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62章 【洞天魅影】
    正当罗霄强抑身体痛苦,瞪大眼睛,满怀希望,死死盯着神秘石门一点一点洞开时,突然没由来浑身一冷,毛骨悚然,有种大祸临头,今日命休的大恐怖感。

    难道这石门后面是可怕的怪兽、妖魔,或是强大的异界生物?

    罗霄大急,本能想上前合拢大门,却惊骇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定住了,跟巴音上师的真元禁锢相似,但又有所不同,真元禁锢只是令他身体失去控制力,而眼下他感觉不光是失去身体控制权,更是僵木硬化,宛如石雕泥人。

    罗霄浑身发冷,这冷意不是感觉上的,而是真的从身体里透出,冷到骨头里,冷得肌肤像木头,那彻骨寒意,似乎连心都被包裹,并渐渐向脖子、脑袋侵入。

    这是怎么回事?罗霄快急疯了,却偏偏一根手指都动不得。

    石门已然半开,没有五光十色,没有绝伦仙境,只有无尽漆黑,黑到连光线都被融消,黑到令人深深绝望……一如罗霄此刻心情。倏地,天镜自行浮到石门前,将一道华光打入石门无尽黑暗虚空,罗霄清晰看到,黑暗中一团团半透明的清气仿佛从天外飞来,顺着光华通道,尽数融入天镜中。

    清气越涌越多,先是如香烟袅袅,然后如云雾滚涌,最后更是喷发一般。天镜根本“吃”不下,于是清气滚滚弥漫整个石门平台,而后更渐渐向整个洞天弥漫。令人惊异的是,洞天里已经很稀薄的灵气,碰上这清气,居然如同雪化一般,融蚀殆尽。

    这一切,罗霄都已感受不到,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都被渐冻,神志渐渐模糊。

    “这是要死了么?真是冤,完全搞不明白啊!就好似中了诅咒一样……还觉得人家巴音魂飞魄散,可悲可怜,我却又好到哪里去,糊涂鬼才是最可悲可怜的吧?”

    罗霄想到巴音的魂魄,下意识朝天镜看一眼,就是这一眼,顿时让他如见鬼一般,在心底发出咆哮——这特么是什么鬼?!

    天镜镜面正承吸清气,而背面光亮可鉴,清晰照出罗霄僵木的身影,他看起来一切正常,至少从表面上是这样,而令罗霄惊骇欲绝、差点要疯的是,他的头顶上方,一个幽魂状的虚影,正一个劲朝他身体钻,已经有半身钻进他的身躯了!

    原来不是中邪,而是撞鬼了!

    可是这里不是外界,是仙石洞天啊!怎可能有鬼!

    比糊涂鬼还可悲可怜的,是连做鬼都没资格,被鬼上身啊!

    罗霄血气狂涌,发梢上指,胸震怒雷,肝胆几爆。

    然而强大的气血,却丝毫阻止不了这恐怖的幽魂冰冷的意识入侵。这注定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在神识这个领域,他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终究挡不住意识被侵染、模糊、抽离,就像当初巴音上师被天镜抽魂摄魄一样。

    “我可以死,但绝不当鬼伥!”

    就是这个最后的信念,让罗霄苦苦支撑,始终守住心底最后一点灵识,灵识不失,夺魂难成。

    这种坚守很无望,强弱对比太悬殊,每一息都把他拉向绝望,然而他已经不管为什么坚守了,就当是只为坚守而坚守吧。

    终于,当那股阴寒连意识都要彻底冻结时,罗霄灵魂深处,那一点比火苗还微弱的灵识最后扑腾了几下,就要溃散在无尽黑暗里……

    蓬!

    一道光,照亮了无尽黑暗。

    就在罗霄即将沉沦的时刻,吸足了清气的天镜突然翻转过来,镜面对准罗霄射出一蓬精光,将罗霄整个身躯完全笼罩。

    就像快被冻死时突然出现在温暖春阳下,暖洋洋的极度畅适感令罗霄终于痛痛快快昏迷过去。而在他看不到的头顶上方,一个白色半透明幽魂,大半形体已没入罗霄身躯,两只手正拿住他的肩膀使劲往下钻。

    镜光一照,幽魂那朦胧难辨的面目陡然一阵扭曲,整张脸变成一张大口,对准镜面发出无声嘶吼,半个幽魂之躯都随着吼叫而震动变形。

    然而幽魂之哮不是妖吼,就算是妖吼,对天镜也没半毛用——当光芒照射在幽魂身躯的一瞬,幽魂似是极度痛苦扭曲身躯,死死抱住罗霄不撒手。

    只是这样的缠抱纯属精神层面的纠缠,无形无质,对专收妖鬼魂魄的天镜而言,根本不算个事,哪怕此时天镜的威力不足全盛时千分之一,也不是区区魂灵能抵抗得了的。

    下一刻,被吸扯得像八爪鱼一样变形的幽魂,如同一缕轻烟,循着光芒通道投入镜中。

    幽魂一灭,光芒消失,天镜滴溜溜转圈,又重新回到石门顶上。

    同时消失的,还有被填压进石门缺损处的那小团巴音上师的残余真元。

    而当真元耗尽的一刻,洞开了一小半的石门又轰轰然地再度合拢,紧紧关闭。

    异变迭出的洞天,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有石门顶上那如同星光闪烁的天镜,以及洞天内弥漫的清气,昭示着这方天地,似乎隐隐有了不同。

    而最大的不同,就是昏睡在平台上的罗霄,此时他的身体仿佛漩涡中心,周身云雾翻腾,氤氲清气疯狂注入——确切的说是他的身体在疯狂吸收,如果罗霄不是已经晕过去,恐怕会出现第二次醉气。

    与此同时,洞天各处同样的一幕也在不断上演:灵圃、灵石、蛟丹……漩涡处处,氤氲沸腾,而整个洞天的清气,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稀薄……

    不知过了多久,罗霄幽幽转醒。

    醒来第一件事,他什么都不顾,就看向天镜,身影倒映镜面,一切如常,没有幽魂,没有束缚,甚至没有威压,一切仿佛是场噩梦。

    然而等罗霄浮到石门上空,仔细看向天镜镜面时,镜子里多出的一道淡淡幽影,令罗霄毛发悚然,遍体生寒。

    这一切,不是梦!之前所遭受的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是真的!

    罗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以九阶武士对自身强大的控制力都压不住,头皮发麻,背脊发凉,阵阵后怕,差一点,他就步巴音的后尘,神魂俱灭,空留失去自我意识的残躯,又能比肉身消融好多少?

    好不容易等情绪稳定下来,一连串疑问蹭蹭蹭跳进脑海。

    这幽魂是哪来的?

    是原本就存在于洞天,还是从外界附身而自己懵然不知?

    幽魂之前的举动,是不是传说中的“夺舍”?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幽魂为何对自己如此恶意?

    还有,天镜是否有灵?若有,为何对自己如此压制?若无,为何又会救自己?

    种种疑问,把罗霄搅得一脑袋浆糊,却不知道如何寻求答案。

    最后目光一落,惊讶发现,这石门,居然关上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