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01章 【残 暴】
    小孤峰就在七丈城西南二十余里,山南有两个村庄,东面有片绵密的松子林,间杂以彬树,林木幽深,野草齐人。要想在这片林子里寻一个人,没有千儿八百不要想。

    指挥这次搜索任务的,是贪狼卫最高指挥官,大统领封平度。

    这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出头,方面大耳,长髯垂胸,气度俨然的老者。事实上封平度已经年近七旬,只因突破通灵境,灵根暗生,修炼有成,因此看上去并不显老,与跟随在他身侧的盛宣高差不多。

    封平度负手站在松林外,盛宣高倚立于侧,身后是几名小校。

    他们就这样站了整整两个时辰,每隔半个时辰,松林里就有消息传出,所有的消息综合起来只有三个字:没找到。

    封平度每次听到消息,都不动声色。

    只有盛宣高脸色越来越难看,这片松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投入上千人力,拉网式来回搜索,只要人在里面,没道理连踪迹都没有——是的,非但没找到人,连活动踪迹都没发现,仿佛这人一进林子就此蒸发了。

    如果没能找到人,封平度最多只是被训斥一顿,甚至有可能连训斥都未必有。身为丛目国有数的强者,哪怕是一向目中无人的大殿,也轻易不敢扫他的脸子。

    但盛宣高就惨了,一而再,再而三误事,大殿绝饶不了他。

    忧心忡忡之下,盛宣高忍不住上前道:“要不,我去看看。”

    封平度淡淡扫他一眼:“副统领去看又有何用?就算发现其人,又能奈何得了么?贪狼卫已经折了一个左统领,若是再折进一个副统领……”

    他摇摇头,没有说下去,却令盛宣高又羞又惊。

    贪狼卫五个统领中,封平度最看不上的就是盛宣高,原因无他,盛宣高的实力最弱,才九阶初段,而且整整五年修为无寸进。另一位副统领可是九阶高段。

    以盛宣高这样的实力却能挤进储君亲卫“贪狼卫”,很显然是走了关系,封平度自然不待见他。而且此次齐天峰出事,起因也在盛宣高身上,令封平度平白折了一员大将,心里怎能不起疙瘩?若不是大殿亲自过问此事,并令他不要追究,他绝对要盛宣高好看。

    因此看到盛宣高脸上的焦急、忧虑及惶恐,封平度心里反倒越发轻松起来,不咸不淡臊了盛宣高一脸。

    不过,当封平度看到远远驰来一骑,骑士那身分外耀眼的红衣时,神色顿时肃然。

    “大殿到了。”

    盛宣高也看到了那名“血衣使者”,嗯,整个丛目国人暗地都是这么称呼大殿的特使。

    血衣使者一旦出现,大殿也就到了。

    半个时辰后,封平度、盛宣高及一众贪狼卫、城防卫统领及属官等,一齐恭迎大殿。

    大殿金冠束发,一身红衣,衬上白面红唇,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异。

    倒是他身边的金士英,宝蓝劲装,斜背长剑,气宇轩昂,颇显名门高弟的气势。

    大殿抬眼朝松林打量片刻,直接招来封平度:“说说你是怎么安排的?”

    封平度沉声道:“职下将一百贪狼卫分十队,每队配以守城军士二十人,合计三百人,为搜索主队。并在小孤峰西南二村及左近三个村子设下悬赏,发动村民七百八十余人,此为搜索辅队。各自划一片区域,来回筛查搜索,迄今两个时辰,尚未见疑犯踪影。”

    大殿与金士英俱点头,就算换成他们来,也未必做得比这更好。

    金士英道:“不如我去感应一下,只要林子里有修真者气息,必定瞒不过我。”

    大殿目光转到封平度身上,因为这位也是通灵境修为,却没有这样做,必有原因。

    封平度道:“盛副统领曾有言,此人有收敛气息异术,外表便似一个无任何元力或真元的普通人,感应之法怕是行不通。”

    金士英怔了一会,道:“难不成就这么用人海之术搜个几天几夜不成?”

    “不需要那么麻烦,要确定林子里是否有人,其实很简单。”大殿邪异一笑,拍拍掌。

    掌声起落,一个身着与封平度、盛宣高相似的锦衣大汉,面无表情从仪仗队里走出,在他的身后,是五个被五花大绑的山民。

    “万天鹏!”盛宣高一见这锦衣大汉便认出,这是贪狼卫第二高手,实力仅在封平度之下的十阶中段、右统领万天鹏。再看到后面那五个令他咬牙切齿的山民,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大殿双管齐下,一边让他搜索正主,一边派出万天鹏擒拿那五个搅事的侗古寨山民。

    藤老五人犹不甘心,更未料到局面凶险,因此并未第一时间逃离七丈城,轻易被万天鹏率领的贪狼卫截住。而五人当中,除了雷跃之外,都是有伤在身,对上一个恐怖的龙象武士,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当场被拿下。

    一张描金绣蟒锦榻稳稳摆在紧急平整出来的地面上,大殿闲适地半坐半躺其上,手里把玩着雷力那把灵器骨刀。

    “低阶灵器,没经过炼制,傻大笨粗,也就只配这蠢汉使用了。”大殿啧啧几声,屈指一弹,骨刀划过半空,落入一名血衣使者手里。

    这名血衣使者是个三旬左右的七阶武士,显然干这种事不是第一回了,对流程十分娴熟,双手托刀齐额垂首致礼:“请大殿示下,从哪个开始?”

    大殿斜躺锦榻,以拳支颐,闭上眼,抬指随手一划,懒洋洋一指。

    立即有如狼似虎的贪狼小校将大殿所指的藤老揪出来,割断绳索,死死摁住。

    血衣使者漫步到藤老面前,挽了个刀花,寒光一闪,直刺而下。

    “呃!”藤老低哼,浑身剧颤,但身遭元核封禁,被两个武士级贪狼小校摁压动弹不得。

    骨刀穿透左掌,血流如注,血衣使者还不时转动刀柄,绞得藤老几乎痛晕过去。

    古越、雷力等人看得目眦欲裂,咆哮咒骂不绝。

    大殿依然闭着眼,听到骂声后细眉微皱,倏地朝一个方向一指。

    另一名血衣使者立即拔出随身短刀,走到雷力面前,刀光一闪刺入其口中,乱搅几下再拔出,顿时带出一蓬鲜血与混合着碎齿的半截舌头。

    雷力啊啊大叫,眼角绷裂出血。一旁的古越、阿沐、雷跃无不悲愤惊怒,却只得咬紧牙关,再不敢骂出声。

    如此血腥一幕,金士英在一旁却只抱臂冷视,神情淡漠。为了得到还阳草,这点手段完全应该且必要的。

    大殿依然闭着眼,手指轻叩锦榻,发出轻微却令人气血下沉的叩击声。

    突然叩击骤停,一根苍白修长的手指竖起。

    血衣使者立即把骨刀往下一按,咔嚓将藤老的半截手掌剁了下来。

    藤老终于忍耐不住,发出苍老的悲鸣。

    大殿闭着眼,仔细倾听,当然不是听惨嚎,而是林子里的动静。一刻时过去,惨嚎变微弱,他期待的动静还没出现。

    “看来某人没有尊老之德啊。”大殿睁开眼,目光转到唯一的女子阿沐身上,“不知道,会不会有护花之心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