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绝世战神〕〔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重生之彪悍奶爸〕〔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18章 【真正的危局】
    | |

    -> ->

    最新:

    金士英怒了,如此轻蔑,这不光是对他的蔑视,更是对本宗的蔑视,绝不可忍!

    “受死!”

    金士英反手从肩拔剑,然而剑才出鞘半截,眼前一黑,一个黑沉沉的圆盘状物劈头盖脸砸来,速度之快,仿佛罗霄就站在他面前一样。

    金士英连剑都来不及拔出,仓促间以左掌迎击。

    铿地一声闷响,金士英左掌剧痛欲折,一股诡异的真元透掌而入,将他原本已涌到掌心即将放出的真元一击轰散,余劲透臂而入,沿经脉轰向心脉与丹田,所经行之处,如滚滚岩浆,经脉仿佛被烧焦一样,金士英疼得差点没晕过去,忍不住发出足以撕裂喉咙的凄厉惨叫,叫声之惨烈,将方圆十余里的飞禽走兽惊得四下逃散。

    等金士英死去活来时,后颈已被一个冰凉的金属锐器顶住,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且住!如果你不想害死这位天一宗高足的话,最好停下。”

    焦亢果然停下脚步。

    罗霄心下微松,他故意激怒对手,并利用金士英完全不了解自己的速度而误判,后发制人,一击得手。如果他要杀金士英,对方现在已经是尸体了,但初来乍到,他并不想与一个大宗门势力结怨。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天一宗根本就是地头龙,而他连强蛇都算不上。

    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抓活的,让另一个比较危险的家伙投鼠忌器,能和平解决最好,实在不行,也可以以金士英为质来脱身。只是没想到金士英的惨叫声如此惊天动地,刚离开没一会的飞梭舟上的人绝对能听到,平添不可控的变数。

    哪怕再不想与天一宗结怨,罗霄也实在忍不住滑动盾沿到金士英咽喉部稍微发力一压,金士英的惨叫戛然而止,但五官也因剧痛而扭曲,眼泪鼻涕全出来了。

    罗霄眼角抽了一下,真有那么痛吗?

    罗霄很少有机会用这招对付敌人,在这方面数据收集不足,所以他并不清楚,上清之气对灵气(包含有真元与元力)的强烈侵蚀作用。一旦侵入修真者或武士经脉,与经脉中的真元(元力)相遇,就如同生石灰遇上水,立即沸腾。如果用在符阵上,则灵气气化,符文崩解,符阵自破。而用在人体经脉里,则相当于往普通人身体灌入石灰水……

    金士英没有昏死过去,已经算是坚忍难得了。

    焦亢在罗霄一动手时就发现不对,但他万万没料到,那位气焰嚣张要斩人手脚的天一宗内门弟子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以至他救之不及。

    焦亢阴沉着脸:“你们两宗弟子比试,不是点到为止么?”

    金士英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但脑筋还没烧坏,急忙点头:“嘶(是)……嘶(是)……”也不知是痛得吸气,还是喊是。

    “什么两宗弟子?”罗霄下意识问了一句,下一刻就明白过来,这把自己当成问天宗的人了?

    “我不是问天宗弟子,别拿什么宗门之争来套我……”罗霄原本还想多解释几句,但看到焦亢在说话过程中一直没有停止脚步,此时已逼近五丈,脸色一沉,,盾牌滑滚回金士英后颈,微微一压,“所以,别逼我杀人。”

    焦亢脚步一滞,似乎在犹豫,突然咧嘴一笑:“嘿嘿,我还就逼你了!”

    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一翻一甩,乌光闪耀,锐风破空,一条黑沉油亮的九节灵鞭如大蟒吞食,电噬而至——然而他的目标居然不是缩在金士英身后的罗霄,而是金士英本人!

    噗!

    九节灵鞭的尖锐枪头掼入金士英胸部,击断胸椎,透背而出,凿击罗霄心口!

    罗霄实在没想到焦亢会采取如此暴烈的应对,来不及护住金士英,但来得及护住自己。扬手甩开已经失去谈判价值的金士英,盾牌一沉,叮地脆响声中,枪头蕴含的真元爆发,罗霄向后滑行数步,眼睛死死盯住焦亢:“你居然……”

    焦亢看都不看前胸后背被真元劲气炸出两个海碗大的血洞,鲜血内脏碎骨洒了一地,死狗般在地上抽搐,奄奄一息的金士英,嘴角勾起一抹诡笑:“你说是我杀的,我说是你杀的,你觉得天一宗的人会信谁?”

    罗霄咬咬后牙槽,果然还是低估了这些老江湖的下限。焦亢显然看出他不想与天一宗结怨,于是玩了一手狠的,生生坑了他一把。当然这也是焦亢被罗霄一招制住金士英所惊,没有把握拿下他才不得不采取的下策,否则直接毙了他或擒下他,哪还用得着担风险用这样的手段?

    既然事情已发生,就没必要纠结了。

    罗霄套在小臂的龙鳞盾缓缓旋转,头顶繁茂树叶间隙漏下的一线阳光映在光亮的盾面,随着盾牌旋转,轮光闪闪,灼人眼球。

    焦亢的双眼就被晃得有点花,他眼睛眯成一条缝,脚步滑动欲避开,但他动罗霄也动,始终保持盾面反射的灼亮光斑死死映照在焦亢那张大毛脸上。

    焦亢阴沉着脸,身体半躬,右手低垂,九节灵鞭如蛇游地,枪头极具灵性扬起,伸缩不定,如蛇吐信。

    能把一件灵器级的九节鞭玩成这样,这焦亢的实力着实非凡。

    罗霄现在能倚仗的就是自己所剩不多的真元,但他从未与焦亢这个级别的人物正面交手过,不知道自己的上清真元能否击破对手的真元,但无论他是走是打,都不能再拖下去,因为当敛息之壳解开后,上清真元就无时无刻不在逸散,而且因为是临战状态,真元激发,运行周身,逸散速度更快。如果再这么持续下去,不消一时半刻,元核内的真元便跑光。

    更不用说,他冥冥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危险在临近!

    计划如前,速战速决。

    当焦亢双眼被久照之后,忍不住眨了一眨时,罗霄左臂一动,呼噜噜噜,飞盾击出,旋切焦亢粗短的脖子。

    “小子,你上当了!”焦亢狞笑,左手粗短的五指叉开,疾扣飞盾,地上的九节灵鞭如蛇捕食般飙出,疾刺罗霄小腿。

    罗霄左足一偏一抖,将灵鞭弹开,但灵鞭如具灵性般回旋缠绕,将罗霄左小腿绕箍三匝。

    一击得手的焦亢眼有得色,右臂一紧,正要发力,就在这时,指掌堪堪沾上旋剁而来的飞盾时,霍然一麻,包裹住指掌间的真元被附在飞盾上的怪异真元劲气穿透,如烧红的针一样刺入五根指腹。

    焦亢大惊失色,再顾不得暗算对手,化抓为拍,将飞盾击偏,同时身形急闪,想借着闪动的速度掀翻罗霄。

    结果罗霄一顿足,嘣嘣嘣一阵铮鸣,缠绕小腿的枪头与两节灵鞭的衔接环扣俱被崩裂,九节灵鞭变成七节灵鞭。但这还不是让焦亢脸色发黑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他的左手食、中、无名三指,原本三根指节,现在变成了两节,指头那一节,被飞旋的盾锋削掉了。

    凭借强得变态的上清真元,罗霄不但崩裂九节灵鞭,更成功剁掉焦亢三节指头。上清真元对焦亢这等实力的高手仍然有效,罗霄信心大增,根本不给焦亢思考反应的机会,连人带盾猛轰过来,要以强悍的上清真元,直接爆了眼前强敌。

    焦亢须发猬张,暴吼一声,七节灵鞭高高抡起,乌光流溢,雷霆闪电也似暴抽击下,劈山开石般抽打在龙鳞盾上。

    当!

    震耳欲聋的暴响声中,真元护罩急剧波动,却并崩解,但强大的穿透力却令龙鳞盾扭曲变形,而鞭击正中部位的风磨铜爆裂,炸开的铜片碎屑挟恐怖的冲击力密集打在罗霄胸腹,透体而入。

    罗霄硬生生承受一击,忍着剧痛,悍然不退,冲近焦亢面前,喷出一口饱含上清真元的逆血,打得焦亢满脸开花,皮肉翻卷,脸骨洞穿,眼球爆裂。

    在焦亢如负伤凶兽狂吼声中,罗霄施展风之影到极致,几乎瞬移般出现在焦亢身后,蛟筋飞快缠绕焦亢粗短的脖颈两圈,一脚蹬踩其背,双手力挽蛟筋,猛然绷直——

    刮!

    一颗毛糙糙的六阳魁首打着旋滚落坠地,怒血如泉冲天喷洒。

    干掉了!

    尽管交手只有短短数息,但真元几乎耗尽一空的罗霄大口喘气,浑身乏力,正要跌坐休息一下,突然骇然跳起,回首东顾。

    东边丛林尽头,一道人影如星丸掷跃,急速奔杀而来。

    人未至,威压已随疾风扑面。

    这威压,刚才才领教过——天一宗执役长老,韦玄应!

    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