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197章 【龙象威压】
    宋添福绝没想到,原本好端端的计划,却因平白多了个意想不到的变数,搞砸了。后果之严重,足以令他后悔,只可惜他现在还不知道。

    罗霄也不知道,他就只想卖个药而已,没想到会引来一个丛目国最出名的疯子。

    这批灵植在宋添福眼里是价值万金的灵药、圣药,但在罗霄眼里,也就是一些还算有用的花花草草。

    这世上什么最贵?

    什么最稀缺,什么就最贵。

    罗霄拿出的那九件灵植,超过半数是丹药坊的药园都种植不出的精品、绝品,所以在宋添福眼里,那就是十年不遇的好宝贝。但在罗霄的洞天灵圃里,这样的东西一抓一大把。而且他售卖的还只是一些疗伤解毒,或提升武士能力的药,像提升修为那种更珍贵的还没亮出来呢。

    灵圃的灵植自从吸收了上清之气后,成材既快,品质亦大幅提升,药效之佳,仅是年份已不足以反映。也就是说,鉴定是百年份的灵植,实际药效超过二百年。

    如果罗霄不是急于收罗上品灵石,至少那还阳草他是不会出手的,只是如果没有一两样压轴的好东西,未必能弄来足够的上品灵石,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罗霄之所以如此谨慎,也只是担心一下放出太多好东西容易惹麻烦而已,并不是觉得多可惜。只要留足药种,卖了一茬还有一茬,时间够了收割就好。

    三日之后的中午,罗霄还是那副壮年样貌,准时出现在丹药坊。宋添福亲自出迎,看到罗霄手里的木箱,笑得见牙不见眼。

    “尊客果然是信人,请请。”宋添福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罗霄却在店铺前驻足而立,有意无意朝街尾扫了一眼,心道:“他们怎么也来了?该不会是……”这样想着,目光游移,霍然盯住对面的一家装饰华丽的青楼,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从容迈入丹药坊。

    当罗霄身影消失的,街尾拐角探出雷跃那黑瘦的面孔:“咦?我好像看到罗哥儿了。”

    “哪呢?”古越也随之探头,看了好一会,什么都没发现,皱眉道,“你确定看清楚了?”

    雷跃挠头:“我……”

    “让你盯好那姓盛,你就好好盯着就是了,眼睛别乱瞄。”雷力黑壮的身躯闪现,虎着脸训斥,冷哼道,“不管你的眼花没花,收拾一个九阶初段,咱们可用不着别人帮忙。”

    雷跃背后可以腹诽,但当面可不敢回嘴,否则揍了白揍,翻翻白眼:“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雷力哼道:“这是你能问的吗?你就在这放风,不要想凑上去。”

    古越道:“藤老与阿沐已经去布置了,咱们四对一(雷跃不算),赢是赢定,就怕他跑了,问不出南娅的下落,得做好万全准备……嗯,阿沐发信号了,过去汇合,准备行动。”

    罗霄根据自己发现的端倪,猜测等会这里可能有事发生,虽然并不认为与自己有关,但还是想尽快完成交易走人。他这几天也没浪费,不但准备好了大量吃食饮水,而且已经看好一户人家,准备租下那家人的偏院,灵石一到手,万事俱备,就可以闭关冲击通灵境。

    在尽快完成交易这方面,宋添福跟他一样着急,于是一边是灵石,一边是灵植,三下五除二交割完毕。

    大赚了一笔的宋添福喜翻了心,强压大笑的冲动,对罗霄道:“尊客下回要是再有什么好货,务必请再来敝店,价格从优,绝不会让尊客吃亏。嗬嗬嗬……”

    宋掌柜终究没忍住,还是笑出猪声。

    罗霄提起装满灵石的木箱,站起身,淡淡道:“再说吧。”

    ……

    盛宣高很恼火,非常恼火。

    之前他奉命进九万大山,执行捕捉任务,虽说是磕磕绊绊完成了,但人马全折了进去,而且雇狼山五兄弟的佣金还翻了好几倍。结果招来了大殿的严厉训斥,不光罚俸一年,连修炼资源也被减半。若不是看在他好歹完成任务的份上,惩处更重。

    然后,大殿给了他一个将功补过的简单任务,到丹药坊把一个交易者擒来。

    大殿何等身份,他所谓的“见见”,当然不是巴巴跑到丹药坊亲自出手拿人,而是随口吩咐下去,然后安坐宫中,等着人货送到眼前,这才是拥有权力者的正确使用方式。

    盛宣高用了两天时间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并查到了交易者的样貌行踪,如果不是大殿吩咐,灵植也要,灵石也要,他早就出手了。

    灵植在交易者手里,可以随时抓人拿货,但灵石却在宋添福手上,强抢是不可能的。最稳妥的法子,就是等交易结束,先从交易者手里夺下灵石,然后再逼迫此人承认那些灵植是从大殿一个朋友那里偷来的。有这样的借口,才能逼宋添福把货吐出来,或者至少把大殿看中的那株灵植吐出来。

    盛宣高上报这个计划时,也得到了大殿的肯首,并表示这事办妥了不但能将功补功,好处也少不了。

    因此第三天早早的盛宣高便坐进“香满园”,等待目标出现。

    嗯,香满园飘的不是饭菜香,而是脂粉香,能借公干的机会在脂粉堆里滚一滚,也算是小小怡情。

    然而,所有好心情,全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败坏了。

    香满园,满园洋溢的本就是女儿香,有女人很正常,没有才不正常。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没有涂脂抹粉,没有华服广袖,没有吐气如兰……她的皮肤黑而光泽,穿着半截紧身衣裤,满头发辫束紧,手挽乌黑油亮的长鞭,吐气开声:“盛宣高!不想吃苦头的话就告之南娅姐的下落,否则……”

    盛宣高怒极而笑,他一眼就认出这女人就是侗古寨那个阿沐,但什么时候区区一个七阶高段也敢在他这个九阶面前放肆了?

    他没带兵器,不过对付一个七阶还要兵器吗?

    盛宣高原本盘坐于软席,怀里左拥右抱,此时双手一翻就把两个女伎左右扔出,盘膝躬身,足尖一挑,身前案几翻转飞出,各种糕点果脯加呼呼作响的沉重案几,劈头盖脸砸向阿沐。

    阿沐眼神锐利,手臂一扬,软鞭劲抽,噼啪爆响,案几炸裂。

    一只手穿过炸裂的元力劲气,直扣阿沐咽喉。

    阿沐脸色变了,明知不敌但别无选择,纤掌一翻,反扣迎上。

    盛宣高狞笑着五指一合,没有达到白虎武士就与九阶硬拼,等同找死。

    咔嚓!盛宣高脸色一变,落入手中的不是纤掌,而是一根坚韧如精铁的藤杖。藤杖虽被抓变形,但同时传来一股大力,将他震得倒飞丈许。身躯还没落地,身后两股劲风临身,重重轰击在他后背。

    盛宣高身体一晃,差点吐血,而袭击者更被他的反震之力弹飞,把墙壁撞了个大洞,摔进隔壁雅间,顿时引得一阵尖叫大乱。

    盛宣高刚站稳,眼前锐风扑面,一把灵器级骨刀迎面劈来,其上白芒闪耀,晃花人眼。

    盛宣高双掌一合,白芒顿灭,然后抡臂一甩,将对手连人带刀扔出阁楼栏杆,摔到下方的长街上,引得惊叫不绝。

    “好身手,不愧为贪狼卫副统领。”藤杖横胸,露出藤老那张满是皱纹的黑瘦面孔,目光紧紧吸住对手眼神,“你在外面布置的卫士已经完了,现在你以一敌四,你是打算全须全尾跟我们走,还是打断手脚后再被我们抬着走?”

    盛宣高浑不在意身后从破洞冲出的古越,眼角更是没扫阿沐一眼,只盯住唯一的对手藤老,忽尔一笑:“我选择打断你们的手脚,再把你们拖着走——齐兄,有劳了。”

    随着盛宣高一声高呼,一股强劲的威压横扫全场。

    古越胸口烦闷,气息不畅,阿沐脚一软,差点跪下,唯有藤老肩膀一塌,旋即耸起,骇然失色:“十阶——龙象威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