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15章 【备战突勒】
    舞阳君姚淼满意地看着殿堂下那一张张年轻英气的面庞,此次国战之后,这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杰出之士,将是他未来的肱股之臣,辅佐他共治舞阳国,更加兴旺强盛。

    “十一伯,你一去二十年,遍游中域与下域,观遍天下少年英才,你且看看我舞阳国后起之秀如何?”大有天下英才尽入囊中之感的舞阳君姚淼踌躇满志,询问身边一个不起眼的老头。

    这老头与舞阳君姚淼的銮驾一同入殿,诸骄子看到也只当是国君近臣,几乎没人在意。

    只有远在角落的罗霄瞪大眼睛,这不是无名老人么!

    无名老人仔细看遍全场,却未看到重重身影后故意躲避的罗霄身影,连叹可惜。

    舞阳君姚淼忙问其故。

    无名老人道:“我此次去了一趟盘龙岭,发现了一个少年奇材,此人若能参赛,必定大放光彩,可惜了……”

    舞阳君姚淼大奇,正要细问。一名宫使悄然登阶,低声说了句什么,舞阳君姚淼眉头微皱,挥挥手,宫使施礼而去。

    宗正姚无疆,大鸿胪尚云峰距离丹墀较近,都听到了宫使所言之事。说是突勒使团的人都安排在通译馆里,但都闹着要求觐见国君……这些蛮子难道不知今日是极殿朝宴么?国君哪有空现会他们,就算他们不知,接引使卢波能不知?很明显,这帮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舞阳君姚淼面色微冷:“真当还是云州么?这里是晟京……尚卿,准备得如何了?”

    尚云峰近前道:“回禀君上,臣已从三百余郡战种子中筛选出符合条件者五人。不过,进一步筛查之下,发现其中两人均为用资源强行晋升,根基不稳,可排除。其余三人,两人为京城世家子,一人为东河郡第一名,乃东河武道世家天云山庄子弟。”

    “我煌煌舞阳,才找得出三人?”舞阳君姚淼面色不豫,“突勒人就有两人,连两个出战,两个候补都找不齐么?”

    尚云峰苦笑:“君上,要对付这两个高阶鳄战士,必须是六阶圆满才有几分把握,而这个境界在三百多种子里,确实就只有那么几个……当然,如果君上舍得的话,凑四个还是可以的。”

    “嗯,此话怎讲?”

    尚云峰似乎有些不好开口,拿眼直瞅姚无疆。

    姚无疆抚须而笑,向舞阳君姚淼施礼道:“君上,大鸿胪之意,是指小七……”

    “小七?长平!”舞阳君姚淼明白了,犹豫了一下,道,“把长平,还有那三个人选……对了,再把那易水城守之子也一并召到后殿。”

    一刻时后,五个气宇轩昂的青年武士出现在舞阳君姚淼面前,并一一施礼报名。

    “晟京天骄战团第五,东园邱氏子弟云飞,叩见君上。”

    “京畿天骄战团第三,北山丰氏子弟双溪,叩见君上。”

    “东河天骄战团第一,天云山庄子弟管中坚,叩见君上。”

    “河朔天骄战团第二,程氏子弟飞龙,叩见君上。”

    “……”

    最后一位,却没有开口,只是面带微笑看着舞阳君姚淼。

    舞阳君姚淼略显无奈,抬手道:“这里面除了东园邱氏与北山丰氏,其余两位大概都不识你,你自己介绍一下。”

    这一袭紫袍,额束锦带的英俊青年才微笑向四人合袖为礼:“晟京天骄战团第四,姚长平。”

    他没有说明自己的家族出身,但在这宫殿之内,“姚”这个姓氏,足以令人联想到什么……

    果然,邱云飞与丰双溪一齐还礼:“不敢受七殿下之礼。”

    管中坚与程飞龙悚然,连忙跟着还礼:“原来是七殿下,宗室麒麟,果然不凡。”

    这话倒也不算拍马屁,因为在场五人中,最年轻的就是程飞龙与姚长平,两人年岁相当,都是二十二三的样子。但要知道,程飞龙才不过是六阶中段,而姚长平却与其余三人一样,都是六阶圆满。这资质、这实力,都能在未来三十天骄种子里预订一席了。

    五位年轻才俊,一时瑜亮,彼此见礼,相谈甚欢。

    舞阳君姚淼笑吟吟看着,良久,才向尚云峰看了一眼。

    这位大鸿胪会意,当下轻咳一声:“诸君奉召至此,想必也有所耳闻吧?”

    邱云飞第一个表态:“突勒人若敢猖獗,云飞第一个上。”

    “双溪愿附尾翼。”

    “另一个家伙,中坚包了。”

    剩下姚长平与程飞龙却没说话,姚长平身为殿下,自然没必要在这种场合向老爹表什么忠心。而程飞龙,自家知自家事,他还不够格挑战突勒人。

    然而,程飞龙没想到,尚云峰对四人一一点头嘉许之后,最后目光落在他身上,肃容道:“程氏子飞龙,你可知道,突勒人真正要挑战的人,是你!”

    ……

    “突勒人真正要挑战的人是我,而且此次挑起战争的借口也是我。”

    这是极殿朝宴散席后,思归客栈最大一间雅室里,河朔天骄战团一十四人(缺吴俊彦)齐聚一堂,人人面色严峻,聆听程飞龙道出这惊人的消息。

    “因为去年击杀突勒细作之事?”季平反应很快,立即联想到原因。

    程飞龙沉重点头,杀突勒细作,他不后悔,也不怕人家找上门来,但因此事而成为战争借口,就不由他心情不沉重了。

    河朔天骄战团成员互相低语一阵,这事是通过官方嘉奖的,知道的人不少,但也有那么几个人不清楚。

    等大伙都弄清楚后,庞元峰沉声道:“君上如何处置此事?”

    程飞龙面露感激之色,举袖朝宫城方向一鞠:“君上让我安心比斗,不要为他事分心。至于突勒人的挑战,我们已有四位最强六阶,届时会教这些蛮夷做人!”

    众人听罢,无不暗暗松了口气。今天他们可是看到了云州战团现状,实在是有够凄凉,他们可不希望因为程飞龙的原因,步云州人的后尘。

    程飞龙看在眼里,再郁闷也只能自己承受。朝宴之时,在后殿里,舞阳君姚淼也曾问过他,当日与他联手击杀突勒战士的武士是什么人。

    程飞龙的回答,与之前向朝廷的汇报一致,就是一个过路武士,不忿突勒人逞凶,出手相助,功成身退,不知所踪。

    舞阳君姚淼听完后,面色如常,盯住程飞龙半天,才缓缓说了声:“可惜……”

    程飞龙当时也是表现如常,但走出后殿时,整个后背都是湿的。没办法,君王威仪加高阶武士威压,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既使这样,程飞龙也不后悔。他与罗霄之间是有承诺的,人家救了他还有他妹妹,只要求不要暴露身份,如果这都做不到,还算是一诺千金的武士吗?

    再者说了,当初击杀突勒战士,得到的好处(朝廷嘉奖与名声)他全占了,如今出现恶果,又把人推出来一同顶缸——这是秉承“信义智勇”的武士干的事么?

    程飞龙暗暗握拳:“穆克勒是吧,如果你能扛过两波挑战继续挑战我,我程飞龙一定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