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56章 【血图破,天镜现】
    “生灭莲!一瞬九百生灭!”左玉衡如狂风中的残叶,身体表面半透明真元护罩不断凝聚又不断破灭,最后与鲜血一同狂喷而出的是这句惊骇欲绝的话。

    巫森在三人中实力最弱,被轰击得最远,就掉在罗霄身前不远处,闻言抬起苍白惊骇如鬼的面容,下巴及花白的胡子全是黏糊糊的血浆,颤声道:“法……法宝!”

    “不是法宝!”三特使中,只有宫傲白在这近乎毁灭的力量前还没倒下,却也不是站着而是柱剑半跪,即便如此也比两个躺下比赛喷血的同伴好多了。

    宫傲白伸指抹去嘴角溢出的鲜血,慢慢站起,右手的法器级灵剑断成数截,左手则握着一颗罕见的上品灵石,不断吸取灵气补充周身明灭不定的护罩,面容苍白,眼睛死死盯着巴音上师手中之物,断然道:“这不是法宝‘生灭莲’,否则我们一个也别想活!”

    前方十丈之外,巴音上师手里虚托着一枚晶莹小巧的莲花状宝物,宝物虚悬手心,不时沉浮,绽放出一圈圈毫光。或许是之前恐怖一击耗尽了能量,毫光明灭不定,渐渐黯淡,嗒地一下轻巧落在巴音上师手心。

    巴音上师微微一笑,赞叹不已轻抚莲花宝物:“还是九殿下有眼光。不错,这不是法宝,而是高阶灵器‘伪·生灭莲’。嗯,也就是法宝生灭莲的仿制品,每次使用都需消耗两块上品灵石,杀伤力只有生灭莲的十分之一,而且无法像真正的法宝那样无限次使用,它只能使用三次……”

    宫傲白眼神如锥:“那么,现在是第几次?”

    巴音上师没有回答,脸上的赞叹转为遗憾,就这一会功夫,手心的“伪·生灭莲”就像沙雕一样,粉碎成一粒粒细沙般的晶状物,落满他的手心,轻轻一握,无数晶屑从指缝沙沙飘散。

    确实,不需要回答了。

    宫傲白三人无不暗暗松了口气,若是再像刚才那样来一下,他们绝对死个定定。

    巴音上师拍去手掌的碎屑,好整以暇道:“伪·生灭莲是毁了,但以三位的状态,还会是我的对手么?”

    宫、左、巫三人脸色难看,更有着难掩的屈辱怒火,他们都是修真者,怎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会被一个“准修真者”逼到这个程度。

    巴音上师身为半妖,天生灵根,本身确实是修真者,但他与三大特使不一样,他身负使命,为妖族布局下域,在这方天地呆了近一个甲子之久,实力早已跌到通灵境,这是天镜域所能容纳的最高境界,这个境界有个专有称呼“半步修真”,又称“准修真者”。

    而三大特使刚到下域不过数日,依然保持修真者的修为。论实力,巴音上师别说一挑三,就是一对一都悬。然而无论是武者、武士还是修真者之间的战斗,决定胜负的并不仅仅只是实力。环境、灵器(法器)、状态、运气等等都是足以改变战局的重要因素。

    巴音上师从派遣使者团时就知道自己有可能对上修真者,而上位妖族为了保障巴音上师能顺利完成任务,也下了不少血本,指令中域下属分支派遣密使送来了好几件高阶法器,以便巴音上师能与三大修真者抗衡。

    已经成为罗霄战利品的界珠,就是其中一件。

    同是高阶法器,攻击型的“伪·生灭莲”比界珠恐怖多了,以有心算无备,又是突然袭击,以三大修真者的强横实力,都吃了大亏。

    眼下左玉衡重伤,巫森更是失去再战之力,就连宫傲白也受了不轻的内伤,并且因对抗“伪·生灭莲”的强大破坏力而消耗大量真元,以至不得不动用身上唯一一块上品灵石补充灵气。这可是他的保命本钱之一,就这么消耗在这里,当真是又心疼又恼火。

    宫傲白深吸一口气,缓缓抬起拳头,指缝间已枯竭的灵石粉末簌簌而落,飘散在风中,眼神幽冷:“巴音,你在下域呆太久了,以为通灵境就纵横无敌,看来有必要让你重温一条中域铁律——修真之下,皆是蝼蚁!就算是虚弱到极点的修真者,也不是强壮的蝼蚁能战胜的!”

    巴音上师一脸讥诮:“好像确实是这样……不过,我是天生妖灵根。你呢?貌似是从武者、武士,一步步修成修真者吧?蝼蚁翻身了却鄙弃蝼蚁,你这个人比我这个半妖也强不到哪去。”

    宫傲白被反打脸,眼角一阵抽动,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再不多言,伸出一根修长白暂的手指,向前一戳,指尖激射出一道濛濛的真元之力,飙射十丈之外的巴音上师胸膛。

    巴音上师同样伸出一根手指,射出一道半透明光柱,与宫傲白的真元之力于半空相撞。

    空气摩擦出剧烈的滋滋声,星光点点溅射,两条半透明丝线仿佛互相吞噬,不断消融,但可以明显看出,巴音上师那条丝线消融得更快,这样的结果就是宫傲白的真元之力不断逼近。

    正当巴音上师苦苦抵挡之时,左玉衡突然一跃而起,抖手弹出一把折扇,扇骨长三尺,几乎等同于剑的长度,扇面展开,银光闪闪,形如巨斧,真元绕动,气势逼人,显然也是一件法器。

    刷,扇斧脱手,匹炼也似斩向巴音上师脑门。

    巴音上师右手掇掌成刀,一记真元刀气撕裂空气,狠狠迎向扇斧。

    真元相撞,仿佛银瓶炸裂,波光四溢。

    一道白影激飞,深深切入坚硬的石壁,正是扇斧,而左玉衡发出这一击之后,力尽萎顿,跌伽而坐。

    宫傲白立即抓住巴音上师分神之机,全力灌注,真元暴涨,瞬间将巴音上师的真元光柱击散,洞穿手掌,真元之力犹劲,再穿过手臂,激射到其身后,嗤啦一声,似乎划破了什么东西。

    巴音上师闷哼踉跄,手臂摆动明显与步调不协调,显然是被废了。

    这个时候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好机会,然而,宫傲白却定定站住,一动不动,双眼越睁越大。

    左玉衡也放弃疗伤,完全不顾可能因此留下身体隐患,一下蹦起,一霎不霎盯住前方。

    就连原本重伤难起的巫森,也像服了妖灵之血的妖物一般,腾地坐起,绿幽幽的双瞳,死死盯住前方。

    巴音上师也被这几个人的举动搞懵,单掌竖胸,保持戒备,慢慢转身,蓦然浑身剧震,脸上表情揉合了激动、狂喜、不敢置信等等难以言说的情绪,喉咙咯咯作响,竟发出不声音。

    龙穴深处,幽暗阴森,那张合二为一的血獒秘图静静覆盖在一个凸起之物上,明灭不定的荧石微光偶尔映照,不引人瞩目。

    然而此刻,血獒秘图被真元之刃一分为二,顿时光芒大放,而所有人的目光正是被这光芒所吸住。

    因为光芒太盛,反而让人看不清具体事物,但那轮廓还是隐约可见。

    一面铜镜大小的镜子状事物,光芒耀眼,亦真亦幻,隐见一条龙形光影与一抹彩凤流焰,环绕镜子盘旋浮掠,美轮美奂,神秘动人。

    然而这都不是最吸引人的,真正令在场四人震撼的是,四位修真者,在这面神秘镜子面前,都感受到一股绝对威压,一身真元之力隐隐有失控的迹象……

    “法宝……不!不是!这是、这是、这是……”这一刻的宫傲白早已没了潇洒俊朗之态,喉结上下滚动,原本清朗悦耳的声音变得异常干涩难听,好似沙子划铁锅一般,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

    “这、是、仙、器、天、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