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妃倾天下:王爷请〕〔农门王妃相当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05章 【符阵禁地】
    轰!强烈真元狂潮席卷而至,将厚重殿门震得四分五裂,破碎的包铜厚木化为漫天暗器,劈头盖脸砸向罗霄。若被任何一块真元所激的碎木击中,其伤害力无异于当初巴音上师击败罗霄的那一指。

    不过罗霄也早已今非昔比,手一晃,龙鳞飞盾出现,盾面激发一轮微芒,整个身形竭力蜷缩在盾后。

    一阵密集爆响声中,一块块包铜厚木在盾面炸碎,铜片木屑纷扬如雪,真元激荡,漾起一圈又一圈濛濛光影。

    罗霄巧妙调整盾面受力角度,同时运转风之影,身体仿佛失去重量,随着一次次轰击而不断拔高,等到达一个临界点时,身体一扭,借真元反震的余波,如夜鸟投林般消逝于暗夜。

    几乎前后脚功夫,国师与大殿以高度戒备姿势冲出内殿,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转瞬即逝的黑影。

    国师一张原本就阴沉的脸更是几乎滴下水来,看对方的速度,他就知道追不上。

    大殿四下一扫,勃然变色:“禁卫都到哪里去了?”

    国师鼻子动了动,朝外殿一指。

    当二人推开外殿内门,看到一地尸体时,都是又惊又怒。他们不是因为死了这么些人,而是死了这么些人他们居然一无所知。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国师脸色尤其难看,能屏蔽他这等强者感知的,要么就是实力比他强一大截,要么就是对方有什么特殊手段。从刚才短暂的交手情况来看,后者可能性更大。即便如此,他仍感觉一种强烈不安,因为他不知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是冲大殿来的,还是冲他来的……

    直到这时,各个方向才有急促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一阵阵惶恐请罪之声。

    而后传来大殿气急败坏的怒斥声:“竟然让刺客深入宫城腹心之地,要你们这些巡卫何用?现在就给我搜!天明之前,若不能拿获刺客,就算我不砍你们的脑袋,国君也一样会砍!”

    当整个宫城乱成一团,一个个红了眼狠不得掘地三尺时,他们的目标罗霄却已远在重重宫阁之外了。

    虽然罗霄很想找大殿的麻烦,但刚才那一下碰撞令他意识到这个国师的实力绝对在巴音上师之上。

    罗霄不得不慎重,巴音上师只有通灵境修为,那是因为天镜域所能容纳的修为上限就是通灵境,然而山海域却是中域,中域所能容纳的修为上限是多少?罗霄不知道,他甚至连修真者的具体分级都不清楚。

    此人给罗霄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即使不能像当初的巴音上师一样,对自己形成完全碾压,但威胁绝对存在。在对方的主场,硬杠实力莫测的对手,这种没脑的事罗霄是不会干的,因此一触之下,立即远飏。

    此时罗霄却不紧不慢远远掇在一队禁卫身后,这队禁卫的服饰很特别,亮银甲、红披风、绣春刀,哪怕是黑夜,看着也是极为拉风。里面最弱的一个修为也是七阶,最强的那个统领则是十阶。他们的举动也很特别,别的禁卫也好、内侍也好,全一窝蜂往事发地跑,而这一队实力强劲的禁卫却反其道而行。他们行走的方向,反而距离事发地越来越远。

    一般情况下,宫里一旦有事,不管什么事,宫外的值守卫队首先就是封锁戒严,所以越是往宫城外走,越是警戒森严,暴露的可能性越大,反倒是宫城里一片混乱,正可浑水摸鱼。

    罗霄本打算找个偏僻的小院落避避风头,无意间遇到这队奇特的禁卫,动了好奇之心。他也想看看,这队禁卫的目标是什么,居然比保护大殿更重要。

    罗霄此时还穿着禁卫的甲胄,很有迷惑性,而且行进方向与事发地相反,许多匆匆跑过的禁卫与内侍都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时间没几个理会这么个小禁卫。就算有什么,只要界珠一开,避开也就没事了。

    穿过重重宫阁,这队禁卫来到一处空地,然后分立四面八方,按刀肃立,如同雕塑般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周围火把焰光映照着他们神彩熠熠的眼瞳,从远处不经意看去,倒似一群石翁仲。

    罗霄可不会认为这群精锐禁卫大半夜发神经,他们这样做,只能说明一件事——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应该不是主使者脑抽,多半是因为在对方看来,此处对其太过重要。

    “莫非这里就是国库?”罗霄一乐,要是这样,那可真是赶巧了。

    夜长梦多,罗霄也不耽搁,掏出界珠往空一抛,范围笼罩百丈,将二十余名禁卫全部囊括进去。

    为首十阶统领脸色顿变,拔刀出鞘:“什么人!”

    另一名九阶副统领第一时间从腰边革囊取出一支旗火,点燃,直射天空。

    然而,令副统领没想到的是,那支旗火才射出十余丈就似碰到无形壁障,噗地掉了下来。

    “这是?”两个统领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其余禁卫纷纷拔刀戒备。

    黑暗中突然划过一道微芒,随着铛地一声轻响,一名禁卫大叫一声,仰面跌倒。

    众禁卫惊怒看去,就见一支箭矢插在禁卫咽喉,禁卫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统领突然弯腰捡起一物,正是那中箭禁卫的绣春刀,定神细看,骇然色变,就见刀面上出现一个圆洞,显然那实力达到八阶的禁卫已经用刀挡住了这一箭,只是箭矢上附着的力量轻易破开其元力,洞穿玄铁刀,最后一箭封喉。

    能做到这人的,只有——

    “是修真者!结阵!”

    统领刚喊出六个字,黑暗中不同方向就射出八道白光。众禁卫无论是挡得住挡不住,基本上都是应声而倒,什么元力护盾、护罩都没用。

    “该死——”统领目眦欲裂,望定一个方向便猛扑过去。

    黑暗中依然还是一箭射出,统领怒吼、挥刀、劈下。

    刀锋精准斩在箭镞上,然后是刀碎、人飞、血洒。

    黑暗中一支支发光的箭矢如电殛至,破空的啸音催魂夺命,当最后的副统领倒下时,依旧不甘地咆哮:“讯号为什么发不出去?为什么——”

    罗霄慢慢自黑暗中踱出,并没有给濒死之人解释的意思。他举着火把原地搜索一遍,却没有什么发现。

    罗霄想了想,纵身跃上树梢,取出一壶箭,凝聚真元,以气爆箭技一箭一箭朝平整的草地射去,每一箭间隔一丈,从东到西,自南而北。

    当他第十七箭射向南面一角时,整个结界突然发出轰然剧震,地面白光闪烁,浮现一轮巨大如屋奇形符文,由于光芒太盛,以至看上去符文似在颤抖,明亮的光芒将方圆满百丈照得纤毫毕现,仿佛天上明月坠落人间。

    如果不是有界珠结界封禁,只怕整个七丈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罗霄眼睛也被映照得闪闪发亮:“居然是个符阵!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