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08章 【有人背锅】
    就在罗霄化身为玉工时,丛目国师正在一处密室里与一个面色呈奇异靛蓝色,赤红卷发如蛇,面目阴鸷的老者在争吵——确切的说,是老者冲着国师咆哮。

    “我早说了要先带东西走,结果你非要等养好伤,由你亲自把东西送到妖神殿!没错,东西是你们巴蛇一族弄到手的,你要亲自送交大贤者以表功,谁也说不得你,我也不说什么,等就等好了。你要极品水灵元以护魂丹,我费尽心力也给你弄来……结果呢?你不光丢了魂丹,连我的极品水灵元都一齐赔了进去,你、你……”

    丛目国师正背着手绕着不大的密室不断转圈,如同一头困兽,闻言不甘示弱反呛:“你不过丢了颗水灵元,这域界品质最好、产出最多的水灵元矿就被你海妖一族掌控,你何时会缺过水灵元?那玩意也只有人族修真者才会觉得珍贵……我丢失了我族至宝灵石之莲,我有说什么吗!”

    蓝脸老者怒吼道:“你自做自受,小视天下人,以为有个防御符阵就没人能奈何得了,也不想想,问天宗立宗数千年,虽然宗门分裂,祖庭衰败,弟子凋零,但曾经上品宗门的底蕴岂能小视?破你一个防御符阵又有何难?我看你是从他们老巢窃取魂丹太顺利了,得意忘形!”

    “顺利?!”国师显然被这个词激怒了,猛地一下撕开衣襟,露出干瘦胸膛,在左胸近心口处,一条蜈蚣似地粗长扭曲伤疤触目惊心,“看看这道折磨了我整整半年的伤口,你还敢说顺利?”

    蓝脸老者眼角抽了一下,气势稍弱,却仍哼道:“若你早日传讯给我,由我护送你一同上路,只要到了妖神殿,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国师冷笑:“我当时只剩半条命,问天宗那几个家伙四下搜杀,换做是你,你敢随我一同杀出去么?不怕我半道把你扔下?”

    蓝脸老者脸色泛青:“你……巴无颜!你我近一甲子交情,就是这么看我的么?”

    国师冷哼:“阴九川,少扯这些屁话,东西丢了,我倒霉你也一样不好受。我就问你,你是想杵在这继续跟我吵下去,还是想亡羊补牢,跟我联手,一同追抢回东西?”

    正如蓝脸老者阴九川所言,国师得知妖族大贤者因施展天算之术,推算出天镜域将有对妖族极其重要的异宝出世,因而遭受天道反噬,形神皆所重创。身躯创伤尚可有灵丹圣药治疗,但神魂之创几乎无物可解,而大贤者是妖族上层至关重要的人物。故此妖族上层颁布重赏,求索天下诸域。

    身为半妖的巴蛇一族强者巴无颜,不知从哪得知问天宗拥有异宝伯奇魂丹,于是把主意打到立宗数千年如今却宗派凋零的问天宗头上。一番准备之后,悍然出手窃取,虽然得手,本族却也遭受惨重损失,他自己也被重创,仓皇逃窜,最后流落到这丛目国,被招揽为国师。

    巴无颜本想大隐于朝,养好伤后再将魂丹送往妖神殿,只要治愈大贤者神魂之创,得到妖灵之血甚至妖圣之血亦非不可能。没想到伤势养好了,拼了命弄来的伯奇魂丹却得而复失,巴无颜心头之憋屈狂怒几乎令他炸了肺。

    两人正吵得不可开交,密室门笃笃叩响。

    争吵声一顿,国师不耐烦之声响起:“何事?”

    门外心腹道:“国师,你交待要重点留意的那几个其中一人出现了……”

    密室石门轰隆翻转,国师纵身而出,一把抓住心腹,神情狂喜:“当真?在何处?”

    心腹骇了一跳,结结巴巴道:“在、在……天南客栈……”

    巴无颜牙齿嘣哽一咬:“好啊,如此招摇,好得很……我就要你来得走不得!”

    ……

    罗霄在酒楼吃饭。

    没错,他跑出了宫城。

    当巴无颜发现秘宝被盗及满地尸体之后,就确信这个人已经逃离,搜索一夜无果之后,不得不解除封锁状态。

    罗霄现在挺郁闷,不过吃的东西一点都不少,八大碗菜,一小桶米饭,摆满桌子,一副化烦恼为食欲的模样。

    玉工的活真不好干,真元不是万能的。为了止损,罗霄先用一些普通石块试手,试了半个月,废品超过一方,完全合格的只弄出了四块。

    于是罗霄很明智中止了试验,且不说这块灵石之莲经不起他这样折腾,光是损失的时间就很不合算。这个事不是能不能做成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与其花几个月时间试手,不如把这个时间用来赶路,到陆离国都城,把灵石之莲脱手,所能够换到的上品灵石,绝对要比他这样折腾多得多。

    罗霄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一旦发现预先的设想行不通,立即改弦易辙,准备离开七丈城,前往陆离国,看方不方便脱手,若是不便,他不介意继续往东走,反正山海域又不止一个伯国。

    出发前先吃一顿,这是应有之义,武士饭量都很大,这也是常理,灵气是一种能量,食物也是。

    罗霄的对面是一个蓝衣文士,年约三旬,眼神清亮,温润如玉,整个人给人很干净很平和的感觉。

    但那是普通人的感觉,在罗霄的感知里,这个蓝衣文士深不可测——没错,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完全测不出此人的深浅。

    罗霄见过的修真者不少,有不堪一击的,比如那些通灵境;有颇不好对付的,比如宫傲白;有给予他危险感觉的,比如那位丛目国师……但像这个蓝衣文士这样完全测不出深浅,看起来好像没有威胁,但又绝不是普通人,却还是第一个。

    罗霄分析了一下,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有敛息隐藏修为的术法;要么,就是对方层次远远超过自己,测无可测。

    当然,罗霄也只是吃食无聊,又发现这样异常之事,很自然会在心里评估一番,等吃完这最后一碗饭,他就会钞离开,至于蓝衣文士是何方神圣,修为深浅,与他无关。

    罗霄刚捧起碗要把最后几口刨进嘴里,就听到一个差点让他想摔碗的声音:“蓝笑尘,果然好胆,竟敢携弟子夜闯宫城,声东击西,完事之后还如此招摇吃食,不愧是曾经的上品宗门,这是没把丛目国放在眼里啊!”

    这是……丛目国师?!

    罗霄差点被噎住——夜闯宫城,这是说我么?但我何时成了别人的弟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