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24章 【以眼还眼】
    一蓬雪亮的光团,在罗霄瞳孔炸开,颤抖的条状光影时亮时淡,倒映着青铜面具。

    罗霄站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关注这场战斗,当光团炸裂,人影两分的时候,罗霄嘴角微翘,他相信,穆克勒一定郁闷欲死。

    穆克勒的确郁闷得想吐血,他不等开战指令,突然发动袭击,就是要让程飞龙来不及躲避,跟他硬碰硬。

    战斧是重兵器,而对手的弧形刀既长且细,是典型的轻兵器,暴烈撞击之下,就算有元力防护,兵器本身也会承受强力冲击,很容易折断。穆克勒以往就是凭这样的力量优势,往往一个照面就能把对手连兵器带人砸成碎块。

    然而,令穆克勒万没想到,他这一记狂暴突袭的结果,对手的刀、人都没事,倒是自己的战斧嘣了指头粗的缺口。

    穆克勒面色凝重,这灵器对战力的加持几乎比得上战士的气血化形了,这一战恐怕不好打。

    程飞龙则战意高昂,一把扯下红色披风,双持长刀,高高举起,刀尖指天,突然纵身跃起,直如飞龙在天,刀光匹炼斩下。

    蓬蓬蓬!一团团白芒爆开,间或有密如疾雨的金铁交击震鸣。

    台下站得近的普通人,耳朵都震得嗡嗡作响,相顾骇然。

    轰!一团巨大光芒爆裂,人影猝分。

    程飞龙像被棍棒击飞的石头一样向后滑行,为止住退势,以长刀刺地,火星四溅中,刀尖在武斗台坚硬石面上划出一道深深刀痕,好悬在台边三尺处险险停下。

    武斗台规则,落地者判负。

    “哥——”台下的程飞凤脱口惊呼,但刚喊出半声急忙捂住嘴巴。擂台交手,瞬息生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兄长分心。

    程飞龙听到了,向小妹所在方向绽开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穆克勒的脸色却截然不同,很是难看,而他手里的战斧更难看。不但半月形的斧刃上又多了七八个缺口,连厚重的斧面都横七竖八遍布刀痕,原本造型威猛的战斧,看上去像是刚从武库里淘来的破铜烂铁。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刚才那一波狂暴攻防,最少消耗了穆克勒三成元力,然而他的对手却借着灵器天然破防的性能,几乎没什么损耗……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穆克勒掂了掂破斧头,眯着眼,朝程飞龙勾了勾指头。

    他的手还没放下,程飞龙的身体如同被投石器弹射而出,挟着烈烈狂风卷到眼前,刀尖闪动十字星芒,当胸直刺。

    穆克勒把宽大的斧面一横挡在胸前,这个应对很正确,但诡异的是,他居然没有激发元力。

    没有元力护持的精钢斧与灵器剧烈撞击是什么结果?下一刻就见百胜刀如刺木板一样穿透斧面。

    穆克勒一声狂笑,拧转战斧,死死咬住百胜刀,旋即猛力向外甩出——他宁可不要武器,也要让程飞龙失去利器。

    穆克勒的力量远在程飞龙之上,这一下猛甩,程飞龙双手剧痛,再也把持不住,长刀脱手飞出。

    但就在脱手的一瞬,程飞龙突然手掌一抹,从刀柄尾端抽出一柄细剑,揉身贴近,一剑刺入穆克勒张开狂笑的大嘴……

    “好!”台下河朔战团、云州战团的一群天骄们齐声叫好,人人都等着看利剑破脑而出。

    噗!剑尖穿出,却不是破脑,而是破脸——穆克勒及时偏了下头,剑锋从右腮透出,鲜血滋滋往外冒。

    不等程飞龙转腕横切,穆克勒钢牙死死咬住细剑,同时两条粗如大腿的手臂张开,将程飞龙两条手臂连身体一同狠狠勒住,抱起离地,手臂如同绞索一样不断拧紧。

    程飞龙浑身骨骼啪啪作响,额头青筋暴起,脖子以上红得滴血。

    “喝!”程飞龙一声短促地怒吼,一圈光膜般的元力护罩颤巍巍撑开。

    穆克勒也发出一声暴吼,元力勃发,双臂一紧,啪地脆响声中,元力护罩破碎消散。

    元力护罩一破,啪啪声又响起来。

    程飞龙痛苦熬过元力反噬之后,再次祭出元力护罩,但很快又被穆克勒挤爆。

    于是武头台上出现了令人瞠目的情形,每隔几个呼吸,程飞龙元力护罩便涌出,但一出现,立即被穆克勒挤爆。如是数次,程飞龙元力损耗巨大,汗如雨下。

    穆克勒同样也好不到哪里,整个人如同一只煮熟的大虾,满身尽赤,热气蒸腾,满头蛇发浸湿,一绺一绺粘在头上与脸上。而他丹田里的元核更是急剧缩小,已经快到临界点。

    随着穆克勒一再挤压,程飞龙元力不继,再也放不出元力护罩,只能凭本体防御苦苦支撑。好在昨日得到罗霄赠送的百年肉灵石,洗炼之后防御平添三成,否则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现在程飞龙只期望穆克勒先一步耗尽元力,如此还有一线胜出希望。

    穆克勒同样是这么想。

    于是武斗台上除了穆克勒的发力咆哮声,就是瘆人的筋骨咯吱吱作响声。可以看到穆克勒两条手臂暴涨一圈,颜色也是不正常的发紫。而程飞龙口鼻不断流血,连眼睛也全是血色……

    “哥……”程飞凤泪流满面,浑身发冷,摇摇欲倒,全仗唐霜月扶着。

    “撑下去!撑下去!”

    孙腾飞、许子元、雷浩、季平、欧阳翰、洪胜等不断呐喊打气。

    “撑下去!突勒人快不行了!”

    晟京天骄战团、京畿天骄战团、东河天骄战团……几乎所有战团的天骄们都在为程飞龙鼓劲。

    罗霄没有呐喊,只是紧紧盯住台上的程飞龙,喃喃道:“程兄,我知道,你行的。”

    看着武斗台上浴血缠斗成一团的两人,裁判席上的尚云峰忍不住对突勒一方的裁判银狼道:“双方血拼至此,已成僵局,不如算和如何?”

    银狼沉默了一下,缓缓点头:“好,算和。”

    然而,尚云峰还没来得及叫停,场上异变突起。

    穆克勒猛然甩头,蛇辫水雾炸开,根根发丝如铁,飞蓬般扬起,狠狠抽向程飞龙的脸尤其是眼睛。

    又来这招!

    台下的程飞凤再也克制不住,尖叫出声。

    然而就在穆克勒拧头甩辫的一瞬,程飞龙双目圆睁,两腮鼓起,噗!喷出一口血箭。

    这口血箭不光有血,更泛着淡淡白芒,且色泽乳白,与一般元力不同,正是元核本源之力。

    元力血箭的目标,正是穆克勒的眼睛!

    穆克勒大骇低头,由于扭脖太急,脖子筋都被扭伤,铁扫帚一样的发辫,因为动作变形而大半扫空。

    元力血箭射断发辫,狠狠射中穆克勒左眼眉弓。在穆克勒如负伤野兽的嚎叫声中,整个左眼眶被炸得血肉模糊,碎骨四溅,惨不忍睹。

    穆克勒剧痛之下,生怕程飞龙再来一口血箭,双臂猛甩,将程飞龙沙包一样扔出,滚跌到武台斗边缘。

    程飞龙咳血撑起,看着穆克勒左眼眶那深深的血洞,尽管一直在吐血,却笑得无比畅快:“袁叔,飞龙为你讨还一半的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