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赊刀人〕〔医妃驾到:邪王快〕〔千金重生:心机总〕〔盛唐小园丁〕〔英雄联盟之兼职主〕〔人王〕〔重生之嫡女风华〕〔因为有你才有光〕〔强势婚爱:老公轻〕〔重生七零娇娇媳〕〔农门锦绣小福妻〕〔我把聊斋带给全世〕〔超级龙婿〕〔都市之医武狂少〕〔离婚后我自己做大〕〔覆长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越后,我成了国〕〔美食攻略:王爷,〕〔公主嫁到之莫少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八十八章 药灵师
    “犹记得那时的天空很蓝,阳光很温暖,你看着我说,你说会爱我一辈子的,你说去了马上就会回来的,可是我从早上睁开眼,每天外面风吹草动的时候,我都以为是你回来了,我在春天等你到花开,我在夏天等你到日出,我在秋天等你到叶落,我在冬天等你到飘雪,一转眼,我等了无数个四季,我等了你十年,我也找了你十年,你耗尽了我这一生的等待与希望,最终我看到了你,从阮府出来,我以为我等到你了,可是我最难过的是,你看到了我居然假装不认识我。”寒苏木在雨中哭喊着,雨水淋湿了她的回忆,淋湿了阮荆墨曾经给她许下的诺言,也淋湿她心里深深的绝望。

    看着阮荆墨远去的马车,撕心裂肺的追赶也是无济于事,这是寒苏木用了十年去等待的一个男人,却耗尽了一生的热情。

    “你说过的,你会回来找我的。”寒苏木还是念念不忘阮荆墨曾经许下的诺言,双手抱着头,大声的哭泣着。

    这时的寒苏木已经忘记了自己儿子寒七儿被雨淋着,寒七儿从小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的样子,可今天是第一次见,这样伤感的画面深深的印在了寒七儿的心里。

    寒七儿用小手抹去了母亲头发上的雨滴,拉起母亲的手说着:“娘,我们回家。”寒七儿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寒苏木,看着这个被爱情折腾到失去当年的美丽容貌的寒苏木,看着这个落魄得被人当成是叫花子的寒苏木,还要卑微到追着马车跑去的寒苏木。

    寒苏木听到儿子说话的声音,这才想起来,雨淋湿了自己,也淋湿了自己的儿子寒七儿。寒苏木抬起头,感觉到了一阵的温暖,儿子虽小,虽说才十岁,但是却十分的懂事听话。

    其实寒七儿的心里并没有多想见自己的父亲,只是每天看到寒苏木等待着阮荆墨,觉得心疼不已。

    就算这时的阮荆墨不认寒七儿和寒苏木,寒苏木看着儿子也是一脸的满足了,寒苏木拉着儿子的手走在雨中,冰凉的雨水滴落在脸上,冲洗了寒苏木脸上的泪痕。

    寒苏木拉着寒七儿的小手,在雨中走着,回到灵落客栈,寒苏木母子两换下了淋湿的衣服后,便呆呆的坐在桌子边的凳子上。寒苏木回忆着以前的一切美好时光。

    云中溟是一个四周围绕着海水,碧蓝的大海,晴空万里蓝天白云的地方,云中溟这个地方,药灵师殿,法灵师殿,乐灵师殿,幻灵师殿组成。

    寒苏木在药灵师殿门口,看到一个顺着海水飘过来的男子,躺在海水里,寒苏木跑了过去,从海水里将男子捞了上来。

    寒苏木看着全身被海水浸湿了的这名男子,手臂上受了一些刀伤,寒苏木看着男子,用手放到了男子的鼻子下面,感觉到男子还有一些微薄的气息,寒苏木给男子把脉发现脉搏还有跳动,男子只是喝进去太多海水而暂时昏迷,寒苏木抬手,用灵力将男人喝进去的海水,吐了出来。

    寒苏木将男子带回了药灵师殿内,按照药灵师殿的门规,殿内不能随便带陌生人入殿内,而当时的寒苏木是药灵师殿里的黎影浩最宠爱的弟子,于是看到了寒苏木带回了陌生人,看在救人心切的份上,黎影浩并没有责骂寒苏木。

    寒苏木帮男子清理了伤口之后,帮男子上药包扎了伤口,输入了一些灵力到男子体内,男子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寒苏木,男子威严的容颜上略带一些温柔。

    “我叫荆墨,谢谢姑娘救命之恩。”阮荆墨看着寒苏木一脸的温柔,起身看着这陌生的药灵师殿,摸了摸疼痛的头。

    “我叫寒苏木。”寒苏木看着阮荆墨那双威严的双眸,轻声的说着。

    “寒苏木,苏木,很好听的名字。”阮荆墨微微的笑了笑,起身朝着窗子的护栏边走去。

    从药灵师殿的护栏上看过去,看到的是那一片碧蓝色的汪洋大海,波涛澎湃着,屋内安静得只能听见海水拍打着岩石的声音。

    阮荆墨在药灵师殿住了一些日子,伤口渐渐的好转痊愈,而阮荆墨想留在药灵师殿,于是多次跪求要拜黎影浩为师,而黎影浩起初以为阮荆墨是对药灵师殿的这些治愈术感兴趣,才想留在药灵师殿拜师,在黎影浩最宠爱的徒儿寒苏木的苦苦哀求下,黎影浩则答应让阮荆墨暂时留下来,但是收不收为徒,还要看阮荆墨接下来的造化。

    黎影浩将阮荆墨留在药灵师殿,考验一些时日,阮荆墨的也算是有点天赋之人,黎影浩所教的入师门之前的考试都能一一通过,正在黎影浩要将阮荆墨收入为门下弟子的时候,黎影浩的好友灵空岁,灵空岁是一名卦师,云游四海归来,正巧来黎影浩的药灵师殿闲逛,在两人坐下来品茶之时,为黎影浩算了一卦,阮荆墨不可留在药灵师殿,甚至不能留在云中溟这个地方。

    黎影浩也是半信半疑将阮荆墨入门为徒的难度加大了许多,有时候还故作刁难,大概过了一年,阮荆墨和寒苏木日久生情,虽说阮荆墨没有被黎影浩收为徒弟,但是在药灵师呆了一年,也学到了一些药灵师的治愈术。

    经过一年的磨练,黎影浩看着这个资质不错的阮荆墨,早已经忘记了当时好友灵空岁说的话。黎影浩看着阮荆墨的资质,想正式收为徒。

    而这时的阮荆墨已经在药灵师殿生活了一年,看着黎影浩有时候也是故意为难自己,整理好包袱,刚想和药灵师殿的人告别。

    “不好了,师父,有人将浅泪之毒的解药都偷走了。”一名药灵师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对着黎影浩说着。

    黎影浩放下手中的茶杯,朝着研制解药的屋子走去。看到了屋子内还是整整齐齐,只有桌上的解除浅泪之毒的解药却不翼而飞。

    黎影浩回想着有多少人知道刚研制出来的解药的呢,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阮荆墨的影子,黎影浩想了片刻,又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是阮荆墨偷取了解药。

    一名灵药师走了进去找阮荆墨,说是黎影浩在等阮荆墨过去,阮荆墨放下收拾好的包袱,走了出去。

    妙书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