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68章 【断 五 肢】
    “冼师弟,过来一下,咱们亲近亲近。”路大同勾着冼风的脖子,半扯半勒强拽着冼风往一片礁石后面走去。</p>

    白奇与王勒两人,则一前一后,呈夹击之势将罗霄夹在中间,眼神戏谑。</p>

    海天交接处,一轮硕大昏黄的圆月漂浮于海上,淡淡的月光,昏暗的沙难,潮声寥落,天地空寂。</p>

    罗霄的神情也带着几分萧索,似是未觉,茫然望着紫黑色的汹涌海潮,任由海浪漫过足踝。</p>

    三人不言不动,但只过了片刻,白奇与王勒脸色却慢慢变了。</p>

    浪潮涌过沙滩,人立其上,会留下较深的脚印,白奇与王勒就是这样,但罗霄却不是——他脚下没有足印,因为他整个人是悬浮的,而且他被海浪漫过的靴子也没有湿,因为被一层真元膜隔绝了。</p>

    这一手,说实话,别说修真者这个级别,就算是武士做起来也很轻松。但不要忘了一点,这里是绝灵岛,被困了整整十天的绝灵岛,敢随便做出这个动作的人,不会超过一个巴掌,而白奇与王勒绝不在其内。</p>

    “想吓我?当爷是吓大的?”王勒冷笑,手里金环刀一振,环撞刀身,发出清脆的鸣响,随海风传得很远。</p>

    白奇则笑:“看样子你的灵石确实还剩不少,不枉费咱们这一番安排。”</p>

    罗霄长长吐了口气,仿佛才从茫然中回过神来,目光转到白奇身上:“问一下,你们是什么打算?”</p>

    白奇毫不犹豫:“如果你识相,献出纳物法器及灵石,断你一足以示惩戒。如果不识相,东西照收,五肢俱折。”</p>

    罗霄抚掌大笑:“我猜这多半是秦少白的主意,不错不错,虽然没什么新意,但比较解气。”</p>

    王勒冷笑:“这样都能笑得出来,你这是自信能逃脱我们三人联手么?”</p>

    白奇也同样冷笑:“我知道你曾两棍败我师兄弟数人,连严师兄也不敢说稳赢你,但你身为问天宗弟子,不会不知道我们天一宗弟子三人可成阵,成阵抵三人吧?我们师兄弟的三才剑阵,就算严师兄也吃不消。”白奇缓缓拂着手里的长剑,眼里透着讥讽,“还是说,你认为可比秦师兄?”</p>

    白奇与王勒都很乐意跟罗霄扯掰,一是等路大同归队,三人合击把握最大,二是扯得越久,就越能消耗对手的真元,何乐不为?只是他们心里暗暗埋怨,路师弟扯走那病夫那么久,怎么还没解决归队?</p>

    罗霄这个问天宗记名弟子其实很不合格,无论本宗还是天一宗,很多东西他都不了解,不过天一宗的剑阵,他在鸣金山飞桥之畔却是见过的,当时多达十几宗门,几百弟子,也就只有天一宗弟子摆出剑阵防御,虽然连许幽都拦不住……不过那算是个特例,毕竟那家伙身法之诡异,连罗霄也深怀戒心、</p>

    罗霄笑了:“三人是三才阵,那请问两人能摆什么阵?”</p>

    白奇与王勒尬了一下,呐呐无语。</p>

    罗霄啪地打了个响指:“我知道了!”</p>

    白奇与王勒一愣,我们都不知道你反倒知道,这还有天理?</p>

    “两人应该可以摆个龙门阵,似乎你们摆得还挺欢的。”罗霄笑容尽敛,眼神如锥,“所以,你们师兄弟还是一齐躺回床上摆去吧!”</p>

    罗霄原地不动,举手、下劈,指掌迸射一弧半月形气刃,遥遥斩向王勒。</p>

    王勒怒喝,挥刀反斩,金环刀发出激烈的振鸣音,同样凝聚一轮淡金色半弧形刀气,狠狠迎向半月气刃。</p>

    那一轮圆月仿佛成了背景,一金一白两道匹练般的气刃在半空相撞。淡金色的刀气瞬间气化、湮灭,半月形气刃毫无阻滞掠空而过,将金环刀切为两断,再斩爆王勒的护体真元,余势犹劲,如同一把真正的利刃,嚓地一声将王勒的右臂齐肩削飞。</p>

    满天血雨中,王勒的怒喝转为惨叫,一把抓住尚未落地的断臂转身就跑——他必须第一时间跑回飞舟驻地,央求韩师兄耗费灵石为他接回断臂,耽搁久了,这手臂就废了。</p>

    “该死!”白奇惊怒交集,也不知是骂谁,怎都没想到才交手一合,二转修为的王勒师弟就惨败在这个才一转修为的问天宗弟子手上。此人太强,自己一人能不能挡住——嗯,他已经不想什么击败、拿下,而是抵挡、逃逸。</p>

    但白奇已来不及多想,因为罗霄已转向他……白奇大吼一声,疯狂运转真元,几乎一下就抽空一半储量,剑尖迸射三丈光华,眨眼间便触及罗霄胸膛。</p>

    “给我破!”白奇拼了,将剩下一半真元全部灌注入剑器,剑芒顿时大亮,像一条萤石光带,映照得沙滩与附近礁石纤毫毕现。</p>

    而由于灌注太急,经脉宽度不够,就像小渠一下涌入大量河水,经脉出现内视明显可见的细微裂痕。</p>

    但白奇已顾不得许多了,成败,甚至生死在此一举,他就不信了,自己修炼三十余年,灵境三转巅峰,又有低阶剑器加成三成威力,还刺不破区区一个灵境一转的少年弟子的护体真元!</p>

    下一刻,白奇的眼睛越瞪越大。</p>

    罗霄顶着胸前的剑气向前一步步迈进,剑气与胸膛接触处仿佛熔断似地一截截熔化,罗霄神态自若,负手施施然如散步一般——没错,他真的就是在海滩边散步。</p>

    当长达三丈的剑气被熔断两丈之后,白奇终于不得不接受这个可怖的现实,这个罗霄太强了,他根本不是对手,眼下要考虑的不是抵挡,而是逃跑。</p>

    “罗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放我一码……”生死关头,白奇不得不放下脸面讨饶了。</p>

    “放心,我不杀你,只断你五肢。”</p>

    这一刻,罗霄的笑脸在白奇眼里,比最恶毒的妖人还可恶!</p>

    白奇脸上涌起痛苦与悲凉,举掌,掌心凝出一团淡银色的真元——实际上他已经耗尽真元了,这一团淡银真元,就是他散去一转的境界,凝出的本源真元球。</p>

    这一击打出,不管结果如何,白奇已妥妥掉回灵境二转之境,在这个随时掉境界的绝灵之地,这样做意味着什么白奇再清楚不过,但他没得选择,他从对手眼里看到毫不动摇的决心。</p>

    断你五肢就是五肢,少一肢都不行。</p>

    嘭!</p>

    白奇一掌在剑器柄,本源真元狂涌而入,剑器银芒暴涨,化为一道银光,嗤地穿过对手身躯!</p>

    成了!</p>

    白奇力量耗尽,浑身发软,摇摇欲坠,却强持着努力睁大眼睛……没有意想中的血光弥漫,只有一道淡淡残影被银光切割碎片,震成点点碎芒……</p>

    坏了!</p>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白奇就觉两臂剧痛,旋即喀喀两声,膝盖被踢碎,最后胯下一震,整个人飞起,隐隐还听到似乎什么东西爆裂了……再之后,白奇就不知道了。</p>

    收拾掉白奇,罗霄从容追上王勒,不管对方泣号讨饶,如法泡制。</p>

    如果在山海域,罗霄会杀掉这两人,但在这巴掌大的小岛,他不能这样做,否则就会成为本岛公敌。不过这番大惩小戒也算出了这口气,美中不足的是,他转遍周围里许,竟然没找到路大同,也没看到冼风,附近也没有打斗的痕迹,这是什么情况?</p>

    罗霄甚是奇怪,想了想算了,还是先回去向伍中郎禀报此事,可别让路大同恶人先告状。</p>

    罗霄的身影消失一刻时后,一个投映在礁石上的奇形怪状的长长影子,鬼鬼祟祟闪出来,昏暗的月光照在惨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呈诡异的漆黑——只有瞳孔不见眼白的漆黑。</p>

    漆黑的瞳孔,倒映着海滩边那两个被海浪肆意拍打的昏死过去的身影……</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