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73章 【遭 遇】
    龙渊山北麓的正南、东南、西北三个方向,此时已稀疏分布了近二百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最差都是六阶高段武士,最强的更是达到九阶高段。

    这就是围捕罗霄的主力,从浮空飞舟空投的重组的天骄战团。

    经过惨烈撕杀,幸存的三国天骄种子,尚能余力再战者,将将一百人。而愿意参与这次围捕行动的,就有九十三人之多,几乎全来了。再加上各自家族的助力,总人数接近二百。

    由于这一次不是试炼,下方也没有灵雾缓冲,所以浮空飞舟投放方式也相对温和,基本都是在十余丈的低空让天骄种子们自行降落,并且任意组队。

    有家族助力的,自然是自家组队。没有家族相助的,或攀交情,或谈利益,基本上是五六人一队,最多的一队达到十人。

    因为所有人都得知了对手的实力——八阶白虎武士、舞阳天骄第一,年仅十七。

    这是目睹罗霄与巴音交手过程的宫傲白做出的实力判断,直接推翻了舞阳国给出的关于罗霄实力为七阶的结论。

    最初得知这个消息时,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这简直是百年、不、千年不遇的奇才啊!真要毁掉这样一个奇才么?

    随后的消息,才令所有人为之释然——此人与妖族勾结,必是得到妖族修炼秘法,或者其本人就有妖族血裔。

    这就不奇怪了,毕竟妖族一出身就天生灵根。当然,此人肯定不是纯粹妖族,但只要有部分血裔,修炼极快就不足为奇了。事实上对中域有所了解的诸国重臣及各大家族族长都知道,十七岁的白虎武士,在中域并不罕见,有来自中域的半妖巴音上师栽培,哪怕是纯粹人族,有此成就也不足为奇。

    如果罗霄知道,自己居然被认为是受到巴音的“栽培”,脸上真不知是何表情。

    要杀死一个白虎武士,需要同阶且高一段位的武士,而要活捉一个白虎武士,则至少需要三个同阶武士。

    三百试炼天骄种子里,只有一个是达到八阶的武士,其余全是六七阶,这点实力,别说活捉,不被反捉就算走运了。因此许多家族不得不派出八阶甚至九阶强者,以助自家子弟参与搜捕行动。

    这就是宫傲白的算计之处,只要拿出入选中域这个饵,那些三十天骄之外的失败者就绝对会咬钩,而为了自家子弟安全及赏格,各大家族及修武堂高层,就不得不跟着淌这趟浑水。

    有了这些强者加入搜捕,这张天罗地网才有可能网住那条大鱼。

    十块中品灵石,再加上几十个惠而不费的入选名额,就能换到一件绝世仙器,天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么?

    ……

    刀光闪过,一丛满是荆刺的灌木被砍倒,现出一个光头大汉的黑紫脸膛。

    光头大汉扛着砍刀,抹了把汗水,扭头对身后的沙里飞咧开嘴:“二当家,这趟买卖真不赖。”

    “老七,别想哪么多有的没的,好好带路,只要这趟活顺利完成,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或许,能让你进级战士。”沙里飞嘴上训斥,眼里却难掩自得,毕竟这笔大活就是他接洽并谈下的。

    “二当家放心,这条线,我最少趟过三遍,别的不敢说,最起码……”老七就是十三把刀里排行第七的刘一切,五级战卒,早年因命案在身,东土难以立足,于是想亡命塞外,但无法出关,于是冒死走龙渊西口,侥幸成功。此后又因助人走私,来回趟了两次西口,积累了这条死亡线路的经验。

    这次也正因有他的缘故,沙里飞才敢接下这趟大活。

    正当刘一切口沫横飞拍胸脯时,耳边传来老大狂枭冷肃的声音:“噤声,有人来了。”

    寒光闪动,前方数十步外的灌木丛簌簌偃伏,现出五人。

    两个气势雄浑的中年男子,三个年轻武士,也在同一瞬间发现沙里飞、刘一切。

    双方不期而遇。

    三个年轻武士中的一人按剑上前,上下扫视沙、刘二人一眼,警惕道:“你们是什么人?”

    刘一切不用眼睛,光是鼻子就能嗅出眼前的年轻武士身上那股最令他厌恶的世家子弟气息,哪肯示弱,翻着牛眼:“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龙渊山那么大,就算你属螃蟹的,也够你横了。爷们是谁,你管得着么?”

    年轻武士眼神一冷,剑出半鞘:“若是寻常时候,小爷管你是哪个沟缝里蹦出来的蛆虫,但今时不同往日,上使有令,搜捕逆犯罗霄。你们最好自报身份,以证清白,否则……”

    “否则你就要找死是吗?”刘一切暴怒横刀,正要有所动作,肩膀却被沙里飞摁住。

    这位狂沙盗二当家越过刘一切,上前数步,冷冷看着面前几人,道:“自证清白么,那你们又如何自证?”

    两名中年人之一走上前,拨开衣襟,亮出银虎腰扣:“我是山阳郡修武堂总教习杜承先,这些都是我郡少年俊杰,你们是什么人?”

    沙里飞盯着杜承先银虎扣带,感受到那高出一阶的威压,攥刀的手心渗汗。

    见沙里飞不说话,年轻武士锵地拔剑,剑锋映着透过枝叶间隙漏下的阳光,眩得沙里飞眼睛一眯,刀咔地出鞘。

    “等等!”另一个中年走上前,盯着沙里飞看了好一会,缓缓道,“我认得你,你是狂沙盗二当家沙里飞。”

    沙里飞一愣,上下打量中年人好一阵,翻遍记忆也想不起对方是谁。

    中年人淡淡道:“前些年出塞游历时,我曾远远看到过你们狂沙盗的张狂,人也要货也要,当时带队的就是二当家你。当然,你并没有注意到我。”

    杜承先听到“狂沙盗”三字,眼睛眯起,手搭剑柄。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强横气息传来,狂枭拨草现身,缓步走来,背后两柄铁钩一晃一晃,冷声道:“怎么,有人想替天行道么?”

    随着狂枭出现,一阵簌簌分枝拨草声响,六个刀客按刀而出,在狂枭与沙里飞等人身后站成一排。

    五比九,整整多出近倍,而且草木掩映中似乎还有几人,但杜承先毫不在意,因为除了狂枭、沙里飞是七级,其余都不过是战卒,他一个人就能吃定。只是真打起来,难保自己这边不受损伤,还是正事要紧。

    杜承先缓缓松开剑柄,微微点头:“既然陈兄认出你们的身份,那就好,现在你们都过来让我这几个子侄认一认——他们都是此次参加天骄试炼的骄子,认识逆犯罗霄。若无事,各走各道。”

    狂枭与沙里飞一向骄狂,但眼下一来实力不如人,二来他们身负要任,也不想节外生枝。只能忍住气,让七名手下一一上前,让那几个年轻武士过目。

    易容术再好,也经不得审视,以武士的犀利眼神,是否易容一眼就能看出,因此倒也不需要剃须及药水,很快排除狂枭、刘一切等八人嫌疑。

    “完事了。”沙里飞恨恨一挥手,正要走。

    杜承先抬手一指:“且慢,后面还有四人。”

    狂枭与沙里飞脸色一沉,互换眼色。

    这时刚刚钻出草丛的四人中一人快步走近,随后扯下大胡子,淡淡道:“我是易了容,只是为了躲避仇家,绝不是那个什么罗霄!”

    杜承先向年轻武士示意,后者掏出药瓶扔过去:“不管你是谁,把这药抹了,如果不是我们要找的人,绝不为难。”

    对方叹了口气,只得照做。

    当他卸妆抬头的那一刻,杜承先等人齐声惊呼:“突勒牙兰!”

    牙兰等人曾多次在晟京修武堂武斗台下露面,并屡屡拉仇恨,但凡此次入京武士,鲜有不认识他的。

    牙兰笑眯眯按胸为礼:“太好了,都认识我,看来不用甄别了。”

    杜承先却不看牙兰,而是死死盯着他身后那个瘦高人影,一字一顿:“背负通缉令的,可不止罗霄一人!”

    下一刻,一道烟花旗火直冲云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