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催妆〕〔一胎双宝:总裁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神魂武尊〕〔凌画宴轻〕〔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好孕连连:总裁爹〕〔九转霸体〕〔太荒吞天诀〕〔超级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85章 【贪之代价】
    罗霄的心理素质绝对是很出色的那一类,就算杨文应说鬼奴伍中元跟他有勾结,或者说鸣金山那个神秘人就是他假份的,他也面不改色心不跳,但“镇魂仙镜”是什么?这是涉及到他的根底的最关键物品,其重要性与隐密性仅次于他的影仙石洞天。

    镇魂仙镜暴露了,那么影仙石呢?

    想到这里,罗霄的瞳孔为之一缩。

    杨文应一直死死盯住罗霄的眼睛与表情,见状惊喜不已:“果然!果然!你身上当真有仙器!”

    梁寻龙更是瞪大牛眼,眼里光亮吓人。

    “我身上有没有仙器不好说,但我可以肯定,你们二位身上有死气!”罗霄迅速压下糟糕的心情,当机立断,扬手向空中抛出一物,旋即双肘一屈,双拳如压缩到极致的弹簧,突然左右弹出,同时轰向杨、梁二人。

    杨、梁二人万万没料到,以他们二人的身份与实力,本应被吃得死死的这个年轻小子,居然敢先向他们递爪子。更让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他们堂堂两个中境修真者,居然接不下区区一个初境修真者随手两拳。

    蓬蓬!

    两声闷响,距离较近的梁寻龙只来得及以肘格挡,拳肘相交瞬间,梁寻龙眼球突出,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鹅蛋——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真元撞击那种气流冲撞,对方的拳头就直直打在他手肘上,将他直接打飞。

    杨文应因为距离略远,还来得及出掌将对方的拳头正正挡住,正要裹住对方拳头,以三十年修为的真元之力将之碾碎,小惩大戒一番,同时也为后续逼出仙器立威……然后,他的感觉与梁寻龙一样,半甲子苦修的护体真元,竟然被对方的奇异真元轻易击穿,整条手臂徒然麻木,一股大力涌来,身不由己飞起,与梁寻龙滚跌成一双难兄难弟。

    下一刻,第三惊出现了。以他们两个被击飞的汹汹之势,足以击穿酒楼,掉到大街上。然而结果却是两人刚跌出五步,就被身后一股强烈的反弹之力弹回,直扑向罗霄。

    由于两人根本没料到这样的变故,所以这“扑击之势”不是主动的,而是被动的,与其说他们是扑击,不如说是送上门。

    蓬蓬!

    两拳在二人胸腹开花,打得二人把刚吃的午饭全喷出来。

    而罗霄为了避开这两人的秽物,这才停止第三次殴打——因为这哥俩又一次打飞、弹回,然后跌扑于地,呕吐、咯血,反正有什么能吐的都吐出来。

    “界珠!你布下了……界珠结界……咳咳咳……”梁寻龙边咳边喘,数次想伸手入革囊取伤药,却因内息冲撞混乱,浑身无力,连这个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

    而杨文应更惊悚于体内那股乱冲乱撞的的诡异真元,任他拼命调动真元抵挡,却如洪流决堤一般,一触即溃,根本挡不住,被那道诡异真元横冲直撞杀到丹田灵根,如怪兽大嘴一口吞噬——直接封禁了。

    灵根封禁啊!多少年没碰到这样的倒霉事了,上一次,还是二十年前吧……

    “这是什么真元?天下怎可能有这样的真元!”杨文应难以置信,是镇魂仙镜之功么?

    “杨供奉,请先认清形势,现在应该是我提问,你回答。”罗霄先用脚尖把两人腰间的革囊全部挑飞,然后蹲下直视杨文应的眼睛,“我要知道,消息的来源,我不会说二遍,如果你不介意吃眼前亏,我更不介意。”

    杨文应与梁寻龙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里的苦涩。如果他们知晓罗霄的底细,认真对付,以驭兽谷花样繁多的手段,虽然结局还是败,但绝不会那么轻易就一败涂地。可惜,一招不慎,全盘皆输,这一输,就搭上了半条命与一生荣辱。

    也罢,至少在界珠结界里,他们的丑态无人得见,还是不要吃眼前亏的好。

    杨文应与梁寻龙这个消息,来自天一宗,那是因为二人放出的灵蜂无意间闯入天一宗住邸,获知了这个密闻。至于是谁说的,天一宗有多少人知道,这些人都有谁,他们二人一概不知,因为窃听的不是人,而是灵兽中个体最弱小、群体最强大的毒针蜂,能够把信息传递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得了,想要做到跟人一样巨细无遗是不可能的。

    罗霄听完,总结道:“所以你们要在天一宗之前先下手为强?”

    杨、梁二人一齐点头,一脸郁闷无奈,他们倒是先下手了,只是下手的对象似乎更强。

    罗霄苦苦思索,天一宗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么隐密的事?知道这件事的人,世间只有一个,但三个月前被自己灭了,当然也不排除宫傲白曾把这事说与他人听……虽然他觉得宫傲白应该没那么蠢,仙器这种事太过重大,宫傲白就算要说,也应该要卖个好价钱,或者他已经卖了……

    算来算去,只有这方面会出纰漏,但不管怎么说,仙器暴露已成事实,火灵岛是没办法去了,九离城甚至陆离国都不能呆下去了,至于问天宗,恐怕要辜负蓝二先生的美意了……

    才从下域逃到中域没半年,又要开始逃了吗?

    意识到自己又要开始东躲西*藏,罗霄对这些令自己不得安生的贪婪家伙更是分外恼恨,霍然站起,手里出现两张符,雷火符,他前阵子向田平买的。正常情况下,这玩意连杨、梁二人的衣角都烧不掉半片,但眼下情况自然又不一样了。

    杨、梁二骇然变色:“你……你敢……”

    罗霄冷冷道:“就算我放了你们,你们会放过我吗?贵宗会放过我吗?别说肯定答案,你我都知道,那只能骗鬼……不,鬼族最奸诈,根本不会受骗,骗灵兽还差不多。”

    杨文应与梁寻龙不约而同张嘴,吐舌,他们的舌头竟然比穿山甲还长,显然是有什么绝活大招……然而罗霄只是神念一动,这两人惨叫一声,自个把长舌头给咬掉了,同时二人下丹田处砰地炸开一个血洞。

    灵根封禁可不是说说而已,想玩花样就得付出代价。

    下一刻,两团火光从二人张开的大嘴塞入,在二人无声的惨嘶中,烈焰从上下两口不断喷泄出,片刻之后,地上只留下两团扭曲的人形灰烬。

    罗霄举手一握,界珠入手,结界消失,一阵风吹来,灰烬尽去,这世上再没有杨文应与梁寻龙的痕迹。

    当罗霄转身正待走出酒楼时,突然毛骨悚然——若大的酒楼,不知何时,竟然人去楼空,一个人都不见了。

    眼前一花,一个人凭空幻现,负手向罗霄微笑:“最初得到消息,我还有点不相信,不过现在我信了,能在如此短时间内轻易击杀两个修为远在你之上的中境修真者,说你手上没那样的宝物,谁都不相信。”

    界珠!这个人也有界珠!

    罗霄头皮发麻,不仅是因为对方手里也有同样的东西,更要命的是,他在对方身上,感应到一股绝强的压迫,这种压迫感,他很熟悉——在裘千里,在北海夜叉,在狄破锋身上,都有相同的感觉。

    这是一个真罡级强者!

    来人捻须微笑:“你不认识我,但早晚也是要认识的,我叫辜玄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莫求仙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