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78章 【阴 招】
    罗霄刚冲出密林,就见到百丈之外的山岩顶上有两个武士在纵跃,从一块岩石跳到另一块岩石,不断四下眺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又有来送死的么?”对这些为赏格而来的搜捕武士,罗霄显然没有什么慈悲心肠,除非没碰到,碰到就不会放过。

    正要取出弓箭,蓦然一怔,这两人居然都是熟人:一个是曾经的对手,后来被自己救过一次的南宫长缨,另一个——居然是程飞龙!

    他也要来追捕自己么?

    罗霄的手慢慢垂下,拳头渐渐握紧。如果说他在这个天镜域还有朋友的话,程飞龙算是唯一一个。

    唯一的朋友也要来搜杀自己,是诱惑太大?还是自己做人太失败?

    罢了!终究是朋友一场,可以决裂,但不必闹到兵戎相见。罗霄决定隐入洞天,避开二人。

    但就在他手掌按下时,隐隐有声音随山风传来。

    “程兄,看到庞监佐没有?”

    “没有!你看到薛炎没有?”

    “……别跟我提那个败类,要不是看在庞监佐的份上,我根本不会与他组队!”

    “南宫兄,千万记得我们说好的,看住庞监佐,别让他对罗霄出手……”

    嗯,罗霄的手掌停了下来,程飞龙说的什么意思?

    这时两道纵跃的身影已渐渐临近,距离隐于大树后的罗霄不过数十丈,但真元屏蔽之下,二人根本感应不到罗霄。

    这时只听南宫长缨道:“放心,以我南宫家的声望,没什么背景的庞监佐必不敢得罪,有我拦着,他动不了罗霄。”

    程飞龙道:“南宫兄,我有一事不明。”

    “你说。”

    “我跟罗霄相交莫逆,出手帮他是理所当然,但南宫兄跟罗霄素无交情,为何也甘愿得罪一位九阶武士而出手相助呢?”

    南宫长缨沉吟一下,道:“好吧,这事虽然有点丢人,但你们是好友,早晚也会知道……在天骄试炼时,罗霄出手救过我,否则我现在连尸骨都收殓不了。”

    “原来如此,南宫兄知恩图报,佩服……”

    “这有什么好佩服的?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寻常人都能做到,更何况是武士呢。”

    “好一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可惜太多人做不到。”

    后面这个声音一下把二人惊住了,刀枪齐指,元力涌动,齐指从树木后转出来的阴影。

    “你是……罗霄!”

    南宫长缨与程飞龙惊喜交集,不敢相信。

    罗霄向二人点头致意:“多谢二位,你们放心,庞元峰死了,不过不是我杀的,他自己造的孽债,自有他人讨还。”

    南宫长缨与程飞龙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程飞龙急切道:“我这次之所以进山找你,就是想带你从南口出山,你放心,那是家父的防区,出发之前,家父有言,他当年曾说过欠你一个人情,现在正是还的时候……”

    罗霄心下感激,但坚决拒绝:“你们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好意心领,但你们不明白宫傲白对我的仇恨,任何人敢阻挠,哪怕只有一点点迹象落入他眼里,他都会毫不犹豫将其撕碎。所以,你们最好尽快离开龙渊山,这里是风暴中心,卷入越深,死得越快。”

    南宫长缨与程飞龙倒抽一口冷气,被一位修真者这样仇恨,简直就是在阎王爷面前挂了号啊!

    罗霄郑重道:“放心,整个龙渊山对我有威胁的,也就只有一个宫傲白,其他的人再多也拦不住我。你们若是真心想帮我,那就趁早离去,越快越好。”

    南宫长缨沉吟一下,道:“好,既然罗兄弟这么说了,我们遵从便是……我是此次天骄之战第九名,不日将前往中域,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在中域见到罗兄弟,到时再回报援手之恩。”

    罗霄看向程飞龙,后者耸耸肩,神色古怪,道:“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是第三十名……”

    罗霄一愕,哈哈大笑,南宫长缨与程飞龙也忍不住笑起来。

    程飞龙参加天骄国战时,也是以最后一名,即舞阳国第一百名的身份参战的。想不到三十强中,他居然又一次吊车尾,也不知该说他幸运还是幸运了……

    “恭喜你们。”罗霄伸出手,分别与二人把臂相贺,这是天镜域武士同道之间的一种贺仪方式。

    南宫长缨叹道:“其实你应该是第一的,若不是……”

    这时罗霄正与程飞龙伸手相握时,蓦然脸色一变,瞪着程飞龙:“你……”

    程飞龙莫名其妙:“怎么了?”

    罗霄脸色变幻,长出口气:“我明白了……程兄,你是不是曾经与宫傲白接触过?比如他拍你肩膀或者给你敬酒之类的?”

    “怎么可能,我都没见过宫……上使!”程飞龙立马否认,但旋即想起什么,道,“敬酒倒是有的,但不是宫上使,而是他的侍女,不过当时她向所有愿意参加追捕你的人都敬了酒……有什么不对吗?”

    罗霄叹息,慢慢收回手,翻看掌心,幽幽道:“既知我的真实身份,又岂会不知你我的交情?既知你我交情,又怎会不加以利用?酒敬的是大伙,但真元印记却只独独打在你身上。”

    “什么、什么真元印记?”程飞龙懵了,但也明显察觉不对,但究竟哪里不对,却是不知。

    一旁的南宫长缨脸色也变了:“是像真元标志一样的真元印记么?”

    罗霄默默点头,南宫长缨与程飞龙都只是武士,感应不到真元波动,而他虽然也是武士,但此时刚出洞天不久,真元之力尚在,在与程飞龙握手时,很明显感觉到从其身上飞蹿过来的一丝带着真元气息的流光,直逼掌心。

    罗霄不知道这是什么,法器?还是修真者特有的秘术?或是别的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多半被盯上了。

    修真者的手段果然防不胜防!

    程飞龙悔恨不已,几乎要拔刀斩了自己手臂。

    罗霄阻止他道:“事情已出了,懊悔无益,放心,我有办法逼出这真元印记,但需要你们帮我。”

    南宫长缨与程飞龙齐声道:“怎么帮?尽管说!”

    罗霄一字一顿:“走!你们走得越快,我就能越快找地方运功逼出印记。”

    南宫长缨与程飞龙愕然,然后苦笑,然后再不多言,一齐向罗霄拱手,转身如飞而去。

    “看样子,那名侍女也是位修真者,需倍加小心了。”罗霄边想着边抬手正要遁入洞天,突然剑眉一扬,抬眼看向东南方,隐约可见两道流虹急速奔来。

    此时紧急遁入洞天还来得及,然而……罗霄扭头看向南宫长缨与程飞龙尚未消失的身影,略加沉吟,毅然收回手掌,转身朝二人反方向飞驰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