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代女王柳炊烟〕〔继承两万亿〕〔我养的宠物都超神〕〔剑起风云〕〔市井之徒〕〔极品狂医〕〔总裁老公太凶猛〕〔魔帝奶爸〕〔猎魔烹饪手册〕〔妻来孕转:总裁轻〕〔律政甜妻:墨少,〕〔田园悍妻:妖孽王〕〔明尊〕〔巫妖之城〕〔重生巨星:凌少宠〕〔大家都要宰了我〕〔笔驭人间〕〔帝国老公狠狠爱〕〔我不是混子〕〔三国之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六十四章 柳絮花开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浓郁的鸑鷟花香在风中飘散着,被这些无影的花香划破的伤口,血液晕染了大伙儿身上的衣衫。而夏公子和浪世勋锐利的眼睛默契的瞟了一眼夜明杀。

    发现了夜明杀手里握着的那把剑,浪世勋一道灵力的光束划出,夏公子紧跟着将手中的纸扇扔了过去,打断了夜明杀手里的那把剑,夜明杀单手握着断裂的剑,一只手撑着地,瞬间灵气反噬,一口鲜红的血吐了出来。

    正在这时,浪世勋手中划出一道灵光,受了伤的夜明杀无力闪躲浪世勋划过来的灵光,眼看夜明杀就要被浪世勋的灵光打伤。絮香馥跑了过去,挡在了夜明杀的前面,浪世勋的灵光重重的打在了絮香馥的身上,絮香馥一口血吐了出来,不出一句话,倒在了地上。

    絮香馥倒在了地上,嘴角全是血,伸出颤抖的手握住了夜明杀的手。夜明杀看着絮香馥为自己挡下了那道灵光,嘴里微微的着:“你真傻,为什么要为了我?”

    絮香馥摇了摇头着:“夜大哥,为什么你总是戴着面纱?我一直都有一个愿望,我能不能看一下不戴面纱的你?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不戴面纱的样子。”夜明杀看到絮香馥为自己挡了那一束灵力光束才伤成这样的,看上去估计已经命在旦夕,于是扯下了一直戴着的黑色面纱。

    一张精致轮廓分明的脸,上面却是无数伤痕,这应该是中了鬼锁的浅泪的毒,虽毒已经解了一半,但是鬼锁的浅泪之毒已经腐蚀了一大半,按照五官的轮廓来看,夜明杀在没有中鬼锁的浅泪之毒时候,这张脸应该算得上是精致的。

    “因为我的脸曾经受过伤,不想让人看到我丑陋不堪的样子,在这个十分爱美的鬼族里,我不想被人指指点点的我是最丑的。”夜明杀看着絮香馥。

    “夜大哥,你在我心里是世界上最帅的,我觉得你一点都不丑。我从无父无母,是你把我养大的。”絮香馥回想着从就跟着夜明杀。已经把夜明杀当哥哥一样,还有更多的是对夜明杀的暗恋。

    “为什么取名为絮香馥?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在一棵柳树下,裹着一层厚厚的花布,当时柳絮花开,奇香无比,好美好美。”夜明杀一边着,一边拂去絮香馥嘴角的发丝。

    “夜大哥,我这一生中只爱过一个人,我现在正握着他的手,能死在他的身边我很幸福。”絮香馥幸福的看着夜明杀,断断续续的着,咳嗽了几声,鲜红的血从口中吐出,手的温度渐渐的在变得冰凉,直到慢慢的从夜明杀的手上滑落,絮香馥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像睡着了一样。

    “我会将你葬在柳树下,等到来年柳树花开时,你依旧美丽。”夜明杀看着躺在地上的絮香馥。

    夏公子抬起纸扇想趁夜明杀现在没有反抗之力,趁机了结了夜明杀,但是抬起来的纸扇却被浪世勋拦住了,浪世勋摇了摇头:“放过他吧。”

    夏公子在浪世勋的阻拦下,放下了纸扇,大伙儿朝着血聚山的山顶走去。走到了山顶,鬼诉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们会打败夜明杀和絮香馥,起身出去准备应战,张赤如山也一起走了出去站在山顶的宫殿前面,冷冷的笑了笑。

    “张赤如山,你好大的胆子,趁我不在,你居然坐上了我的位子。还和鬼诉在一起。”浪世勋愤怒的瞪着自己曾经的右将张赤如山,不管浪世勋用什么样的语气话,但对于张赤如山来,在形体和容貌上根本就不是狐王的模样。

    “你是哪里来的狂妄之徒,敢这样称呼我张赤如山的名字?”张赤如山并没有认出来,眼前的浪世勋是狐王四分之二的灵的寄宿者。

    这时的浪世勋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因为只是寄宿在浪世勋的体内,而容貌却是浪世勋的容貌。大家认不出眼前的这个狐王也是正常的。

    “我已等你们多时了。”鬼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鬼诉,我要替我父亲报仇。”石英俊指着眼前这个高傲的鬼诉。

    “就凭你?”鬼诉看了看石英俊这个年纪轻轻,话如此狂妄的人,冷冷的又笑了笑。

    “张赤如山,没想到我不在的日子里,你居然勾结鬼诉。”还没等浪世勋完,张赤如山就飞了过来。两人瞬间打了起来,浪世勋的灵光划向张赤如山,张赤如山拔出剑挡去了这道划过来的灵光。

    而石英俊则冲上去,找鬼诉报杀父之仇。刚抬手划出灵光,鬼诉一挥手将石英俊打得跌倒在侧殿门口的岩石上,石英俊缓缓起身,又愤怒的冲向了鬼诉,鬼诉再次一挥手将石英俊打倒在地上。

    鬼诉的灵力光束和夏公子对抗着,茹家姐妹也将所有的竹叶幻化成一把把的剑,剑光划过鬼诉的身上,而鬼诉却灵巧的躲掉了所有划过来的灵光。

    石英俊又再次愤怒的冲了上去,鬼诉手中强大的灵光瞬间闪过,将大伙儿全部打倒在地上,鬼诉瞟了石英俊一眼,一挥手,一道灵光划了过去,石子萤冲了上去,挡在了石英俊的前面,灵光重重的划过石子萤的身上,石子萤一口鲜红的血从口吐出。

    “子萤...”石子俊用手撑着地面爬了起来,看着被鬼诉打伤的石子萤,绝望的喊着石子萤的名字。

    “表哥,我没事。”着一口血再次从口吐出,晕染了她那件粉色的牡丹花长衫。

    “子萤。”石英俊看着为了给自己挡了那道灵光的石子萤,伤势十分严重,石英俊想扶起石子萤。

    “表哥,你知道吗?我这次跟着你,你知道我这一路走来有多开心吗,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因为以前每次去石府找你,你都躲着我。”着开心的笑了,洁白的牙齿上沾满了血渍,伸出手想要拉住石英俊的衣袖,伸出的手却在半空中慢慢的滑落,失去温度的手,一动不动的垂下来,直到闭上了双眼。

    “鬼诉,我跟你拼了。”石英俊冲了上去,愤怒的双眼中带着泪光,使出全身的灵力,而鬼诉一挥手却将石英俊的灵力挡了回去,鬼诉飞了起来,瞬间不见了踪影,大伙儿谨慎的用余光看着四周。

    这时的目蝴蝶已经被泥人解开了捆绑的绳子,鬼诉感应到了宫殿内的灵力,去了宫殿查看,浪世勋也已经将张赤如山打倒在地。

    大伙儿一起走进宫殿内,看到了泥人和目蝴蝶,泥人已经将目蝴蝶的绳子解开。鬼诉看见泥人解开了目蝴蝶的绳子,生气的一挥手一道灵光划过泥人身上,泥人躲了过去,反手就是一道灵光。

    “张赤如海?”浪世勋一下就认出了泥人的灵术,这是狐王的左将张赤如海的灵术。

    泥人听到了浪世勋喊着自己的名字,看了看浪世勋。目蝴蝶捡起扔在地上的那件狐狸毛外披,看着眼前的大伙儿,心里又是充满了愧疚感,每次自己被鬼族人带走,大伙儿都会舍身相救,,愧疚感在目蝴蝶的心中不断的蔓延着,像是澎湃的岩浆快要爆发出来一样。

    妙书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凰神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