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93章 【幽 魂 杀】
    长风过峡,夜雾涌动,慢慢扩散,将几座新筑木棚一点点吞噬。

    按说野狼与青狼从树上坠落的动静不小,别说是武士,就算是普通武者也会惊觉。然而,木棚里酣声依旧,一无所觉。

    少顷,一团白色的人形雾气从野狼尸身上飘起,幽灵般飘向木棚,稍稍停顿了一下,一头扎进最边上军士们休息的木棚。

    一刻时后,人形雾气再次出现,这一次,可以看出这雾气居然有了模糊的五官。

    人形雾气在剩下三个木棚前飘浮游荡,似乎在做选择,最后,舍弃狼山兄弟及另一边的诸多军士,停在最左边的木棚前。

    按说这间木棚的生气是最少的,因为里面只有两个人:盛宣高与南娅。

    然而人形雾气却似乎被某种东西所吸引,绕着木棚转了两圈,一头扎进屋里。

    人形雾气有形无质,根本不需推门,而是像轻烟一样从柴门下的缝隙钻入。

    木棚里点着塘火驱散潮湿与寒气,不过由于长时间没加柴薪,暗火的炭火表面积了厚厚一层灰烬,只余暖气而无明火了。

    盛宣高与南娅围着塘火相对而卧,沉睡若死。

    人形雾气慢慢贴近南娅,如同一张皮将她蒙住,正要侵入其体。

    睡梦中的南娅突然捂住肚子,表情痛苦地抽搐了一下,一只脚踢进了火塘。

    既便这样,南娅也没有醒来,但炭火却被这一脚踢散了,火星四溅,好几根红通通的火炭更是弹到盛宣高的头脸、须发与裆下。

    这一下,任是这人形雾气再古怪,也无法再压制受此“惨烈”袭击的盛宣高了。

    “混账!”盛宣高惨叫着,像条刚扔进锅里的活鱼一样,眼睛都没睁开就打出一招“夜战八方式”,元力如银瓶炸裂,四下溅射。

    已经完全包裹住南娅的人形雾气,恰好为南娅挡住这波攻击,元力尽数打在雾气之躯上。

    元力与雾躯一触,如同沸汤沷雪,滋滋冒烟。

    人形雾气顿时抽搐,模糊的五官竟拟人化地张口咆哮——这口张得绝对够大,足足占据了大半张脸,只是发不出半点声音。然而那些睡死过去的军士,以及狼山兄弟,如同被一口巨钟在脑袋边重重敲击,足以震破神魂的轰鸣将一干人等全激惹得原地蹦起。

    噗噗噗!狼山三兄弟破顶而出,半空中擎刀在手,背靠背挥刀乱斩,刀气纵横,将周围的老树及顶棚削得碎片乱飞,枝桠摧折。

    有几个军士运气不好,正撞上刀气,稀里糊涂就被断手断腿甚至开膛枭首,凭白送了性命。

    但狼山兄弟的刀气也不全是打空或误伤友军,其中红狼所发一道最明亮的刀芒,就穿破棚顶,正斩中人形雾气,顿时使人形雾气一阵扭曲,终于承受不住,从南娅身上剥离下来。

    这时盛宣高终于从魂魄震荡中恢复过来,一眼就看到空中那团扭曲涨缩的人形雾气。

    “这是什么?邪祟!”

    盛宣高意识犹在震撼,但身经百战的本能及极度危险的预感,却使他不顾损耗迅速凝聚出一颗脑袋大小的元力球。

    这颗元力球表面弥散的元力稀薄,显然盛宣高的元力浓缩度并不算出色,但是球体正中却有一滴水珠状的乳白色元力精华,光是这滴精华,就抽空了盛宣高近半元力。

    轰!

    元力球重重轰击人形雾气,那滴元力精华先是向内塌缩,旋即膨胀、爆炸,将人形雾气炸得四分五裂,狂暴元力气流将结实的木棚轰碎炸开,碎片飞溅。

    而刚刚醒来的南娅被元力余波一冲,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那团碎裂成片片破絮的雾气,随着狂暴气流飞舞急旋,待气流消散后,竟又重新凝聚成一团雾气。只是明显看出比原来缩小了一圈,而且原本隐约可见的五官凸起也消失不见,重新变成平平无起伏的轮廓。

    显然盛宣高这一击,对人形雾气的伤害极大,如果此时盛宣高再来一记刚才那样的元力球,很有可能轰杀人形雾气。然而盛宣高一击之后,却是脸色苍白,气血翻腾,周身经脉内充沛的元力为之一空,一任元核不断泵出元力,一时半会却无法迅速传输到周身经脉,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接再厉轰出一记元力球。

    盛宣高强抑不适,抬头对正从半空落下的红狼喝道:“红狼,快动手,灭杀这邪物!”

    没等红狼回应,那人形雾气突然一转,嗖地一下钻进一个刚从木棚里跳出的军士身体。眨眼间,那军士浑身颤抖,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衰老。

    当人形雾气重新钻出时,那军士已变一具木乃伊,轰然摔倒。

    人形雾气其势如电,再次钻进另一军士身体。这些军士不过三四阶,根本抵抗不了这有形无质的邪物侵袭,如同木头般一个个僵直,被吸干精血,然而栽倒。

    狼山三兄弟看得心惊肉跳,心知等这些军士被干掉后就会轮到他们,一时心中犹豫,不知该跑还是该战。

    跑,能不能跑得了?战,能不能战得赢?

    身为雇佣杀手,在面临价码之外的危险时,狼山兄弟首先就会把自家性命放在首要位置考虑。

    这时红狼目光一瞥,正看到野狼和青狼的尸体,又惊又怒:“老三!老五!王八蛋!就算要跑,也要砍一刀再说!”

    毒狼与黑狼相顾一眼,没再说话,只是同时举刀。

    狼山五兄弟可不是骨肉兄弟,而惟利是图之辈更不可能有什么兄弟之情,看到那两只狼的尸体,毒狼与黑狼除了吃惊也没太多别的情绪,此时举刀出手,也只是因为老大有令。

    “裂山斩!”

    在红狼暴吼声中,三狼同时发动奥义,三刀合一,融合成一个近丈长的白色巨大刀影,破空飞斩而去。

    此时人形雾气正钻进最后一个军士体内,白色巨大刀影破空而至,一穿而过。

    军士被生生劈成两半,血肉横飞,人形雾气也被一刀两片,在半空中略一停滞,突然闪电般投向毒狼与黑狼。

    二狼大惊失色,不顾气血逆行,强行发动元力护体。

    应当说,二狼战斗经验丰富,反应非常正确,但却出现小小差异。

    黑狼凝聚出的是元力护罩,防护无死角,半片人形雾气一触即逃。而毒狼最大的本钱就是他的用毒之术,凭这毒术,毒狼在五狼之中最诡异难防,当初无损击败雷力、古越等人,那把毒雾居功至伟。

    但有所得就有所失,毒狼凭毒术令人闻风色变,由此过于依赖此术,以至修炼懈怠,所以他的实力是五狼中最差的,只有六阶高段。

    裂山斩一击之后,毒狼元力亏空严重,只勉强凝聚出一面元力护盾,堪堪阻挡半片人形雾气,而另半片在黑狼那里铩羽的人形雾气一转之下,扑向毒狼后背。

    红狼只来得及斩出一刀,将那半片人形雾气再切成两半,一半逃逸,一半则成功投入毒狼身体。

    红狼与黑狼脸色顿变,想到那些军士的模样,顿时着急。毒狼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却是狼山五兄弟中除红狼外最居杀伤力的好手,一旦折损就亏大了。

    “老四,你怎么样……”

    黑狼刚接近,正想伸手用元力试探,眼前突然炸开一团绿雾,在黑狼惨叫声中,刀光一闪,黑狼大好头颅飞起,怒血破雾泵射,但那血竟被绿雾染成绿色,如同妖血一般,落地滋滋冒烟。

    如此剧毒,连红狼都吓得倒跃逃开。

    突然白光一闪,又一枚元力球轰进绿雾,将毒狼及半片人形白雾炸成齑粉。

    夜风吹来,绿雾散尽,现场除了一堆腥血绿液,什么都没留下。

    “你……”红狼恶狠狠瞪着气息萎靡的盛宣高,好不容易才按捺住杀意,现在杀这个人容易,然而一旦事情败露,他就要登上丛目国的通缉名单,为了个死人,不值得。

    盛宣高似也知道红狼不敢动自己,一边取出一块中品灵石,吸灵调息,一边道:“他必须死!好在这牺牲是有价值的,至少那邪物也被灭杀了。”

    红狼也知道这个道理,悻悻收刀,哼道:“我要补偿,狼山五兄弟这块招牌不能倒。”

    盛宣高一口答应:“成!”

    发生这样诡异的事,二人就算是高阶武士,也不敢再待下去,不顾天色未亮,急匆匆上路。

    只是,谁也没留意,之前被红狼斩为两断的那一小片不成人形的白雾,无声无息扑到昏迷的南娅身上,钻入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