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修罗剑神〕〔王铁柱苏小汐〕〔一婚二宝:帝少宠〕〔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都市隐龙叶辰〕〔一代天骄回归都市〕〔神医佳婿〕〔天行医尊陈一笑〕〔妖孽修真弃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医武兵王混乡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人的仙境 第299章 【势压天骄】
    让罗霄使用界珠的不是哪位修真大佬,而是一个猎人,确切的说,是猎人带着的猎犬。

    </p>

    他能躲开猎人的视线,却避不开猎犬的鼻子,一旦暴露行踪,他又不杀掉猎人的话,很容易给自己招来麻烦——事实上就算杀掉目击者同样会有麻烦,只是看麻烦的大小而已。

    </p>

    于是,使用界珠,隔断视野,隔对声音气味便是最佳应对方案。

    </p>

    只是罗霄没想到,他这一招正中某人下怀。

    </p>

    随后,杀机迅疾迫来。

    </p>

    但当罗霄做好准备,迎头痛击来犯者,杀机却在半途中突然消失了。

    </p>

    “搞什么?”罗霄莫名其妙摇摇头,收起界珠,快速离开。

    </p>

    “搞什么!”宫飞羽恼火地盯着眼前汗如雨下却依然保持一脸恭敬的青年,一个三转修真者,却不是他的目标……什么?易容?什么样的易容术能瞒得过一位灵境九转强者的眼睛?

    </p>

    由于心里不爽,宫飞羽的放出的威压便强盛了些,几乎把这青年压趴,对方汗如雨下正是苦苦支撑的结果。

    </p>

    直到青年嘴角溢出鲜血,宫飞羽才算一吐郁闷之气,缓缓收回威压,冷然发问:“你是哪宗弟子,为何会持有界珠?”

    </p>

    青年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衣袖的水滴嗒坠地,说话都喘不匀:“晚辈……呼呼,晚辈、天一宗……呼呼……韩炼……界珠,是辜长老的……”

    一秒记住

    </p>

    宫飞羽这两百年可没白活,一听就咋摸过味来,显然老辜也猜到了他的手段,自个拦不住,也不敢拦,于是想出这么个歪点子,引他误判。这是宁可纵敌,也不想让他占便宜啊!

    </p>

    想通这点,宫飞羽那个恶心啊……如果不是身份差得太远,活劈了韩炼的心都有了。

    </p>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正事要紧,宫飞羽顾不得发泄,一挥袖把韩炼摔出十丈远,跌入丛林,转身化为流光远去。

    </p>

    韩炼一连砸断七八棵树,衣服划破成碎条,跟个乞丐似地,狼狈不堪,直到宫飞羽的身影消失,这才慢慢撑起——在九转强者的强大真罡之下,他的真元半点放不出,失去真元保护,衣服自然难保,还好躯体坚固如石,倒是没受半点伤。

    </p>

    韩炼用手背抹去嘴角血渍,冰冷地望着远方身影消失处。九转么?终有一日我也能达到,而且绝不需百年,到那时……

    </p>

    身后传来沙沙脚步声,秦少白声音幽幽传来:“这就是九转之威么……说实话,我都有点佩服那个罗霄,连这样的人都敢惹。”

    </p>

    韩炼头也不回抛出界珠:“轮到你了,就朝他消失那个方向走。”

    </p>

    秦少白接过界珠,却没动。

    </p>

    韩炼皱眉:“还有事?”

    </p>

    秦少白苦笑:“我没有纳物法器,所以……能不能借我一套衣服?”

    </p>

    韩炼:“……”

    </p>

    半个时辰后,秦少白出现在韩炼眼前,他果然换了韩炼的那套衣服,但左眼发红,显然受了点伤。

    </p>

    韩炼:“怎么?老前辈动手揍人了?”

    </p>

    秦少白摇头:“没有,要真动手,我不可能活着回来。他对我做了跟你一样的事,只是我的运气差了点,身后没有树木只有石头,身体嵌进去了,被碎屑擦到眼膜……”

    </p>

    修真者再强,也不可能拿眼珠子碰石头,如果真碰了,伤的肯定是眼珠子。

    </p>

    秦少白把界珠扔向给韩炼:“向大长老复命吧,对方说了,事不过三,再有第三次,不管是谁,杀无赦。”

    </p>

    其实不用他说,韩炼也不敢试第三次了,凡事可一可再不可三,这点分寸他还是知道的。

    </p>

    “行,那就回去吧……”韩炼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眼看就要入手的界珠,仿佛受到什么召唤,竟然斜斜飞向一边,落入不远处的林子里。

    </p>

    随后,林子里缓步踱出一人,上下抛着界珠,嘴角含笑:“要向辜长老复命么?一事不烦二主,两位也顺便帮我带个话呗。”

    </p>

    “罗——霄!”

    </p>

    韩炼与秦少白嘴里同时嚼着这个名字。

    </p>

    如果在发生此次事件之前,或者说是还在绝灵岛上,韩、秦二人或许会试着联手拿下眼前这个少年,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们已经不敢这么想了。不光是因为对方敢碰他们不敢惹的人,更因为……

    </p>

    “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韩炼惊疑不定,因为他已经感知不到罗霄的境界,这说明对方修为已经在他之上,三转之上自然是四转,这不是一转之差,而是一个大境界的差距。而此时他的修为才刚刚恢复到三转,距离圆满还差一大截呢,硬要动手的话……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极可能已经不是对手。

    </p>

    这个认识令韩炼极为沮丧,一旁的秦少白也好不了多少,拉长着脸:“罗霄,这界珠可是辜长老之物,你要想清楚……”

    </p>

    罗霄笑吟吟道:“我看是秦兄要想清楚才对,想想怎么应付辜长老的雷霆之怒,毕竟东西是在你手里丢的。”

    </p>

    秦少白又惊又怒,斜眼看向韩炼,意思是联手干一下。

    </p>

    韩炼毫无反应,开玩笑,他正要撇清责任(接不住界珠),若是与秦少白联手,东西抢回来还好,若抢不回来,那责任可就是两人一起扛了,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p>

    韩炼不动,秦少白眼下连一转都还没恢复,再怎么自傲也不觉得自己有半分胜算,一张苍白的俊脸气成血色。

    </p>

    “聪明的选择。”罗霄打了个响指,脸上有着一闪而逝的杀意,“看在你们这么识趣,而且之前好歹也算帮了忙的份上,我就……不杀你们。”

    </p>

    按理说,既然与天一宗为敌,那就有杀错没放过。但罗霄考虑了一下,还是收敛了杀意。一来是不欲给问天宗、给蓝笑尘带来麻烦。若是普通弟子,杀了也就杀了,但这两个人却是天一宗下一代的精英,说是传承弟子也不为过,若是死于他手里,恐怕天一宗宗主都会被惊动。二来也如他所说,这两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也算帮了他引得宫飞羽连续扑空——尽管他并不怕与宫飞羽放对,但在不确定能否击杀这个顶尖强者的情况下,还是尽量少出手,以免泄漏更多底牌。

    </p>

    无论谁听到别人不屑杀自己,心里都会很不爽,韩炼脸色难看,咬牙道:“有什么话快说。”

    </p>

    罗霄一脸“我很理解你的心情”的表情,不以为忤,依然保持微笑:“烦请二位转告辜长老,明日酉时正,我在西面那个大湖边等他,只许一人来,多一个人或者超过时间……嗯,你们懂的。”

    </p>

    罗霄说完,试着用界珠放出一个结界,旋即收起,很是满意:“不错,这珠子不比我那个差,二位,请代我谢过辜长老。”

    </p>

    旋即扬长而去,只留下两人干瞪眼。

    </p>

    罗霄、韩炼、秦少白三人消失不过半刻,一人呼地从天而降,坠势甚猛,着地却轻,点尘不扬,尽显高手风范。

    </p>

    看到现场无人,又扑了个空的宫飞羽原本憋着气正准备闪人,突然感应到空气有一丝淡淡的熟悉气息。

    </p>

    “是这小子没错了。”宫飞羽双目精光暴闪,想了想,从怀里取出一枚青丹,这是紧急从宫化臻那里要来的,摄出一件巴掌大小的绿玉法镜,默然注入真罡。少顷,抬手一抹,镜面射出一蓬刺眼白光,光芒渐渐变淡,镜面竟然出现一组画面,正是罗霄对韩炼、秦少白二人说着什么,但光有画面却没声音。

    </p>

    但宫飞羽活了二百年可不是整天呆宫里修炼,这样修只会炼傻,根本别想炼强。他早年的经历也是很丰富的,各种江湖技巧都会,不但会读唇,甚至还会腹语。

    </p>

    “西边的大湖?绿野湖!”宫飞羽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郁,小子,这回总算逮住你了吧!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