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44章 【乱象渐炽】
    清晨,宫傲白是在唐霜月的服侍下梳洗的,新承雨露的唐霜月一脸娇羞,完全没了平日的冷傲。

    对于这个下域新收的侍女,宫傲白颇为满意。当然他也注意到了侍女玉罄看向唐霜月的目光不善,不过这些下人争风呷醋的事他是不理会的。堂堂宗室子,志在天下,岂会受区区儿女之事所累?

    “但愿今日搜寻能有所获,不知能发现怎样的机缘。”宫傲白带着二女,边想边走进飞庐外层舱室,准备吃过早餐后就按约定与左、巫二使一同出发。

    进入舱室,宫傲白对左、巫二使道:“等会可以把水灵石投放下去了。”

    充满水属性灵气的叫水灵元,耗尽灵气的叫水灵石,显然宫傲白说的是后者。

    左玉衡一怔:“这么快?会不会……”

    巫森不耐烦道:“管他呢,搜寻机缘事最大,这些下域武士多死几个少死几个有什么关系。”

    左玉衡正想说什么,却听舱门外随从禀报三大国的主事求见。

    “这么大早有什么事?”宫傲白皱眉问道,他当然不会认为人到得这么齐是为了混早餐的。

    左玉衡示意请诸国主事入见。

    不一会,三国主事依次见礼,个个脸上的神情都带着一丝凝重与焦虑。

    姚无疆在主事者中身份最尊,当下走过来,向宫、左、巫三使欠身道:“三位特使,灵镜天幕似有异状。”

    宫傲白三人互看一眼,走出舱室,此时灵镜投影的天幕上,四十八个光点依然在,而其中仍有大半光点保持原始亮度。

    虽然看不到具体影象,但从这些光点明亮度能分析出不少东西。按照真元气息每转移到一个新躯壳上就会逸散一部分,表现在亮度上就是黯淡一分的准则,保持原始亮度,说明这些个山妖都没事。

    已经过了两天三夜,按常理推算,互相遭遇的机率大幅增加,正应是人与妖斗最激烈的时刻,而光点所反应的情况,似乎并不像原先预计那样,人族天骄种子大占上风。

    “要不,派人下去看一下?”尚云峰谨慎提出请求。

    宫傲白还没开口,巫森就嘿然一笑:“还不到三天,试炼的天骄种子可是有三百之众,六倍于妖族,莫非尚君对本族武士没有信心?”

    尚云峰忙赔礼:“自然不是……”

    巫森老大不耐烦打断道:“那不就结了!就这样吧,你们多加留意灵镜天幕的动静,这几日我们会在周围巡视,随时加固封灵大阵,无事不得干扰,你们可明白?”

    巫森急于离开飞舟,搜寻龙渊山,以寻找机缘,这对他而言才是头等大事,如何会让些许异状绊住他们的脚步?

    姚无疆、尚云峰及逐月、星海国使者只得躬身领命。

    半个时辰后,三艘小型飞舟冲出光幕,点点白光漫空抛洒,转瞬消失。

    尚云峰不无忧虑看向姚无疆:“现在就投放水灵石了,提前了三日,恐怕局面更糟。”

    姚无疆看了逐月、星海国二使一眼,叹了口气:“特使决断,为之奈何?”

    ……

    嘭!

    元力气爆炸响,碎肉四溅,碧血漫天。

    叭叽!一只胸膛爆开一个大洞的山妖重重摔落,奄奄一息。

    十步之外,罗霄微微喘息,右肩膀衣衫破裂,几道长而粗的血痕宛然。

    一道微凉的真元气息蹿入掌心,这已经是第四道真元气息了,但在罗霄的感觉里,这第四只山妖比前面三只加起来还难杀。

    还好,再难杀也都杀了。罗霄手臂微振,龙鳞飞盾滴溜溜旋转数圈,绿液四下飞洒,待飞盾停止时,盾面光亮如镜,如同抹了一层油,半点血都不沾。

    把盾牌往背后咔地一扣,罗霄慢慢走近,看着垂死的山妖原本巨大的身躯渐渐萎缩,最后竟成皮包骨的模样——这样的现象让罗霄脑海里闪过“透支”二字。

    利用各种不同手段激发潜力,临阵爆发,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武士系有药物催发潜力,战士系有气血化形超常爆发,但不管用哪种手段,预后都会出现长时间虚弱,对身体有不同程度损害。

    但是,好似眼前山妖这样严重透支生命力的,罗霄闻所未闻。

    罗霄走到山妖尸身旁,蹲下身用树枝拨弄山妖裂了个大洞的胸口,当拨到被元力波炸掉一半的心脏时,目光一凝。

    在修武堂学习时,罗霄就了解到,妖族是魔主以恶魔之术将精怪与人族肉身组合而产生的。出于对妖体的好奇,他从杀第二只山妖开始,每杀一只就解剖观察,看妖体与人有何不同,看什么是灵根。

    心脏是罗霄重点观察的器官之一,前面两只山妖的心脏都只有拳头大小,而这只山妖的心脏竟大如海碗,颜色也是发暗的墨绿色。

    罗霄隐隐有所猜测,但要确定,还需要更多的山妖尸体。

    “那就再杀两三只看看吧,虽说难杀了点。”

    罗霄直起身,随手扔掉树枝,感应了一下趋于圆满的境界。可能是这几天酣畅淋漓的杀戮激发,他的修为更为精进,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灵枝与元核的状态就完全达到圆融满溢,只需把洞天里的上品灵石弄几块出来,再配合已达到极品的肉灵石与九叶赤玉草,就能稳稳晋升八阶。

    只要一达到八阶,他就能服食力量果实,实力又是三级跳,到时再碰到如眼前这样的山妖,基本上一只手就能打杀。

    确定接下来的目标,罗霄准备不再随意乱逛,打算找个僻静所在,好好打磨身心,圆融无碍,以最佳状态晋阶。

    “找什么所在好呢?”罗霄捏着下巴想了一会,脑海飞速旋转,突然眼睛一亮,“对了,今晨经过那道猴儿涧不就是前往龙潭的必经之处么?不如就去龙潭!”

    ……

    半个时辰后,一个疲惫不堪的武士出现在之前罗霄所在的位置,小心察看一番,见无异状,才上前细看山妖尸首。

    如果罗霄再坐等半个时辰就能碰到他这位唯一关注的同伴——程飞龙。

    程飞龙是远远嗅到山妖的腥臭血液寻来的,可惜看到的只有一具碎尸。

    “这个人很强啊。”程飞龙只看到绿血而无鲜血,说明这个击杀了山妖的天骄种子没有明显受伤,相比之下,自己昨天击杀那只山妖却几乎耗尽元力,伤痕累累,最后是靠灵器百胜刀拼死一击才成功击杀,获得迄今以来唯一一道真元标记。

    “只有一个标记能否入选真不好说,再拿一个标记就稳妥了。”程飞龙叹了口气,知道要达成这个目标真心不易,还好尚有八天,努力一下,争取吧。

    程飞龙查看完毕,正要离开现场,突然脚步一顿,握刀的手倏紧。

    身后白雾中走出一个人影,是位逐月国武士,面青唇白,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失血过多。

    逐月国武士目光闪动:“是你杀的?”

    程飞龙摇头,慢慢转过身。

    “否认没意义。”逐月国武士抬起手,拇食二指间夹着一枚荔核大小、如水波清澈的灵石。

    灵石本身并无灵气,却并不像一般灵石那样一旦吸尽就碎成粉末,灵气枯竭而保持原状的,只有五行灵元,这枚荔核大小的正是水灵石。

    此时水灵元里竟出现一道波纹,如水波荡漾不定,载沉载浮。

    程飞龙一看脸色就变了,这是经过中域修真者特别处理过的水灵石,里面的水属灵气已经被吸尽,它的功能只有一个——方圆百丈之内出现真元标识,都能显现在灵石上,就像能显现灵种一样。

    在试炼之前,他们就已被告之,当试炼进行过半后,浮空飞舟就会投放水灵感应石。只要获得一枚,就能感应身上有真元标记的天骄种子与山妖。

    此举将会促使厮杀更为激烈,不光是人与妖之战,也包括人与人之战。尤其是后者,因为试炼的最终目的是选拔出最强三十天骄,十比一的机率,不争不斗怎么汰弱存强?

    程飞龙长刀出鞘,却不是斩向逐月国武士,而是把身上元力护罩蓬然撑开。

    嘭嘭!

    左右灌木丛里飞出两道白芒,轰击在元力护罩上,当即将护罩轰得碎裂。

    程飞龙口吐鲜血,却也借着这股冲击波迅速后退,如飞鸟投林,急遁而逃。

    三个逐月国武士两前一后,急追而去。

    只是,他们追逃的方向,正与罗霄所去的方向相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