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恶魔总裁的偏执宠〕〔重生后我成了大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仙帝是怎样练成的〕〔玉帝叫我来直播〕〔槐夏记事〕〔佔有姜西〕〔十年留白最相思〕〔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美女总裁的特战兵〕〔来自亿万光年的男〕〔我有五十四张英雄〕〔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日常系神壕〕〔撒娇福晋最好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八十七章 阮荆墨
    在皎洁的月光下,风灵灼和所有的黑衣守卫都倒在了地上。血液在这个漆黑又朦胧的夜晚中,蔓延着,深深的融入了黑夜中。

    茹丝扶着受了伤的茹青,石英俊扶着夏公子,他们走了出去,回到了灵落客栈。看着被剑刺伤的茹青,茹丝着急的不知道该如何办。

    茹丝看了看目蝴蝶,想让目蝴蝶用凤凰神衣的灵力救茹青。这时的目蝴蝶,也刚好正想用凤凰神衣的灵力去救茹青,蓝光一现,抬手将凤凰神衣的灵力传入茹青身上的时候,传入的灵力却无法和茹青的灵力融合在一起,茹青疼痛的皱着眉,额头上的汗珠已经顺着发丝滑落了下来,发现茹青的伤口溃烂更严重了。

    “难道一个人只能用一次凤凰神衣的灵力?”目蝴蝶看着疼痛不堪的茹青,立刻停下了神衣上的灵力,心想着上次在青丝竹林用凤凰神衣的灵力都可以救茹青,可这次使用的效果却适得其反。

    茹丝抬起手试着用自己的灵力传入到茹青的身上,刚传入了一些灵力,茹丝便倒了下去,茹丝的灵力在刚才的打斗中已经耗损了许多,恢复灵力还需一些时日,而这时过度使用灵力则造成了身体亏虚,晕眩。

    石英俊将夏公子的伤口包扎完了之后,夏公子和石英俊走了过来想看一看茹青的伤势,一走进来却看到了茹丝倒了下去,夏公子连忙跑了过去扶住了茹丝,将茹丝扶到了桌子边的凳子上坐下。“她没事,刚救茹青的时候耗损了一点灵力,休息一会儿就好了。”目蝴蝶看着夏公子担忧的表情,安慰着夏公子说,夏公子听到目蝴蝶这样说,也就放心了。

    寒苏木走了过来,给茹青把脉,手刚放到茹青的手腕上,把了脉后锁紧了眉头,吓得大伙儿以为茹青已经活不了了。

    “凤神,能帮我一个忙吗?”寒苏木看着目蝴蝶吞吞吐吐的说着。

    “什么?”目蝴蝶一时猜不到寒苏木要帮什么忙。

    “听闻凤神的凤凰神衣能解除任何封印,能帮我解开我身上的灵力封印吗?”寒苏木看着目蝴蝶,为了救人,也只能将身上的灵力封印解除,大伙儿在听到这个不起眼的平凡女子寒苏木的话后,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静静的看着寒苏木。

    “你身上的封印?”目蝴蝶看着这朴实无华的寒苏木,也不敢相信寒苏木身上的灵力被封印。

    目蝴蝶拿起凤凰神衣,蓝光一现,洒落在寒苏木身上,寒苏木的灵力封印被解封。这时大伙儿才感觉到寒苏木身上的灵力。

    寒苏木看着自己的手,活动了一下筋骨,被封印了十几年的灵力总算被解封了,感受着身上的灵力慢慢的恢复过来。

    寒苏木走到了茹青的面前,看着茹青昏睡中的脸,寒苏木一挥手,灵光散落在茹青身上,一道温暖如阳光般的灵光传入到了茹青的身上,过了一会儿,茹青咳嗽了几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茹青看着眼前的一切,刚才的记忆还在与风灵灼的打斗中,醒过来却已经躺在了灵落客栈。看了看四周围,茹青感应着身上的灵力增强了一些,感觉没有之前的虚弱无力,寒苏木的灵力解封后,却能和茹青的灵力融合在一起。

    夏公子看着寒苏木,心想着能用这种治愈术的,除了云中溟的药灵师的人,恐怕没有别的人了,但是又不敢确定,回想起来寒苏木喝酒的酒量和寒苏木酿的那些酒的味道,确实有种花香夹杂着一些轻微的草药味,一般人可能品尝不出来,从云中溟出来的人才能喝出来那些轻微的草药味道。

    大伙儿看着这个从一开始不起眼的寒苏木,在灵力解封之后,却能用治愈术救茹青,这使得大伙儿的心里感到了疑惑,是谁封印了寒苏木的灵力,寒苏木又是来自哪里?

    夏公子看着寒苏木,对寒苏木的来历感到着迷惑,是否和自己寻找了多年的一位女子有关。

    看到茹青的伤势好了许多,大伙儿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而夏公子则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回想着从一开始隐藏在金谜寨中,后来有缘遇到了茹丝他们,跟随在队伍里,一直走到现在,本以为茹丝是自己要找的人,可现在看到了寒苏木,也许寒苏木才是自己要找的人。

    天刚亮,街上的人很稀少,寒苏木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寒七儿去了无望城的西侧阮府门口,寒苏木看着高大围墙,繁荣似锦的阮府,在门口呆呆的站着,寒冷的晨风冻得寒七儿鼻子发红,寒七儿双手放到嘴边,搓着手,脚不停的原地走着。

    阮府的门开了,阮荆墨和管家走了出来,寒苏木看到了阮荆墨,便冲了上去,瞬间被门口的侍卫和管家拦了下来。

    “荆墨。”寒苏木笑着走上前去,阮荆墨连看都不看寒苏木一眼。

    “荆墨。我是寒苏木,你不记得我了吗?”寒苏木用力推着那些阻拦她的侍卫们。

    “这是哪里来的叫花子,还不快走。”阮府管家看着寒苏木和寒七儿,穿着破破烂烂,一脸不修边幅的模样。

    阮荆墨瞟了一眼寒苏木和寒七儿,面无表情的上了门口的马车,头也不回的走了。看着远走的马车,寒苏木拉着寒七儿追了上去,马车快速的拉开了寒苏木的距离,寒苏木满脸的失望。

    “娘,别哭,爹不要你,还有我陪伴在你身边。”寒苏木蹲在地上,跑得气喘吁吁,流着眼泪,寒七儿用小小的手擦拭着寒苏木脸颊上泪水,儿子这温暖的小手让寒苏木更加忍不住哭出了声音,眼泪大颗大颗的流淌了下来。

    寒苏木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十年前对自己许下承诺,说着会用一辈子,一生一世爱自己的男人,自从十年前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过,就连身份也不愿意透露。

    若不是寒七儿从出生到现在,十年都未见到父亲一面,每天总是吵着嚷着要见自己父亲一面,寒苏木也不会来到阮府找阮荆墨,在寒苏木刚刚怀了儿子寒七儿的时候,而当时的寒苏木不知道自己已经怀了身孕,看着阮荆墨离去的背影,寒苏木坚信着这个男人说过去去就回,很快就会回来的,而寒苏木一等就是十年。

    寒苏木蹲在地上,流着眼泪,天空乌云密布,突然下起了雨,寒苏木的眼泪和雨水聚集在一起。

    妙书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