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26章 【大种活人】
    不远处高高的看台上,舞阳君姚淼定定看着那株罕见壮硕的灵芽慢慢消失,侧首看着侍立于侧的邢无伤,意味深长道:“看来,密子营的工作,还不够到位啊。”

    邢无伤单膝跪地:“此仍臣之过,臣愿领罪。”

    舞阳君姚淼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捻须沉吟,若有所思。

    裁判席上除了尚云峰,其余没跟罗霄打过交道的姚无疆等人则是惊喜交集,六阶圆满,难怪——就说嘛,能力压群英,夺取天骄第一的人,怎可能差了?

    身为天骄之战主持的姚无疆欣慰之余,更有对云州战团领队失察的恼怒,有六阶圆满你们早说嘛,搞得我们眼下那么被动。

    孰不知云州那边比他们的惊喜更甚。

    洪胜张大嘴巴,吃吃道:“这位骆兄居然是六阶圆满!怎么我之前感觉却是初段?”

    欧阳翰等人也同样吃惊:“奇怪,我们也是这样……”

    低段位感应不出高段位,这很正常,但把高段位感应成低段位,这就很奇怪了。

    “看来这位骆子风在隐匿气息上有独到之处啊。”谷竟成若有所思,旋即摇头苦笑,知道自己这个“失察”的锅背定了。

    晟京天骄战团那边也是一阵骚动,原来这家伙是六阶圆满啊,难怪呢,不由得目光都转向某处。

    某处的南宫长缨鼻孔哼了一声,一脸“我就知道这家伙藏拙”的表情,心里总算舒服一些,输给一个六阶圆满的对手,总比输给六阶初段脸上好看得多。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妖孽?”在场只有了解罗霄最深的程飞龙才最明白这个六阶圆满意味着什么,但他绝不去深思,更迅速把脑海里刚兴起的一丝杂念剔除得干干净净。

    以这少年逆天的修炼速度,未来不可限量,这样的绝世之才只能交好,万不可动什么不应有的念头。幸好,他与对方是朋友,而且希望一直是朋友。

    罗霄知道,他的灵芽一亮相,会引爆万千杂念,无数惊疑——但是,谁在乎呢!

    自从决定离开天镜域,罗霄感觉以往束缚着整个身心的那条无形绳索彻底消散,心境通明,豁然开朗,再无诸多顾忌。此战之后,自己就会隐身于盘龙岭潜修。尚云峰带来了舞阳君的承诺,会帮他挡住所有窥探的目光。如此,一个月后就是国战,国战一结束,如无意外,他就将前往中域。

    他留在天镜域的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纵有万千觊觎,又何惧之有?

    罗霄慢慢从测灵石上收回手,朝突勒人勾勾指头,不理突勒人的反应,负手施施然登上武斗台。

    当罗霄登上武斗台的一刻,人群中有两个女子盯着他的身影不由皱起眉头。

    一个是程飞凤,她与罗霄一同并辔千里,自然对他的身影有眼熟之感。另一个则是人群里一个不起眼的戴斗笠遮住面目的女子,她对这身影的感觉与程飞凤一样。

    即便如此,两女一时间也未能认出罗霄。

    但有一人却认出来了,当然,他认出的不是罗霄,而是骆子风——沙里飞正对一众马贼兄弟咬牙切齿:“原来正主儿是他,从现在开始给我盯死他!这年头,抢东西抢到强盗头上来了,还有天理吗?”

    罗霄并不知道他一亮相就引来这么多猜疑,当然就算知道也不在乎。他刚在台上站定,轰地一声巨震,一个庞大的人影从天而降,出现在三丈之外,正是他的对手哈土土。突勒人玩这一手,显然是想告诉他“别看我块头大,其实速度也很快”。

    这哈土土名字挺二哈,但却是个光头大块头,穆克勒已够高壮了,哈土土还要比他高半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嘴唇是豁开的,也就是民间所说的“兔唇”,肩膀扛着一根巨型狼牙棒,形容极为狰狞。

    由于兔唇的原因,说话不利索,所以他基本不开口,其实就算开口也不会说——不是每个突勒人都会说东土话的。

    不过很难得的,哈土土伸出萝卜粗的手指,戳着罗霄嗡声嗡气说了句什么。

    罗霄无趣地摆摆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仲裁,请说开始。”

    先前程飞龙与穆克勒之战,牵涉到两个突勒战士之死,不完全属武道交流,而是带着私人恩怨,所以没有仲裁。而罗霄与哈土土这一场,是纯粹的武道交流,点到为止,经舞阳国提出后,突勒人同意设置仲裁。

    当然,这是突勒人不知道阿古什与柯林之死的“真凶”其实就在眼前,否则哪会跟他公平武斗,直接就跳上擂台围杀了。

    既然是仲裁,自然通晓两国语言,否则突勒人若有什么要求都不清楚,怎么仲裁?

    仲裁觉得有必要向罗霄通译这句话,同时也是一种提醒:“突勒人说‘你跑得很快,但我会抓住你,扯下你的面具’。”

    罗霄笑了:“那烦请你回复他‘没有手你怎么抓’?”

    仲裁有点愣,什么叫“没有手你怎么抓”?但还是很尽责的向哈土土翻译了这句话。收获是二哈、呃,哈土土的咆哮。

    “仲裁,请说开始。”罗霄再次催促,脸上满是“我很忙”的表情。

    仲裁无语,只得再次提醒:“对方使兵器,你的兵器呢?”

    罗霄朝哈土土点点下巴:“他手里拿着。”

    “开始!”仲裁无语之极,再不想多说,很干脆劈下手势。

    蓬!

    罗霄所站位置人影消失,只留下一个残像,残像还没消散,真身已出现在哈土土面前。

    这时哈土土刚眨一下眼,正要把狼牙棒从肩膀抬起,忽觉肩膀与手掌同时一轻,五十斤重的家伙就没了。呃,不是没了,是换人了。

    嘭!

    狼牙棒裹着一团硕大白芒重重砸在哈土土右脚胫骨,纵使他肉身防御堪比金石,也被这暴力一击敲成粉碎性骨折。

    三天前这一幕也曾上演,只不过当时挥棒的人是哈土土,被虐的人是陈郡第一的伍名扬。现在,角色互换了。

    在震天的暴吼声中,哈土土展现了突勒人血液里兽性的一面。他单膝跪地,却根本不管断腿,而是用右腋死死挟住狼牙棒,扬起沙钵大的左拳狠狠轰向罗霄面门。

    蓬!空气都被这凶猛的一拳打出气爆来。

    然而,这一拳就只打中空气。

    罗霄弃棒,身影再度消失。

    哈土土又眨了一下眼,然后就看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抓住狼牙棒的长柄,精钢打制的铁柄在那只手里如同面条一样,缠绕着自己的胳膊打了个结。然后那只手就以这铁柄为杠杆,往后一拧一旋。

    令人头皮发麻的爆响声中,哈土土的右臂被拧旋成了麻花,骨骼碎裂声如同一串响炮。

    哈土土再能忍也不禁发出一声如负伤野兽的嘶吼!

    在吼声中,哈土土眨了第三下眼,当他睁开时,眼前再次幻现那冷漠得令人恐惧的面具脸孔。这一次,他击空的左拳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对方左臂如蛇般缠住,一如之前缠绕他的右臂的铁柄。

    虽然一个是肉做的,一个是铁打的,但给哈土土的感觉,前者更令他心底冒寒气。

    “啊——”哈土土刚激发“犀甲功”就被一股远远超过他的强横元力侵入手臂筋脉,将筋脉里运行的元力震消,犀甲功还没发挥出威力就自行消散。然而那股可怕的元力却并未消失,而是如大江怒潮,汹涌狂暴涌入,哈土土整条左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哈土土的左臂就肿胀得堪比他的大脑袋,皮肤薄而发亮,因毛细血管破裂而不断渗血,其状恐怖。

    哈土土右腿断,左腿支撑,右臂废,左臂被控制……这一刻,他除了拼命挣扎,根本无法反击。

    观战人群里的孙腾飞咽了口唾沫,这是十绝散手的缄腕啊,居然还能这样用?

    “没用的。”罗霄透过面具的眼神带着浓浓的讥诮,说了开战后唯一一句话。

    嘭!

    手臂炸碎,血肉漫天。

    罗霄人影再闪,转到哈土土身后,一手扣住其腰带,一手捏住其后颈软肉,冲天而起。

    半空中将哈土土的身体倒转,头下脚上,然后如流星坠地重重插向地面。

    轰!

    哈土土大头朝下,整个脑袋连脖子陷进地面,武斗台石质台面如蛛网般裂开。

    哈土土肉身堪比金石,虽然抵不住罗霄的元力,但绝不比这石台差,加上头骨是人体最坚硬部位,这一下可能会把他撞成“真·二哈”,但绝死不了。

    罗霄不再理会拼命而又无力挣扎的哈土土,朝一脸呆滞的仲裁道:“仲裁,请宣布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