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22章 【应 战】
    大鸿胪尚云峰很恼火,非常恼火。任谁看到原本安排得好好的计划,突然临场变卦,个个推脱,脚底抹油,都会跟这位大鸿胪一样心情。

    然而,哪怕他是位列九卿、手握权柄的朝廷重臣,他也没法冲谁发火,最终只能把这团火生生吞回肚子里,烧心灼肺。

    因为带头变卦的,是七殿下!

    邱云飞与伍名扬出战的惨烈结果,吓坏了后面三位接力人选,不约而同拒绝出战——开玩笑,跟那两个动辄残人肢体的人形凶兽打,败是惨死,胜是惨胜,别说接下来没法参加天骄国战,搞不好重伤后实力大跌,进而影响整个家族实力,哪个家族愿意干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这年头,可没有哪个权贵有舍小家为大家的觉悟。

    现在突勒人就好比一堆粗瓦罐,而姚长平等人就是一只只精瓷器,只要磕了碰了,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吃亏。说白了不是不能赢,而是不划算,太不划算。

    面对尚云峰的诘问,东河天骄战团的管中坚回答最具代表性:“我可赢他,但难保自身周全,接下来的国战恐怕无法参加……”

    这话意思再明显不过,就算他愿意,他背后的家族,东河第一武道世家天云山庄也绝不会同意。

    由于带头拒绝的是七殿下,而舞阳君对此事保持缄默,结果任是尚云峰气得脸色发青,也没法找管中坚与丰双溪的麻烦。

    还好,原本不在计划内的程飞龙意外挺身应战,总算没让尚云峰这位主持两国武道“交流”的大鸿胪太丢脸。现在已顾不得当初舞阳君姚淼不让突勒人在晟京嚣张的要求了,能有人顶上就行,输赢嘛,管不了这许多了。

    穆克勒有对手了,可还有一个哈土土……万幸,天不绝人,出现了一匹黑马。

    尚云峰手头的资料显示这个叫“骆子风”黑马只是新晋武士,但当日观战后,前大宗正姚无名认出此子,言之凿凿此子至少高段或圆满。至于此子为何隐藏实力,这是密子营的事,尚云峰不关心,他只关心一点——如果此子出手,能不能赢哈土土?

    唯一与这匹黑马交过手的南宫长缨应召入见后,断然给出答案:“一定能!”

    于是尚云峰火速派人请“骆子风”入见,但使者却两手空空回来,人家闭关调养了。

    于是接下的几天这位大鸿胪不得不以各种借口躲避不断求见商议擂台战的突勒人——他实在见不得突勒人眼里那毫不掩饰的讥笑。

    若大一个舞阳国,竟然找不到一个应战者,丢份啊!

    尚云峰憋着气,一边暗地里寻找替代者,一边让人密切关注云州天骄战团驻地。

    功夫没白费,就在擂台决战前夜,传来一个令他振奋的消息——那匹黑马,出关了。

    “快请!”尚云峰第一时间遣使召见。

    这回很顺利,“骆子风”来了,不过,出现在尚云峰眼前的形象,却令他一时为之愕然。

    一口浓密的绕腮胡已经“剃”掉,左脸颊却戴上了一个青铜面具,遮住了半张脸,这是搞啥名堂?

    “骆君这是……”尚云峰有点不悦,登门拜访却掩盖面目,怎么说都是失礼。

    罗霄淡定施礼:“上卿恕罪,子风也是无奈,这是风之影的后遗症。”

    “什么?”尚云峰被这跳跃性的回答弄得有些懵。

    “上卿想必也知道,风之影必须在风力强劲之处修炼,风势越强越好,越猛越好。是这样吧?”

    “没错。”这是修炼风之影的常识,尚云峰当年好歹也入了门,当然知道。

    “狂风如刀,寒风如剑,长期处于这般环境中,久而久之,会造成一侧颜面患上‘风痹’之症。平日无事,一旦过度使用风之影,此症就会复发……”

    罗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反正这世上只有他一人练成风之影,有什么副作用,还不是任他信口瞎掰?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什么?你不信?自个去试试啊!

    尚云峰牙疼似地抽了抽,道:“所以你这张面具……”

    罗霄点点头,手指头敲了敲青铜面具,铮铮作响:“是的,朝战时过度使用了风之影,只得以此遮掩,让上卿笑话了。”

    罗霄的确是要遮掩,他这次根本就没有易容,而是以本来面目出现,只保留了骆子风标志性的两撇八字须。因为易容术这玩意很难在近距离瞒过高阶武士的灼灼双目,无名老人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有青铜面具这么一挡,就不用担心尚云峰认出他来,因为尚云峰根本没见过真正的骆子风。而有两撇胡子加成的罗霄看起来成熟不少,至少不像十七岁的少年。

    好吧,尚云峰估且信了,再说现在也不是纠结这种小事的时候。

    尚云峰摸了摸胡子,试探道:“想必骆君也听说了突勒人挑战之事吧?”

    罗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又来了跳跃性问题:“上卿可知我为何剃须?”

    我管你剃不剃须!现在是讨论早起盥洗的时候吗?尚云峰左边眉毛一跳一跳,看上去有些怪异,如果是下人看到就知道主人这是在暴走边缘。

    罗霄虽然跟尚云峰不熟,却也知道自己说这个话有点激惹人,赶紧自问自答:“突勒嚣张,重创云州,那会在下已进京。惊悉此事,身为云州战团一员,辱云州如辱我。子风立下誓言,即日蓄须明志,不雪此耻绝不剃须!”

    嗯?这下尚云峰听出味来了,眼睛亮起:“这么说,你打算……”

    罗霄自信满满,尽显骆子风的张扬与傲气:“今日剃须,明日就是突勒人的死期!”

    “好,哈哈哈!”尚云峰着实满意,都不用自己开口,闻弦歌而知雅意,这骆子风不错,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我们与突勒人是武道交流,点到为止,最好不要伤人命。”

    突勒人一路挑战到现在,确实也没弄出过人命,这么一想,罗霄也无可无不可点头。

    “你需要什么,尽管说。”尚云峰也知道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没点好处人家凭什么出头。当然,这个“尽管说”其实包含了“你悠着点”的意思,如果这骆子风当真狮子大开口,他不介意让对方知道什么叫贪心太过的下场。

    罗霄含笑伸出两根手指:“在下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我要宗室秘典《龙心雕纹》”

    “《龙心雕纹》?”尚云峰很是奇怪,“这是青龙武士的修炼奥义,你才六阶,这么着急干嘛?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你不用管,就问行不行。”

    “行!”尚云峰答应得倒爽快,这门奥义虽然是宗室秘典,却不算什么不传之秘,且不说宗室修炼的人不少,就算是各名门世家,只要提出想修炼,再付出一定资源就能修习。

    “那好,第二个就是行个方便。”

    “什么方便?”

    “明日擂台战结束后,让我离开宝象山,前往盘龙岭。”

    “盘龙岭?风龙洞穴?”

    罗霄点头,朝廷有规定,在朝战结束之前,所有战团成员不得离开本区驻地,否则视为放弃资格。罗霄现在的时间很紧,不想白白浪费在宝象山里。

    “行,我同意了。君上那里,由我去说。”尚云峰果断拍板,人家这是为了增强实力,以应对接下来的国战,于情于理,都必须支持,值得破例。

    罗霄已经有了迫在眉睫的感觉,不想再浪费时间。他知道一旦登上擂台,就增加了暴露的危险,但有些事,不能不做。

    祸是一起闯下的,就没有理由让程飞龙一个人扛。就让突勒人仇恨的眼神与密子营阴冷的目光统统聚焦到自己身上吧,天骄国战期间,他们绝对不敢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而天骄国战结束之后,风之影大成,到那时,他已挤身天骄,鱼跃龙门了。

    不管是突勒人还是密子营,如果不死心,有种就跟来,咱们中域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