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妖圣祖〕〔撒娇小甜妻,总裁〕〔甜妻还小,总裁需〕〔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美女总裁的贴身兵〕〔护国神帅〕〔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56章 【喋 血】
    极品金灵元!</p>

    五个字,震晕一片。</p>

    上域如何不说,至少在山海域,五行极品极为罕见,极品金灵元,上一次出现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不是事关大局或者重要互易,猿精一族绝不会拿出这样的宝贝。</p>

    这等宝贝,谁不心动?</p>

    就算是最不需要金灵元的的方剑吟,也为之心动。方剑吟天生金灵根,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为了换取温如仪手里的极品土灵元。之前他击败第一雪猿,夺取了一份上品金灵元,此时还好端端放在他的纳物法器里,不是他不想交换,而是还没凑够。他需要再弄到一份上品火灵元,以二换一,才能换取极品土灵元。</p>

    事实上按“市场价”,一份极品足以换十份上品,还有价无市,以二换一,那是玉坤门有心卖给他这位百年一出的天骄人情,结个善缘。然而以方剑吟的孤傲,其实很不愿欠这等不知何时会被强拖着还的人情,只是他没得选择。</p>

    以往是没得选,但眼下不一样了,一旦他夺取这极品金灵元,完全可以等价交换。不用欠人情,无须再等待,甚至连火灵岛之行都可以免了,直接就能回宗门。</p>

    “这份机缘,我要定了!”方剑吟没宣诸于口,但那双凌厉迫人的眼睛,如同两柄无形利剑,刺向其余三大天骄,意思表露无余。</p>

    高阳勋、韩炼都是沉默,他们前番出击,有失有得,但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眼下伤势尚未痊愈,想争锋也力不从心,但要他们放弃争夺,心里却是不甘。</p>

    许幽更是冷笑:“方师兄重创第一雪猿,险些伤了根基,更失了趁手法器,依小弟看,还是持重些好。”</p>

    方剑吟暗怒,森然道:“方某就算尚有七八分余力,不用剑器,也足以灭杀某些不知好歹之辈!”</p>

    眼看就要争出火气起冲突,温如仪忙上前拂礼道:“诸位师兄可否听小妹一言?”</p>

    方剑吟有求于她,高阳勋对其倾心,加上其本人也算是个准天骄,任是方、许傲气,也不能不给她面子,齐声道:“师妹请说。”</p>

    温如仪道:“此猿形象前所未见,更口出大言,只怕不好相与。方师兄是我方压轴,不可轻动,不如先让神霄宗弟子一试,若不行,则各宗弟子皆可试,如此方是持正中平之道。诸位师兄认为如何?”</p>

    罗霄一听,大为佩服,这个温如仪还真是心思机巧,八面玲珑。意思是大家都有机会,不过看在方剑吟的面子(强势)上,可以让你神霄宗第一个上,但你方剑吟不能第一个出手,赢了是你宗门弟子够强,大家没话说,输了,大家都有份,你也不要有话说。</p>

    这是扯上了在场十余宗门上百弟子,方剑吟再强势,也不敢站在所有人对立面,他本人无所顾忌,但也不敢为自家宗门招惹众怒。再说了,你排第一,够面子了,还想怎样?</p>

    方剑吟略为沉吟,道了声好。许幽虽不甘心,但现在等于是神霄宗、乾元国、玉坤门站在同一立场,又有十余中等宗门弟子应和,天一宗与他北邙宗有怨,也持中间立场,许幽完全被孤立了,他若反对,等于与所有人作对,没奈何,只能同意。</p>

    这些人争得热闹,罗霄却心下摇头,之前三个雪猿败得一个比一个惨,现在冒出的这个古怪血猿却敢放出这样的大话,没有金刚钻敢玩这赌命活?人族这边却被极品金灵元冲昏头脑,视之若囊中之物,只怕会碰得头破血流。比方剑吟,他对极品金灵元更志在必得,却并不打算急吼吼出场,以免成为众矢之的。</p>

    于是,第一个出手的,就是神霄宗弟子,也就是之前众人议论纷纷时,那个说“任它炼体再强,挡得了我一剑挡不了三五剑,十息我可刺百剑……”的家伙。</p>

    此人名唤郝克文,是神霄宗第一批弟子的首席领队,实力三转顶峰,在这批神霄宗试炼弟子里,仅次于方剑吟。</p>

    这个人一出场,六大宗门以下弟子都从极品金灵元的热乎劲里醒悟过来,以此人的实力,赢了,没他们什么事;输了,好像也没他们什么事……</p>

    郝克文执剑走到桥中间,向血猿欠身为礼,道:“得罪了。”</p>

    血猿盘坐于桥面,双手执紫金杖置于膝上,血瞳冷厉,突然身躯一震,血色毛发根根立起,如针如猬,表面更浮起一层隐隐血色光罩。</p>

    猿族一方响起一声巨鼓雷音:咚!</p>

    开战计时。</p>

    郝克文左手一动,剑鞘脱落坠向悬崖,剑光匹炼,暴斩而下!</p>

    十息,一个剑修能出多少剑?貌似没人计算过,但肯定不止百剑。</p>

    这一刻,盘坐如老僧的血猿,如同被光雨泼身,浇得血光迸射,四下飞溅。而它果然真的一动不动,任凭剑气加身,宛如木靶。</p>

    人族这边禁不住大声喝采,不过很快发现不对,那“血光”粗粗一看以为是飙血呢,但细看那血猿连皮毛都没皱一下,那所谓的血光,竟是它周身那层诡异的护体血色光罩,被真元剑气激荡而起的血线,就像雨水打落在水塘,激起点点水花,水塘之下的沉泥,半点未损。</p>

    “击不破?!”方剑吟脸色凝重,他如果运转四大本源之力注入护体真元罩,郝克文同样斩之不伤,而这血猿居然也有如此绝技,郝克文怕是危险了。</p>

    许幽等天骄也惊异不已,才惊觉之前想得简单了,对方果然是有备而来,换作是他们,只怕也架不住郝克文这等高手狂轰滥炸,而这血猿居然浑若无事?!</p>

    咚!第九响!</p>

    飞桥上突然传来郝克文厉吼:“击不破?我、不、信!”</p>

    漫天剑影一收,尽化为一道金芒凝聚于剑尖之上,一线阳光透隙而下,与金芒相映,宛若一轮小日,吞吐不定,映得郝克文一张扭曲苍白的面孔也如白金棒一般。</p>

    本源一击,而且居然是攻击性最强的金系!</p>

    “破!”一声怒吼,与第十声鼓捶同时响起。</p>

    嗡,一道金光从剑尖射出,直击血猿心口,搅动一轮杯口大的血色漩涡,漩涡深处,是仿佛水草一样的血色毛发……金光努力奋力透向深处,却不断被血色漩涡撕扯分解,最终与血色毛发还差头发丝般毫微距离时,被血色漫淹消失无踪……</p>

    “还是……不成吗?”郝克文大口喘气,语调茫然而苦涩,持剑的手微微发抖,短短十息,耗去了他九成真元,更要命的是,这是赌上根基的本源一击,整整消耗了金灵根上的一圈银纹……也就是说,他已经从三转掉到二转了。</p>

    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却连对手的护体血光罩都没打破。</p>

    血猿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再抬头:“还差一点——好,该我了。”</p>

    起身,挥杖,简简单单一击而下,郝克文刚刚激发的护体真元罩如纸片般破碎,从头到胯,被一杖劈开,身体两片震飞出桥,坠下深渊。</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我有一棵神话树〕〔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