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32章 【自食其果】
    韦玄应原计划是用量天尺破开界珠结界后,再把本源真元球砸过去,就算对方的真元再怪异,起码也弄个半死,但没想到这天杀的小子那么疯狂

    “你他娘的玩真的”

    眼见罗霄毫不犹豫一箭射来,韦玄应发出一声鬼叫,原本视为倚仗的本源真元球,被他如同烫手山芋一样扔出去要是在他手上爆炸了,罗霄死不死他不知道,他自个准保死个定定

    水蓝色的本源真元球刚脱手,罗霄手里再次幻现一支箭矢,引弓、弦震、镝鸣。这一箭没有包裹真元,只在箭羽尾端鼓起一团白芒,白芒爆开,弓弦熔毁,箭矢仿佛瞬移一样,再次幻现时已撞击在前一支箭的尾端。

    第一支箭陡然加速,狠狠扎进本源真元球

    韦玄应脸都绿了,疯狂将真元灌注入量天尺,高举过顶,往下一劈,身前顿时幻现重重尺影,仿佛一排排玉色栅栏,将他与本源真元球隔断开。

    本源真元球被引爆瞬间,罗霄什么响声都没听到,因为他的耳朵失聪了,同样他什么都没看清,因为他闭上了眼,不闭的话恐怕要被灼瞎。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扔掉破弓,全力调动上清真元,用双掌模拟出一面巨型真元盾,把自己及身后的闵宏业严密护住。

    还好,上清真元没让他失望,狂暴的真元风暴一触真元盾立即消散,丝毫无法动摇。

    等真元风暴最终消散,耳朵也恢复了听觉,罗霄才停止真元输出,失去真元支持的护盾扭曲、爆开,最后化为点点灰光,消散于空中。

    罗霄晃晃脑袋,掏掏耳朵,很不习惯残留的嗡鸣,感应了一下体内灵根,光这一下就用掉了三分之一的上清真元,这本源真元球的威力确实有点吓人。

    等罗霄定睛看向现场,才发现这场面更吓人。

    首先界珠结界已经被击破,韦玄应仰躺在地上,身上散落一层玉屑,反射着正午阳光,点点发亮,看样子多半是量天尺的残骸。而韦玄应脸色苍白,鼻孔有两串干涸的血渍,此外并无明显外伤。

    但罗霄稍稍放出真元就感应出,韦玄应受的内伤极重,体内真元一团糟,气息乱蹿,完全失控。一个修真者,如果连自己的真元都不能控制,要么是走火入魔,要么是灵根重创。

    再看看洗风台上,巴无颜、阴九川这两位之前因为卖力轰击结界,结界被胀破瞬间,他们也承受了强烈冲击,而且还没来得及用真元护体。

    面如金纸、七孔流血,人如烂泥,气如游丝罗霄只看一眼就断定这两根搅屎棍基本完蛋了。

    倒是丛无忌没积极掺和,距离又远,虽然被余威波及,吐了一滩血,面色腊黄腊黄的,但可以确定死不了当然,这要看罗霄的心情。

    本源真元球威力当真如此恐怖

    罗霄也被震撼了好一会,才慢慢恢复理性,明悟造成眼前惊人效果其实是各种原因综合而致。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密室效应,界珠结界将威力至少放大了一倍,如果是在外界,恐怕除了距离最近的韦玄应之外,其余人最多轻伤。

    其次,罗霄射出的箭矢那团拳头大的白芒不是一般的侵蚀真元,而是含爆裂性能的气爆箭。

    罗霄自从元力转化真元之后,还从未使用过气爆箭,这是首次动用,结果把上清真元的侵蚀之力转为引爆之力,又给本源真元球增添了三分爆炸威力

    最后,应该是韦玄应发了狠,至少注入了第五转长度最大一转大半圈本源之力,其威力几乎是前四圈之和原本是想把罗霄轰个半死或者直接轰成渣,没想到最后却是自个生受了。

    即使这样,罗霄也并不打算杀掉韦玄应,这个人活着,那就只是他与韦玄应之间的仇怨,若是对方死了,那就变成他与天一宗的仇怨了。现阶段,他还远远不具备与一个大型宗门势力结仇的实力。更何况他还不知道黑白宗会不会把巴无颜与阴九川的账算到他头上。

    不过不杀人不代表他会轻易放过这屡屡挑衅的老杂碎,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他要彻底令此人失去找麻烦的能力。

    罗霄走近韦玄应,触及到一双满是恐惧的老眼。

    “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看你真元有点乱,帮你顺顺气,可别死了,天一宗找我麻烦。”罗霄蹲下来,缓缓伸手按向韦玄应腹下三寸,少年的干净笑容在韦玄应看来简直邪恶无比。

    “你敢”韦玄应如果此刻能动弹,生啖罗霄的心都有了。

    手掌毫不犹豫按下,韦玄应像只扔进滚油锅里的大虾,躬着身子从地上蹦起,曲项向天歌。

    “嗷”

    罗霄收手,快步走向丛无忌,后者一脸见鬼的表情“你你不能废我”

    罗霄还真没有废掉丛无忌的打算,这家伙就一弱鸡,对自己毫无威胁,而且整了小的,后面还有个老的,没必要招惹一个方国的疯狂报复。

    当然,威胁的话罗霄还是要说“把你抓来的妇人及相关人等统统放了,否则就让你跟那老杂碎当难兄难弟。”

    丛无忌闻言下意识看了那已陷入昏迷的闵宏业一眼,迟疑了一瞬,见罗霄瞪眼,忙道“行行,我这就把人送来。”

    丛无忌从怀里取出一枚玉符法器,低念数声,一把捏碎,过不多久,一行人便出现在山脚下。

    从洗风台到山脚,直线距离不过五六十丈,罗霄目光如炬,看得很清楚,脸上表情怪异,这一行人,他居然全认识。

    藤老、古越、阿沐、雷家兄弟还有一个躺在担架上的女人,南娅这是唯一一个被俘的妇人。

    罗霄拧着眉毛转过面盯住丛无忌“怎么才一个至少你得把那个青田庄女弟子放了吧。”

    丛无忌眼珠乱转,实在捱不过,只得无奈道“实不相瞒,只有这个女人活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这是什么鬼邪功罗霄眼角抽搐几下,算了,本来这也不关他什么事,他也只是顺手帮一把而已。至于侗古寨这帮人,救了就救了吧,罗霄不想做什么老好人,但也没必要做恶人。

    “把他们都放了。”

    罗霄说罢,祭出飞梭舟,提起闵宏业,纵跃上舟,直朝山顶飞去。

    只留下丛无忌在风中凌乱这少年不是个灵修么他怎么能御使飞舟难道他是个御修可、可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