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妖女哪里逃〕〔废柴王妃又在虐渣〕〔黄金召唤师〕〔史上最强小神医〕〔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58章 【别无选择】
    “呵呵呵呵……”

    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响起,那看似死猪一样的巴音上师竟然颤巍巍挣扎站起,满身挂着碎布条,面色惨白如纸,呕了几口黑血之后,慢慢走到天镜前,狂热的目光死死盯着,咧开不断滴血的嘴巴,笑声疯狂:“哈哈哈哈!最终这仙器还是落到我的手里,巴音幸不辱命,哈哈哈哈……”

    他边笑边伸手穿过光华想拿取,突然嗞地一响,空气中传来焦臭味道。巴音上师忙不迭缩回手,惊怒交集看着差点被烧糊的手掌,郁闷不已。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低吼:“怎么可能!你没有运转真元相抗,居然能正面受我真元本源一击而不死?!不可能!”

    “也罢,先收拾你。”巴音上师心情大坏,阴沉着脸慢慢转过身,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宫傲白,随手将身上碎布条尽数扯下,露出一件破烂不堪的青灰色鳞状软甲,他用手指勾扯一角,“认出这是什么了么?”

    宫傲白此时整个人都是晕的,连站都站不稳,看东西都是重影,使劲睁大眼睛,终于看清那件软甲,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无尽山神蛟化蛟之前的蜕皮,炼制而成的‘玄蟒甲’!这是高阶防御法器,再加上之前的高阶攻击法器伪生灭莲……妖族这回可真是下了大血本啊!”

    宫傲白还不知道,还有一件特殊用途的高阶法器界珠被罗霄收了去,否则怕是要跳起来转身逃离,哪还坐得这么安稳。

    巴音上师扯下救了一条老命而被真元球爆成褴褛状的玄蟒甲,傲然道:“我族为了这件宝物,前后做了多少准备,筹划了多长时间,付出多少心血,你又岂能知晓?天道酬勤,今日宝物落入我手,正合天意。”

    巴音上师边说边将五指成爪,向前叉出,阴森森道:“有生之年得见一眼仙器,你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宫傲白强抑头晕目眩的痛苦,盘坐不动,死死盯住巴音上师的爪尖,一字一顿:“我就不信,你还能激发真元之力!”

    巴音上师眼神微变,指爪一顿。

    宫傲白猜得没错,虽说玄蟒甲让巴音上师逃过一劫,但依然造成了筋脉损伤,真元紊乱,更有背后的天镜威压,前后夹击之下,使得巴音上师的妖灵根出现裂痕。这种情况只需调养一段时间就会自行修复好转,但若是在此其间妄动真元,就会造成裂痕增大,修复困难,当裂缝大到一定程度,就再难愈合,损伤根基。

    巴音上师只停顿了一息,就坚定递爪,面带讥诮:“我不能动用真元,你又能了?”

    嘭!一爪重重插向宫傲白胸口,但并未如巴音上师所预料那样开膛破肚,而是激起一蓬白光,一股反弹之力震得他指掌欲裂,而宫傲白也被大力震飞,喷出一弧血线。

    “该死,你也有玄蟒甲!”巴音上师恼怒低吼,不顾指掌剧痛,紧追宫傲白身影,指掌化拳,轰向其面门,“我不信玄蟒甲还能防护你的脑袋!”

    宫傲白的玄蟒甲当然防护不了脑袋,而他被妖吼重创神魂,一时半刻内根本凝聚不了真元,只能眼睁睁看着拳头飞来,越来越大……

    轰!

    拳头没有击中宫傲白,而是与另一只拳头对撞。

    巴音上师只退了一步,而拳头的主人则被轰飞撞到岩壁,反弹跌落在地。

    巴音上师阴冷盯着角落里蜷曲的人影:“小子,我有很多笔账要跟你慢慢算,你就这么着急找死?”

    当人影呛咳着蹒跚走出阴影时,最吃惊的却是宫傲白。他早就感应到罗霄的存在,虽然因为巴音上师的真元封禁,感应不出罗霄的等级,但可以确定一点,这只是个武士。

    修真之下皆蝼蚁,宫傲白根本没放心上,全力应对巴音上师这个大敌。只是没想到他堂堂一个修真者,居然被一个小小武士救助了,可问题的关键是,连他这个强大的修真者都中了招,这个小武士是怎么从那憾人神魂的妖吼里存活下来的?

    罗霄出手也是迫不得已,且不说身为试炼者,道义上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主持选才的上使被杀,他更没有忘记自己的计划——杀死巴音上师!但只凭他的实力恐怕很难做到这点,他需要宫傲白活着。

    原本罗霄打定主意是捡尸补刀,没打算正面刚,连人家一根手指都挡不住,他也没资格刚。但当他知晓巴音上师不能动用真元,而宫傲白又陷入危险之后,他立即改变主意。

    想杀死巴音上师是不可能了,那就救走宫傲白三位特使,利用双方的仇恨与自己的救命之恩,同样能达到消弥边境刀兵的目的——说到底,罗霄的目的就是消弥兵祸,杀死巴音上师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只要目标达成了,巴音上师是死是活并不重要。

    “走!”罗霄强压下一口冲到喉咙的腥咸,对宫傲白喊了一声,转身正要提起昏迷的左玉衡。

    突然一股大力从侧方涌来,将罗霄弹开,不等罗霄露出惊诧,宫傲白冲他大喊:“顶住一刻时,等我将紊乱的真元归根之后,就是这半妖的死期!”

    “一刻时?”罗霄嘴里泛苦,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巴音上师的确不能使用真元,可自己同样也被封禁元核,全靠一身堪比龙象武士的肉身强横防御撑着,但五脏六腑没有元力膜保护,只一拳就被震出内伤,怎么撑过一刻时?

    罗霄一边无奈横挡在宫傲白身前,防备正步步逼近的巴音上师,边苦口婆心劝道:“上使,敌强我弱,何妨暂避一时?等疗好伤后,在下一定甘为前驱,为上使带路,横扫草原,把为虎作伥的突勒部帐全灭了去……”

    “你是试炼武士吧?”宫傲白心思机敏,一语道破罗霄的身份,“不用多说,撑过一刻时,我点你为天骄第一,进入中域后入宗门还是到我陆离国任职,任你选!”

    宫傲白说罢,摇摇晃晃走到洞窟边缘,取出各种灵丹灵石,吃糖果一样往嘴里倒,运功疗伤,不再理会罗霄。

    如果不是有求于人,罗霄真想掉头就走,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他也知道,宫傲白这是舍不下仙器天镜,罗霄也眼馋仙器,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怎都轮不到他的份,他只求能保命,尽力达成目标就行。

    眼下唯一的应对之法,就是以三成实力的风之影与巴音上师周旋,希望能撑过一刻时。

    “一刻时?”巴音上师逼近一丈最佳攻击范围,一脸玩味看着罗霄,“容我指点你一下,在不动用真元的情况下,我相当于十阶龙象武士,你元核被封,相当于七阶朱雀武士。你知道十阶与七阶的差距么?”

    罗霄嘴巴的苦水都快溢出来了,知道巴音上师在打击自己的信心,强提一口气:“一个受了伤,又废了一条手臂的十阶……”

    “那你就睁大眼看看,受伤又废了一只手的十阶碾压一个七阶需要多长时间!”

    巴音上师旋风般迎面冲来,罗霄想侧闪,却惊骇发觉一股强大威压兜头罩下,别说闪避,就算是挪动都困难。

    “喝——”

    罗霄以强横的肉身之力,生生挣脱这股威压,然而已来不及躲闪,只能双臂交叉,竭力护住要害。

    轰!

    罗霄身形似炮弹一样被打飞进黑漆漆的隧道,好一会才发出砰然震动。

    巴音上师如影随形,一头冲进隧道。

    当罗霄跌得七荤八素,边吐血边爬起来时,突然喉咙一紧,被一只钢爪般的大手掐住,生生提起,狠狠撞击岩壁。

    碎石四下崩射,五脏六腑几乎震挪位,罗霄呼吸断绝,连血都吐不出来,从鼻孔汩汩流出。

    巴音上师单臂将罗霄举起,狠狠抵在岩壁,妖瞳凶光熠熠:“你想怎么死?想死得痛快的话,就说出你怎么逃过界珠吸灵,血獒秘图藏在何处……还有,你是如何躲过我的妖吼而无事。又或者你想我把你的皮肉一条条撕下来——上次我这么做的时候,那个九级战士哀号了三天三夜,求我杀了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