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75章 【灭 杀】
    被天杀伏击的庞元峰很惨,身负重创,惶惶如丧家之犬。

    而比他更惨的是陷入“人民战争”汪洋的牙兰、银狼一行。

    银狼十级,牙兰八级,再加上两个七级战士,这实力远远超过庞元峰。但他们面对的敌人,也远远强过“天杀”。

    如果有后悔药可吃,银狼绝不会因为愤怒与力求快速脱身而杀尽杜承先一伙。

    如果有后悔药可吃,杜承先等人也绝不会因贪功而招惹银狼这一伙亡命徒。

    杜承先等人的后悔可以理解,银狼为何后悔呢?

    很简单,因为唯一知晓他们身份的人被他杀光了。之后源源不绝追杀的搜捕队根本不相信、更不会听他们解释——“我们是通缉犯没错,但此犯非彼犯啊!你们找错人了(破音)——”

    唯一能让搜捕队停止追杀的办法,只有他们束手就缚,或者被杀死。

    很明显,这两个选择都是不可接受的。

    更何况,银狼自有的他的骄傲与自信。这些追杀者,最高只有九阶,而且人数极少,八阶也有,但同样不多,绝大多数是六阶武士。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保住唯一认识路的刘一切这个弱鸡的性命,以银狼与牙兰二人的实力,早就冲出重围跑得不见影了。

    然而就是困为这个“累赘”,两名七级战士死了,六个狂沙盗死了,狂枭与沙里飞重伤,银狼与牙兰最终被二十多个武士包围。

    如同一群狼,围着一头猛虎。

    “算了,这笔买卖算黄了。”狂枭浑身浴血,汗出如浆,支着断了一半的铁钩,向牙兰抱歉欠了欠身,然后向沙里飞与刘一切打了个眼色,迎向缓缓包围过来的搜捕队伍。

    牙兰尖细阴沉的声音传来:“你们要投降我不管,但这个人要留下,我们的勇士不能白死。”

    沙里飞斜了牙兰一眼,心道:什么勇士不能白死,我看是你不想白死吧。

    狂枭看了眼哆嗦的刘一切,摇头道:“狂沙帮不会扔下兄弟……”

    银狼冷厉的声音响起:“别逼我灭了狂沙帮!”

    狂沙盗的头头只剩两位,如果死了,狂沙盗这伙为祸边关的马贼也就完了,银狼的话威胁之意十足。

    狂枭面不改色,道:“别急,我没说完……如果你们能顺利杀出重围,我绝不会阻拦。”

    银狼已经能看到包围过来的二十余人的样子,更能感应到他们的气息,不屑冷哼:“就凭他们?一个刚晋升的十阶,两个八阶,其余的,不说我,单是牙兰就能把他们全灭……”

    “我说的不是他们。”狂枭叹息,抬眼望向银狼的身后,眼里有着浓浓的无奈与恐惧。

    银狼与牙兰悚然而惊,猛回头,脸色齐刷刷变白——一个巨大的阴影越过山峰,从天而降,将他们一行人尽数笼罩在阴影里。

    浮空飞舟!

    呼呼呼呼!

    飞舟悬停在众人头顶上空,然后如同下饺子一般,飞坠下二十余道人影,轰轰乱响声中,踩得草折烟腾,动静吓人,把银狼等人又结结实实包围了一圈。

    甲士,全是来自中域的甲士,每一个的实力都超过八阶,其中有两个统领级别的,甚至达到了十阶。

    银狼与牙兰的脸色已经变成惨白,眼里透出绝望。

    叭叽,刘一切被扔在地上,在几十个强大武士放出的威压之下,刘一切连站都站不起来。

    呼呼!

    又见两道人影轻盈跃出飞舟,与前面二十余甲士下坠完全不一样,这两道人影如风中柳絮,翩迁起舞,步步生莲般降落到银狼与牙兰面前,点尘不扬。

    上使宫傲白。

    侍女玉罄。

    不过此时宫傲白已不再显露那为之自傲的俊秀面容,而是戴上了一具短纱帷帽,隐隐可见白纱后面的五官,似乎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银狼与牙兰只感觉面纱后射出的目光如针扎一般,刺得他们睁不开眼,眼泪都止不住涌出,那个难受啊……

    “不、是。”

    这声音,鼻音很重,还有点漏风,但一字一顿,透着寒入骨髓的冷酷,令人头皮发麻。

    “谁发的旗火?”问话的不是宫傲白,而是侍女玉罄。

    那包围过来的正是南宫梦熊与邢无伤等人,以及一支搜捕小队,众人面面相觑,好一会才有人迟疑道:“好像是山阳郡的人,不过,似乎都被杀了。”

    “一群没用的东西,浪费本殿的时间!”

    宫傲白说话声很慢,这样豁牙的漏风声不容易听出,这话简直是把在场所有人都骂了,以宫傲白的心性,如此失态,可想而知他此刻内心的怒火如焚。

    南宫梦熊、邢无伤等人都是脸色难看,但面前是连国君都得折腰的中域上使,骂得再难听也只能生受着。

    以宫傲白此时的心情,很想掉头就走,但他摆出那么大的阵仗,就那么走了,虎头蛇尾,实在有点丢人。

    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

    而此刻,他也需要做点什么,来平息一腔沸腾灼心的怒血。

    “通缉犯,就该好生呆着等官家锁拿,跑来这凑什么热闹?不知死活!”

    宫傲白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手一伸——十余步之外,牙兰陡然浑身一紧,若大身躯如同被一条无形绳索猛力拉拽,身不由己飞到宫傲白掌中。

    宫傲白那白暂细长的五指一收,掐住牙兰的脖子将他拎起,活像吊在猎人叉子上的兔子。

    牙兰脸都涨成紫色,但浑身上下,连一根头发丝都动不了,堂堂一个八级初阶暴熊战士,竟毫无反抗之力。

    “嗷——”银狼发出一声怒吼,不顾一切纵跃而起,双爪箕张如狼,凶猛扑向宫傲白。

    玉罄脸色一寒,广袖微动,正要出手,耳边却传来一声冷哼。服侍这位九殿下超过十年的玉罄,早以对这位主子脾气摸得通透,一听就知主人很生气,需要发泄。当即住手,并且还喝止周围搜捕队伍里正要出手的武士,禁止他们打扰主人的兴致。

    一阵劲风拂来,白纱掀动,露出宫傲白的下颌,惊鸿一瞥,能清晰看到整个下颌呈青紫色,嘴唇如肥肠。

    此刻,“肥肠”微微一翘,五指一紧,喀啦脆响,牙兰的脖子扭成一个活人无论如何都摆不出的高难角度。

    “啊——”

    银狼悲愤咆哮,爪尖几乎触到宫傲白面纱。

    宫傲白却看都不看,手一振,一股真元狂猛冲入牙兰身体。

    轰!

    牙兰身体四分五裂,强劲的真元挟大块血肉内脏与无数锋利骨片,尽数攒打在银狼头脸身体,噗噗闷响中,活活将他打成筛子。

    嘭!血人似地银狼摔落在地,不停抽搐,有进气没出气,眼见不活了。

    一个十级龙狼战士,一个照面就完了!

    这就是修真者!

    南宫梦熊浑身发冷,后背濡湿。他刚晋升十阶,挤身域界顶尖,正意气风发,大有睥睨天下之感……结果眼前所见不啻于当头一棒,打得他双眼阵阵发黑,心头拔凉拔凉的。

    邢无伤等周围的诸国武士,无不心惊肉跳,眼睛都不敢朝那个人所在的方向多看一眼。

    呼——

    宫傲白撤去真元护罩,身上干干净净,滴血不沾。

    连杀两只扰人的苍蝇,心里总算舒服一些……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玉罄欣然欢叫:“殿下,找到他了!”

    宫傲白霍然回首,顺着那只雪白的手指方向望向无尽山林深处,“肥肠”弯出一个怪异弧度:

    “嘎嘎嘎嘎……好!好!总算逮到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