,谁都走不了。”

    林子里走出一个戴头斗笠,背插双刀的武者,装束与死去的野武者一样,青布短褂,扎绑脚,足蹬麻鞋。看上去与满大街武者并无不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然而此人一出现,那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气势顿时令季平双目刹时瞪圆。

    “朱、雀、武、士!”

    “不,是狼牙战士!”

    噗嗵!元力耗尽的吴俊彦实在扛不住这重逾千均的强大威压,单膝跪地。

    这人慢慢摘下斗笠,露出一张没什么特点的面庞,只有那双微微凹陷的眼睛,闪动着嗜血的凶芒:“你们杀死的是我最得力的手下,十三把刀的老大。我是狂沙盗二当家,沙里风。你们不需要报名,只需要知道死在谁手里就行了。”

    沙里风边说边抬起两臂,缓缓将肩后的双刀一点点抽出,左手刀点了点吴俊彦:“这把刀,把你剁馅。”再用右手刀指了指季平,“这把刀,把你活剐。”

    沙里风神情木然,双臂外展,划了个半弧,双刀交叉指地,眼皮低垂,看都不看季、吴二人:“来承受你们的死法吧。”

    季平深深深深吸了口气,挽了个刀花,肘顶刀背,缓缓推前,目光平视沙里风,嘴里却对吴俊彦道:“吴学弟,就靠你了——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