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57章 【两败俱伤】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巴音上师笑声颠狂,在隧洞里轰然回荡,“原来血獒秘图所沾染的气息,就是万年前三界大战时仙人镇魔而遗落人间界的仙器天镜——镇魂镜!”

    炸雷似地轰鸣,生生将昏迷的罗霄震醒,醒转的第一时间就听到这惊天秘闻,差点骇得又昏迷过去。

    宫傲白三人也激动得浑身发抖,这可是近千年来,头一回发现遗落的仙器。这趟没白来,果然有机缘,天大的机缘……不,是仙缘!

    “天镜域,果然有天镜。”左玉衡的声音都在发抖,“先人诚不欺我……”

    宫傲白连续深呼吸,勉强平复心情,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明白了,这下域为何会出现一条蛟龙——它应当是用万年时间,逐渐吸食了天镜残留的一缕仙气,就此化蛟,若再稍稍服食一丝,当可化龙。可惜了……”

    巫森距离罗霄没几步远,但对于这个莫名乱入的家伙他连瞄都不瞄一眼,费力撑起,扶着岩壁走近,急切问道:“这天镜可还有仙气?”

    宫傲白凝神感应了一下,摇摇头:“不确定。”

    边说边朝前走,他一动,左、巫二人也跟着动,目光灼灼,那强烈的占有与贪婪怎都掩不住。

    仙器中蕴含的仙气若是耗尽,就只是一件残器,难以再发挥作用。万年以降,迄今所发掘的几件仙器都是这样。即便如此,光是仙器本身,就足以令天下最顶尖势力打破头,今日有此仙缘,就算是舍了命也不放过。

    突然眼前一暗,视线被隔断,巴音上师拦在三人身前,手臂鲜血蜿蜒,滴答坠地,却兀自不觉。

    宫傲白眉头微皱,目光闪动:“看在你拿出血獒秘图的份上,算你献宝有功,今日不取你性命,莫不知好歹……”

    巴音上师脸色微变,阴森森地朝罗霄所在方向看了一眼,这一刻,他算是明白自己被罗霄坑了。那半张残图根本就不是宫傲白三人的,而是那个他根本没放在眼里的少年的,这跟斗栽得……

    罗霄恍若不见,这会他早已被这惊世秘辛震撼了。

    原来这条蛟龙是这样来的!

    这天镜域真的有天镜!

    授课上关于上古三界大战是真的!

    罗霄整个人都有点晕乎,完全忘记了隐藏戒备——当然,这会再搞这些动作也没必要了。

    宫傲白三人当然搞不懂巴音上师与罗霄之间的曲折,看到巴音上师面色不善,三人目光交错,杀机渐炽。

    巴音上师眼神狂热,神情狰狞:“今日进来的谁也别想走,全都给我死在这!”

    宫、左、巫三人无不怒形于色,区区一个通灵境,居然也敢这样威胁他们,简直不能忍。

    巫森眼神闪动,低促道:“我们三人联手传功,合力一击……”

    话没说完就被宫、左二人断然否决,宫傲白略加沉吟,沉声道:“左庄主、巫长老二位尽量以真元罩隔断天镜的威压,此獠就交给我。”

    左玉衡想说什么,但看到宫傲白眼神阴冷,心头一跳,不敢多说,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枚色泽晶莹的疗伤灵丹。想了想,再倒一枚,服下之后,苍白的面庞多了几分血色,抬手一招,嵌在岩壁上的骨扇倒飞入手,然后刷地激出一蓬真元,挡在宫傲白身前。

    只是做出这个动作,左玉衡脸上的血色就消褪一干二净,丹田剧痛,灵根剧震,一口血涌到咽喉又生生咽下。

    而巫森此时身受重创,实力大降,更是没有半点置喙的余地,只得低头应是,眼里掠过一丝狠意,再抬起头时恢复如常。他同样服食了几枚疗伤灵丹,只是灰败的脸色并未好转多少,因此放出的真元之力明显稀薄许多。

    之前没主动对抗也只是觉得威压难受而已,此时主动撩拨,左玉衡与巫森二人顿觉丹田灵根咔咔作响,隐有崩裂迹象,无不魂飞天外,惊慌大叫:“九殿下,有什么招就快使出来,顶不住了……”

    此时宫傲白得了二人之助,将那股绝对威压削减不少,俊面笼罩杀意,双手一拍一拉,一个硕大的淡蓝色真元球出现在双掌之间,真元球一出,整个洞窟都弥漫着一股毁灭之意,宫傲白脸色更白了三分,猛一咬牙,五指扣球,低吼一声,狠狠将真元球掷向巴音上师。

    就在宫傲白扔出真元球的瞬间,左、巫二人也急速撤去真元罩,双双坐倒,大口喘气,满头是汗,眼里满满恐惧,仙器威压,可怖如斯。

    巴音上师呼吸一窒,瞳孔陡然放大,倒映着飞掷而来的真元球:“水属真元杀!你竟然动用本源……好,既然如此,那就拼吧!”

    巴音上师并未运转真元,因为他同样受到天镜威压,一旦运功相抗,搞不好妖灵根就得崩碎。

    他只是突然张口,那张看上去并不大的嘴巴居然夸张咧到耳根,尖牙森然,这一张嘴就占了大半脸,眼鼻被挤成一坨,看上去极为怪异,甚至给人以恐怖感。

    “不好!”宫傲白脸色倏变,不顾灵根动摇,拼力将尚不稳定的护体真元罩尽数收缩覆于头面。

    左玉衡与巫森脸都白了,他们也都明白过来,生死交关,同样顾不得灵根崩坏,拼命运转真元罩住双耳。

    罗霄反应也不慢,他已经在妖族手里吃过两次亏,那还是妖灵根被毁的妖物之吼,眼前这个可是实打实的修真灵妖,连三个修真者都发憷,他绝不认为自己能扛得下来。

    扛不住就躲!

    罗霄手掌一按,光华闪动,人影消失。

    “嗷——吼——”

    音波无形,层叠如浪,充斥每一寸角落,再经洞窟密闭环境放大回声,居然震得坚硬如铁的岩壁到处开裂,碎石粉尘簌簌而下。

    宫傲白三人就像被扣进一个巨钟里,外面用重锤使劲敲击,可怕的共振轰鸣,令灵根震荡,真元失控,三人抖得像筛糠一样。

    只坚持了短短数息,首先是巫森的真元罩破裂,这位北邙宗长老惨叫着七窍流血,倒地不停抽搐。

    左玉衡是第二个,他蹬蹬蹬连退七八步,步步喋血,最后仰面栽倒,昏了过去。

    宫傲白实力最强,见机最快,但他距离音波“震中”也是最近。被震得连声闷哼,口鼻溢血,拼命掏灵丹大把塞进嘴里,跌伽而坐,不管不顾就地疗伤起来。

    宫傲白确实可以无忧疗伤,因为他的真元球正正轰击在巴音上师的胸口,将他的衣衫碎裂,人炸飞十数丈,重重撞到洞壁,滚跌到角落,死活不知。

    当妖吼、真元尽数消散之后,洞窟粉尘迷濛,四个任一跺跺脚都能令天镜域为之震动的修真强者尽数趴下,只有那争端之源“天镜”,依然在静静散发着迷濛眩目的光华……

    这就是罗霄重新现身之后看到的场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