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青萍〕〔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54章 【一棍换一剑】
    “上品金灵元啊!”</p>

    汇聚于崖边的各宗门弟子,个个眼睛发光,有些人更是目光灼灼,死盯住拎着白金棒回归的韩炼。</p>

    韩炼的脸色一向苍白病态,倒看不出什么,但虚浮的脚步,却瞒不过有心人。显然,方才交手虽只短短数招,却已耗尽真元,魔音虽强,代价巨大。</p>

    但随着一众天一宗弟子在严铁、秦少白带领下呼啦啦围住韩炼,护翼着他退回本宗驻地,所有跃跃欲试的目光为之一僵。六宗之一、弟子众多、更有一位通灵境准天骄镇场子……这冰冷如水的现实,将一道道火热的目光尽数浇灭了去。</p>

    “保护好韩师兄,还有……白金棒。”严铁快速指挥同门布防,以免为敌所趁,这个“敌”,不单单指猿精。不时担心地看向正阖目调养的韩炼,他知道韩炼是有纳物法器的,但却把这战利品这么显眼摆出来,当然不是为了炫耀,而是韩炼真元耗尽,没法再调动哪怕一丝来收纳这件极易招人眼红的战利品……</p>

    突然严铁眉头一跳,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北邙宗许幽,不知何时竟绕过天一宗弟子们布防的剑阵,幽灵般出现在韩炼身前十步。</p>

    严铁、秦少白同时闪身一横,挡在许幽面前,冷着脸道:“许师兄慎行。”</p>

    许幽嘴角微翘:“放心,我没什么恶意,否则两位未必能拦得住我。”</p>

    严铁知道自己跟天骄的差距,倒还算心平气和,秦少白平日可是天骄一样的待遇,岂能忍受,悖然变色:“许师兄是视我等为土鸡瓦狗?”</p>

    许幽的声音还是那么淡定:“论攻杀,许某不及韩师兄,论身法,许某尚算能入眼。一举击倒二位之能,许某没有,但瞬间绕过二位却非难事。”</p>

    “你……”秦少白还要再争,身后传来韩炼强提气息,却依然难掩虚弱的声音:“两位师弟不要再争……许师兄有什么话要当面说尽管道来。”</p>

    许幽微笑,手一翻,两指夹着一枚莹莹生光的土黄丹丸:“这是一枚已抹去神识的无主玄丹级纳物法器,可以让你随便哪位师弟随便替你把这白金棒收起来。呵呵,此物利大,外置太久恐怕生变。”</p>

    严铁、秦少白等弟子都凸起眼,这、这家伙有这么好心?还奉送一枚有灵石都买不到的玄丹级纳物法器?</p>

    正当天一宗弟子们心头剧动时,韩炼平静的声音响起:“许师兄好意心领了,韩某不才,却也不是怕事之人。这战利品就放在这里,谁想要,就来拿。”</p>

    “好,不愧是天一宗首席弟子、掌宗传人。”随着一阵清越赞赏声,方剑吟踏步而来,却在剑阵之外止步,盯着许幽,道,“这一轮是我们挑战,你上还是我上?”</p>

    许幽后颈发寒,有种被白虎盯住的极度危险感,心下暗叹,知道自己的图谋被韩炼与方剑吟这一推一扯给破了,身影一晃、再晃,鬼魅般出现在剑阵外,微笑道:“小弟的目标是第三雪猿,此獠眼下怕是还没调养好,这一阵,小弟只能为方师兄呐喊助威了。”</p>

    方剑吟淡淡点头,转而走开。</p>

    天一宗一众弟子的脸色像死了师尊一样难看,他们十几人摆出的九宫套月剑阵,竟被视若无物,太打脸了。</p>

    方剑吟以寻常步伐,从容不迫走到飞桥中间,前方三尺,血渍未干,三十丈外,虎视眈眈。山风扯得他的银衣猎猎作响,已绑成箭袖的双腕背于身后,双瞳精芒聚于山巅那几近两人高的巨躯。</p>

    “神霄宗弟子方剑吟,挑战第一雪猿。”</p>

    几乎是话音刚落,远方山巅的第一雪猿如炮弹般冲天而起,旋即天空日头一暗,一个巨大阴影便遮住方剑吟头顶日光,将他“纤细”的身躯完全罩住,一股强大的压迫兜头压下。</p>

    这一下,换做个意志差点的,怕是要方寸大乱,拔刃迎击而出丑了。</p>

    方剑吟却连一根眉毛都不动,什么是剑修?心如磐石,神如钢丝,山崩于前而不色变,更何况只是一个块头大点的巨猿而已。</p>

    轰!</p>

    第一雪猿重重落在桥面,震得悬桥如波浪起伏,左右剧晃。</p>

    方剑吟像钉在桥面,随波起伏,左右旋摇,双足却没有半分移动。</p>

    对面的人族看得眼皮直跳,生怕这悬桥被这小山一样的巨躯给拆了,然而桥索嘎嘎作响,桥面石板哐哐乱跳,却坚韧如故。</p>

    第一雪猿躬身俯视这个只到自己腰身,还不够自家大腿粗的人族,巨嘴开合,声震四方,桥下的云海都被震荡得翻腾不休:“人类,你就是此次试炼者中最强那个吗?”</p>

    第一雪猿说的当然不是人族语言,这段话是孟一波翻译的,当然经过了小小修饰,比如把“小家伙”换成“人类”,所以这句话听上去有点怪怪。</p>

    方剑吟的回答昂扬自信:“如果你是族群最强,那么,我也是。”</p>

    第一雪猿咧嘴大笑:“那么,敢不敢接我一棒?然后,我也会接你一……你用什么兵器?”</p>

    方剑吟背在身后的手亮出,掌心托着一枚鸡蛋大小的银丸:“可以,一棍换一剑,干脆利索。”</p>

    第一雪猿瞪大着跟银丸差不多大小的眼珠子,再看看自家水桶粗的巨棒,摇掩失望之色,呐呐道:“算了……”</p>

    方剑吟果断道:“来吧,一棍打死人族最强试炼者,这样的荣耀,你会平白放过么?”</p>

    第一雪猿赤目亮起红光,精怪可没不讲什么谦逊,巨棒高举过顶,却没有立即砸下,而是呼噜噜旋舞成一团金轮,搅动着四周云雾翻翻滚滚,一圈圈金色烟云层层叠叠汇成一团半凝固的龙卷风云,接天连地,远远看着仿佛神迹。</p>

    飞桥两边的吵杂声一下消失,无论人、猿都屏住呼吸,怀着截然不同的心情等待着那石破天惊的一击。</p>

    没有让人等待多久,漫天风云搅动,旋舞的金轮猝然化为一道金虹,撕裂云团,如山轰下。</p>

    方剑吟只做了一个简单动作,扬手一挥,银色剑丸升空,迎向金虹。</p>

    金虹如电,银丸缓升,一快一慢,在空中精准相撞,却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只有一蓬蓬光芒。</p>

    金虹光芒暴涨,而银丸炸开的第一蓬光芒,却不是银色,而是同样的金光。</p>

    蓬!第一层金光被一击而破,第二层则是火红流虹。</p>

    蓬!赤虹再破,但金虹的光芒却黯淡了一分。</p>

    蓬!第三层青虹再破,金芒再灭一分。</p>

    蓬!第四层蓝光炸开,金芒尽消,露出本体的白金巨棒重重与银丸碰撞。</p>

    铮!白金棒高高弹起,银丸如同被敲碎的蛋壳,炸裂成无数细如沙砾的碎片,如同星辰陨灭,瑰丽璀璨。</p>

    人族一方,看得呆住,一击碎刃,这是败了的节奏啊。</p>

    第一雪猿的雷音也嗡嗡轰鸣:“你败了!”</p>

    当然,这一刻第一雪猿已忘了,呆滞的孟一波根本就没有替它翻译,它这句话白说了。</p>

    方剑吟嘴角蜿蜒一丝血痕,然而精芒闪烁的双眼却亮得灼人。他伸出右掌,凌空一撮一拽,无数星星点点的银色碎片被无形之力牵引着,拉成一条长长的银河。</p>

    手握“银河”的方剑吟挥手、斩下——</p>

    闪闪发光的银河长链绕过白金棒的截击,环绕第一雪猿巨躯三匝,看上去就像被天罚之链捆绑住一般。</p>

    蓬蓬蓬蓬!</p>

    一连串爆响过后,桥面突然安静下来,雪猿没倒,方剑吟也站着,完全看不出是什么状况。</p>

    少顷,第一雪猿突然将白金巨棒重重一顿,插在石板上,转身,回走。</p>

    方剑吟没有拿白金棒,也没有抹鼻孔不断涌出的两条腥红,只是死死盯住第一雪猿庞大的背影,一动不动。</p>

    轰、轰、轰……</p>

    第一雪猿沉闷的脚步声依然那样沉稳,直到踏上崖岸的一刻,庞大的巨躯一挫,突然半跪于地,周身蓬地炸开一团血雾,就像戳破百十个洞的超级大血袋,全身各处滋滋飙血,活脱脱一头血猿。</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