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02章 【搞 事】
    当罗霄的身形闪现时,看到的是满天星斗。

    罗霄挠挠头,时间没选对啊,好在远远听到七丈城的更鼓声敲了四下,四更,天快亮了。

    二十里地,慢慢走去,到城下时城门差不多也开了。

    漫步在松林里,罗霄周身的气息时而如狂风漫卷,激得周围松枝哗哗作响,松针如雨纷坠,气势惊人;时而消失无踪,连地上一片枯叶都吹不动。

    这是罗霄一口气晋升到十阶圆满,连续突破五个大小境界,一时间对爆增的力量控制不力造成的。

    罗霄慢慢边走边打出一套修武堂最基础的“暴虎连环击”,借以熟悉这新增的强大能量。

    拳风过处,树皮炸裂,指掌虚击,音啸如爆。所过之处,巨木摧折,犁地如沟,如同巨型凶兽过境,声势骇人。

    暴虎连环击打到第七遍,快走出松林时,罗霄对爆涨的力量与身体融合,适应了七七八八。直到这时,才满意地凝聚出强化敛息之壳,将充满真元的元核封闭起来。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一落千丈,又变成普普通通、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这次出关,除了因为手头没有上品灵石,不得不结束闭关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要搞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贪狼卫盯上。

    他跟贪狼卫结怨,缘于九万大山侗古寨,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在他露了一手震慑住盛宣高后,只要这家伙不蠢,应该不会再想招惹他。但这一次盛宣高表现明显不对,有可能是侗古寨那几个人牵扯到自己,也有可能,是丹药坊那里出问题。

    罗霄有预感,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这件事八成与丹药坊的掌柜宋添福有关。这次进城就是为了查清此事,结怨报复也好,被人盯上也好,总要弄个明明白白,不要打生打死还搞不清对方目的。

    出林之前,罗霄再次易容为一个肤色黝黑、样貌平平的青年,衣服也换成麻布葛衣,打着绑腿,普通到极点,完全就是扔进人群里找不着那种。

    “这松林有点奇怪啊。”罗霄越走越感觉不对劲,林子里到处都是践踏的痕迹,仿佛大军过境一般,与他前几日刚进林子时天差地远。如果不是他放出气息一路感应,并未发觉人迹,他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一支大军伏击自己了。

    他这个“胡乱”猜测,竟无限接近于事实。

    好在一直到走出松林,一切如常。但罗霄却没有放松,因为他嗅到空气中隐隐有血腥味。

    黎明未至,夜幕深沉,荒野漆黑一片,齐人蒿草随夜风哗哗摆动,好似人影幢幢,加上淡淡血腥味,令人心悸,疑神疑鬼。

    不过罗霄却没有这样的担心,他靠的是感应,而不是眼睛与耳朵。不过这一刻,发挥作用的却是他的眼睛。

    地上有两只断掌,一只半截,一只完整,这便是血腥味的源头。

    罗霄一步步走近,稳稳拿起两只断掌,借萤石微光仔细查看。

    很明显,两只断掌分属不同的两个人,一是老者,一是女人。从掌心的茧子以及残留的一丝元力来看,被断掌的两人都是武士。

    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两个武士在此解决私人恩怨么?但地上大量杂乱的脚印显然不支持这个判断,那是两个势力在解决恩怨?

    罗霄想了一会,不得要领,随意跺一脚,踩出一个凹坑,把两只断掌扔进去,用鞋底拔拉几下埋好踏实。

    他这么做并非善心,只要是人,都不想见到有野兽啮咬同类的躯体。现在这拨人显然离去没多久,人类气息浓重,老鼠野狗一时不敢冒头,但用不了多久,顶多天亮,血腥味就会招来凶残的啃啮……

    罗霄从洞天弄盆清水洗净双手,迎着天边一线晨光,走向七丈城。

    ……

    宋掌柜这几天心情不错,任何时间见到他,脸上都是笑眯眯。这可以理解,任谁一转手就赚到一块上品灵石,心情差不多都这样。

    可惜的是,据伙计说,那天那个卖药人刚出店门,就跟贪狼卫的副统领发生冲突。这样一搞,这人八成是不会再来了,一条好线断掉,真是可惜了。

    宋掌柜正遗憾,眼前出现一张黝黑墩实的面孔,很像九万大山里的山民,但双眼却有着与面孔完全不搭的灵动与锋锐。

    宋添福眼力可不是白练的,心头一动:“你是……”

    后面传来店伙计的声音:“掌柜的,这人说有好货,小的看了一眼,确实不差,具体年份品相,还请你老鉴定。”

    宋添福闻言朝黝黑青年身边的木箱看了一眼,心头突地一跳——又是木箱?!

    青年呲牙一笑,露出与黑肤成鲜明对比的白牙:“掌柜的,密间请。”

    宋添福莫名恍惚了一下,蓦然回过神,忙道:“好、好,请、请……”

    边走心头边大为奇怪,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如此失神?而且,还有莫名心慌,眼前这山民青年,明明是个毫无能量的普通人啊。

    密间门一关上,主宾坐定、上茶,宋添福轻咳一声,看向木箱,正想说话。

    青年却笑笑,把木箱挪到身后,摇摇头道:“今次我不是卖药,而是打听点事。”

    打听事?来丹药坊打听?

    宋添福脸一黑,差点发作……嗯?且慢,这人的声音不对,不是他的声音……呃,应该说,不是他原来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不,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

    宋添福突然一哆嗦,眼神一凝:“你是……是你!”

    罗霄微微点头:“认出来了?这就好,接下来我们就好说话了。”

    宋添福又惊又喜,失而复得的感觉当真好:“尊客……”

    罗霄截断他的话:“其他的事先别扯,我只想知道,宋掌柜那两块上品灵石是怎么凑齐的?”

    宋添福笑容一僵,脸慢慢沉下:“尊客,这买卖之外的事与你无关吧,尊客要是还有好药呢……”

    罗霄眼神尖锐:“无关?宋掌柜不要说,那天我一出你店门就与贪狼卫发生的冲突,与你完全无关!”

    宋添福拂然不悦,做势欲起:“客人若不是来卖药的,在下恕不奉陪……”

    话音未落,就见罗霄一翻掌,手里出现一枚龙眼大小的珠子,扬手一抛,珠子消失,旋即周围似乎多了一层看不见却摸得着的屏障。

    “这是……”宋添福一下跳起来,打翻滚烫的茶具,烫得他呲牙咧嘴,表情如见鬼,结结巴巴道,“难道是……”

    “没错,这是界珠。”罗霄淡淡道,“算你有点眼力,希望你能继续保持这种眼力,不要吃眼前亏。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罗霄只稍稍释放出一丝真元气息,宋添福立马屈服——他首先是生意人,其次才是武士,武士宁折不弯,而生意人,妥协才是常态。

    “原来那位大殿看上了还阳草,又舍不得灵石,想财货两得。呵呵。”罗霄捏着下巴冷笑,更令他恼火的是松林发生的事。

    说实话,侗古寨的人既然出山救人,自然生死自负,落入贪狼卫手里,只能怪他们命歹,砍了剁了其实与罗霄无关。但千不该万不该拿他们来要胁自己,搞得好像自己要为这些人的性命负责一样。等于明明不是你的事,却生生被人扣上一顶帽子,换谁心里都窝火。

    罗霄腾地站起,抬手收回界珠,冷着脸道:“行,既然你这么想搞事,那就陪你搞个大事!”

    宋添福脸上肥肉颤了颤,这一刻只想掩住耳朵,什么都没听到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