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11章 【援 手】
    午后,罗霄与骆氏父子一同乘马车,返回骆氏山庄。

    罗霄其实并不想与骆氏族人相见,无奈他的身份是“骆子风”,一“晋升”武士就玩失踪,如今返回京城,于情于理都应该回山庄应个卯,完事后他只管回京城骆氏宅第安心等待朝战宴会,那时便不会再有任何人打扰他了。

    罗霄身体随着马车微微摇晃,手里翻来覆去把玩一块半面青铜面具。

    面具是京城炼器坊打造的,巴掌大小,留出眼洞,面具上方是一个头环,面具下方只到鼻翼部,露出嘴唇与下颌,不影响说话与进食。用时把头环往头上一戴,再把面具往脸上一扣就能遮掩住右侧半面。

    狰狞的山鬼面目,古老的青铜材质,让戴上面具的罗霄平添了一种原始蛮荒的神秘气息。

    “很不错。”罗霄很满意,不仅因为面具的细腻手工与艺术感,更因为铸造速度。仅仅一个下午就完工,京城炼器坊果然是行业内首屈一指,这二十两银,花得值——尽管不是他掏钱。

    骆子风在一旁笑道:“这面具确实不错,我都有点想弄一副戴戴了……”

    骆养德咄道:“你凑什么热闹?要戴,等你何时成为……”

    咴聿聿!

    驾马突然受惊扬蹄,马车一颠,把车里的骆养德掀了个滚,而罗霄与骆子风都是强横武者(武士),下盘一沉,稳固如桩,丝毫不为所动。

    呼!一道人影从马车前方掠过,一头扎入道旁的林子。几乎是前后脚功夫,另一道人影沿着前者轨迹掠过半空,疾扑入林,眨眼消失。

    车夫面青唇白,手里马鞭愣愣指着空中,转而又指着林子,吃吃说不出话来。

    这两道人影速度极快,别说车夫、骆养德这样的普通人,就算是骆子风,也只看到个轮廓。

    但罗霄却看清楚了前者的侧面与后者的背影。

    季平!还有前阵子在京城酒楼碰到的那个气息有点熟悉的武士,而且罗霄还看到了季平身上大片的血迹,以及身后那武士手里沾血的弯刀。

    这是在追杀啊!

    算起来,在易水修武堂,对罗霄最为友好的就是季平了,不但帮过他不少忙,而且自己还欠对方一顿酒。

    “你们在这等着。”罗霄把青铜面具往脸上一套,纵身跃出车厢,元核一震,敛息之壳片片碎裂,半液化的元力释放出堪比七阶朱雀武士的强大气息。

    沛然的元力随着特殊的心诀运转,由丹田注入双腿——轰!空中出现一道残影、两道残影、三道残影……然后,消失了。

    骆养德揉揉眼,使劲瞪大,再揉揉,然后扭头看向儿子:“你们修炼的武技或奥义里,有这么快的吗?”

    骆子风摇摇头,似乎又想起什么,点点头:“据说,有一种身步法奥义叫、叫,对了,叫‘风之影’,号称本域最强……”

    ……

    沙里风是七级初阶狼牙战士,身为战士体系的沙里风,按三大古国的说法是“野路子”,没有传承,归属于“野武士”这一档,当然不知道有“风之影”这门本域最强的身步法。

    然而,身后风驰电掣般冲来的那道身影,却把他骇了一跳——这是什么身法?居然拉出一串残影!朱雀武士!绝对是朱雀武士!而且是高段朱雀武士!

    沙里风立即停止追击,转身横刀按掌,做出防御姿态。

    沙里风一停下,绝处逢生的季平双膝一软差点跌倒,一把扶着棵大树抽风箱似地大喘起来,汗水和着血水从额头流到脖颈,再顺着破烂衣服难以遮掩的胸背肌肤蜿蜒流下,很快打湿了脚下黄土。

    就这会功夫,季平已经是油尽灯枯,只要沙里风再撵一会,最多冲出这片树林,他就再也跑不动,只能用爆核的方式,与对方拼命了。然而,在足足差了一个大境界的情况下,能拼出什么结果,让对手破个皮还是掉块肉,他不知道……

    好不容易顺了会气,顾不得调匀气息,季平回头一看,愣住了,这个戴面具的人是谁?

    “这位朋友,虽然你戴着面具,但绝不是河朔天骄战团的人,何苦淌这趟浑水?”沙里风警惕中带着忌惮盯着罗霄,沉声道,“在下沙里风,狂沙帮二当家,朋友如果去过西北,想必听过薄名,肯赏脸的话,狂沙帮上下一定记下这份情。”

    罗霄是戴着面具没错,但这种半脸面具只起到不让熟人认出的效果,以沙里风这段时间监视河朔天骄战团,对其成员熟识的程度,一眼就能看出罗霄不是孙腾飞(只有孙腾飞是朱雀武士)。

    狂沙帮?狂沙盗!

    罗霄怔了怔,没想到居然是这帮家伙,居然寻到京城来了,难怪当初在酒楼偶遇时,就觉得这家伙气息熟悉,原来是刀客,或者说是马贼的味道。

    再联想到沙里风说的话,罗霄顿时明白,季平的遭遇,恐怕还是受自己牵累。不用说,这个身份敏感的狂沙盗二当家,冒险从边境摸到京城,定是因为田一横等一众狂沙盗的死因。

    一位帮派三当家,加二十几个帮众,无声无息消失,尸骨无存。恐怕哪个帮派都不会轻易罢休,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而他们唯一的线索便是截杀易水修武堂的侦察小队时出了岔子,那么要调查,就得着落到易水修武堂身上。

    至于为何会一路追着河朔天骄战团入京城……不对,狂沙盗不是追踪而来,而是恰好遇上。

    罗霄想起来了,截杀易水修武堂侦察小队的任务,是密子营暗中发布的,甚至还派出了档头廖洪为密使。所以狂沙盗要找责任人,首先就是找上密子营,动用密子营的力量,才有可能把他这个“凶手”挖出来。

    而狂沙盗监视河朔天骄战团,大概是认为凶手多半是易水修武堂的人,而且一定是最出色的那批——能参加天骄朝战的,可不就是最出色的那批吗?

    啧啧,真凶就在眼前啊喂!

    这句话就在罗霄舌尖打转,当然,他是绝不会吐出的。

    想清楚前因后果,罗霄也懒得废话,既然是威胁,那就要掐灭,抬手从背后摘下龙鳞飞盾——他在追击时已把飞盾从仙石洞天里取出备用。

    沙里风一看这架式是要动手啊,脸色难看:“朋友真不赏脸?”

    罗霄身影一闪,横插在沙里风与季平之间,背着手向身后摆了摆:“下面的事你掺和不了,快离开。”

    罗霄使用了变声嗓音,季平跟他也不算很熟,自然听不出来。他不知道这面具人是谁,但他知道,从这刻起,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大恩不言谢,尤其在恩人与敌人对峙的关键时刻,绝不能受干扰。

    季平深深朝罗霄的背影一鞠到地,一路扶着树干踉跄离去。

    沙里风只冷漠看了季平的背影一眼,没有动作——人就在京城,反正也跑不了,早晚有机会收拾。

    季平离开,罗霄心态也放松下来,瞅一眼沙里风手里的单刀:“你不是耍双刀的么?另一把刀呢?”

    沙里风淡漠道:“插在另一个家伙身上。”

    罗霄目光闪动,心道不会是程飞龙吧,不过想想以程飞龙的身手与底蕴,比季平强得多,连季平都能跑那么远,程飞龙打不过总能跑得了吧?这倒霉的家伙应该不是他。

    沙里风死死盯在罗霄脸上,似乎要穿过青铜面具看透被遮掩的真面目:“朋友硬架梁子,是否跟我们狂沙帮有仇怨?”

    罗霄呲牙一笑:“没错,是有笔账要跟你们狂沙盗好好算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