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一百零一章 离花树下
    离花树上的离花不断的飘落下来,黑衣人手持长剑,在飘落的离花中,一步一步走向夏公子和目蝴蝶,这时的夏公子和目蝴蝶在与这些黑衣人打斗了这么久之后,灵力有些耗损,感到了有些乏力。

    夏公子和目蝴蝶忍着手臂上的伤口的疼痛,看着走过来的这群黑衣人,知道最主要的是停止风灵灼手上的琴声,否则不管使出多大的灵力,眼前的这些黑衣人还是如同没有受伤一样,永不倒下。

    目蝴蝶转身飞向风灵灼的瞬间,风灵灼看飞过来的目蝴蝶,手中的弹奏的琴声又变了曲调,一群被琴声控制的黑衣人从风灵灼面前飞了起来,拦住了目蝴蝶。

    目蝴蝶用凤凰神衣的灵力挡住了飞过来的黑衣人,而另外一边则是夏公子和另外一群黑衣人打斗着。灵光从夏公子锦灵扇划出,橙色的光划过黑衣人的剑,在剑上碰撞出一道道耀眼的橙光。

    对付眼前的这群黑衣服,对于目蝴蝶和夏公子来说,是非常棘手的,可是却又无法接近风灵灼,每次飞向风灵灼的时候,风灵灼就变幻琴声控制这些永战不倒的黑衣人挡在目蝴蝶和夏公子的前面,不能接近风灵灼,那就意味着也没有办法让风灵灼的琴声停下来。

    目蝴蝶将凤凰神衣穿在了身上,衣服上泛着淡淡的蓝光,蓝光从目蝴蝶的手上划出,黑衣人用手中的剑挡住了目蝴蝶的灵光。

    打斗了很长时间,目蝴蝶有些乏力,灵力也耗损了很多,眼看黑衣人的剑就要刺了过来,夏公子将手中的锦灵扇变得巨大无比,锦灵扇上面泛着橙色的灵光。

    目蝴蝶在夏公子的边上感觉到了夏公子这把锦灵扇的强大灵力,一道橙色的光从锦灵扇中扇出,眼前这群黑衣人被锦灵扇的橙色灵光扇倒在了地上。

    夏公子手握锦灵扇的扇柄,飞向风灵灼,一道橙光从锦灵扇中划出,散落在了风灵灼身上,目蝴蝶也紧跟着飞了过去,蓝光一现,蓝色的灵光划向风灵灼,风灵灼的琴和手分离后,失去了琴声控制的黑衣人,慢慢的倒了下去,倒在了离花树下。

    风灵灼被夏公子和目蝴蝶的橙色和蓝色灵光打倒撞到了一棵离花树上,断了的离花树枝,随着风灵灼一起坠落下来,风灵灼重重的摔在了落满离花花瓣的地上,口吐鲜红的血,血液溅到了白色的离花花瓣上,将白色花瓣晕染成了红色。

    夏公子将锦灵扇幻化成一把泛着橙色灵光的剑,向风灵灼走去,就在夏公子举起剑要刺向风灵灼的那一刻,一个黑衣蒙面人飞了下来。

    熟悉的飞镖旋转着飞了过去,夏公子用手中的剑挡下了飞过来的飞镖,被挡下来的飞镖和夏公子擦肩而过,插到了离花树上。黑衣蒙面人快速的将风灵灼带走。

    夏公子要追上去,发现已经逃走没有了踪影,夏公子拿下离花树上的飞镖,看了看,判定这个黑衣蒙面人就是暗中杀死那些跟踪大伙儿的黑衣人的那个人。

    在白色的离花树下,一片片白色离花飘落下来,像是满天飘落的雪花,夏公子拖着疲倦的身子,带着伤痕,缓缓走向躺在地上的茹丝。

    夏公子走了过去,看着躺在地上的茹丝,茹青,还有石英俊,夏公子疲倦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他们只是昏迷过去了。”石子萤看出来夏公子担心茹丝,就告诉了夏公子茹丝也只是昏迷过去了。

    目蝴蝶站在离花飘落的离花树下,看着满地飘落的白色花瓣,还有一些被血染红了的离花花瓣,看着躺在地上的黑衣人,这个画面让目蝴蝶的头瞬间疼痛了起来,一场类似的画面一下出现在了目蝴蝶的脑海中。

    在那个落雪飘零的凤族领地上,看着倒下去的凤族人们,撕心裂肺到无能为力,眼泪瞬间湿润了目蝴蝶的眼眶,从眼眶中滑落,就像离花树上的白色花瓣一样,落到了地上。

    自从在血聚山唤醒了目蝴蝶体内凤神的灵力,凤神的记忆也想起了一大半,却还有一些记忆只是零零碎碎,像这飘落的花瓣一样,想要拼凑,却怎么拼凑也拼不成原由的模样。

    目蝴蝶双手按着疼痛的头,记忆在一点点的恢复,身上的凤凰神衣,又泛起了淡淡的蓝光,想起与狐王曾经的爱恋,那个爱凤神爱到舍弃自己生命的男人,此刻的狐王之灵却还在这件凤凰神衣里封印着。

    目蝴蝶摸了摸身上穿着的凤凰神衣,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穿上去,心里总是感觉有种淡淡的忧伤。在狐王之灵被封印之前就感觉到了这种淡淡的忧伤。

    离花树上的花瓣凌乱的飘落着,落在了目蝴蝶那漆黑的头发上,目蝴蝶独自一人站在离花树下,在痛苦的回忆过后,擦干了眼角的泪痕,踩着这地上的一片片的离花花瓣走向石英俊。

    目蝴蝶看着石英俊那块被血染红了的伤口,蓝光散落在石英俊身上,用凤凰神衣的灵力给石英俊疗伤。

    夏公子看着昏迷中的茹青和茹丝的伤势过重,暂时还没有清醒过来,心疼不已。石英俊在经过凤凰神衣的灵力治疗后,已经慢慢苏醒了过来,看到是目蝴蝶用凤凰神衣的灵力救了自己,石英俊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可这时的石子萤却有些不高兴,感觉石英俊完全不记得自己的好,一心只记得目蝴蝶。

    目蝴蝶看着茹青和茹丝还在昏睡中,用凤凰神衣的灵力给茹青和茹丝疗伤,凤凰神衣的灵力却还是和上次救茹青一样,无法和茹青和茹丝的灵力融合在一起。

    目蝴蝶看着在一旁吓得沉默不语的寒七儿,想起了要找到寒苏木被关在哪里的事情。

    “夏公子,子萤,你们先照顾他们三个,我和七儿去找寒苏木。”夏公子和石子萤点了点头,看着刚醒过来的石英俊,石子萤的心里也高兴了许多。

    目蝴蝶拉起寒七儿的小手转身朝着前面走去。目蝴蝶和寒七儿走过一间间的房屋,推开门却找不到寒苏木。寒七儿寻找母亲的心切,急速的迈着小小的步伐。

    “娘,你在哪里?我们来找你了。”寒七儿大声的喊着寒苏木。

    “苏木,我是凤神,我们来找你了,你在哪里?”目蝴蝶喊着寒苏木的名字,一边喊一边走着。

    寒苏木在昏暗的屋子内,微弱的听到了自己儿子寒七儿的声音和凤神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寒苏木被绳子勒住了嘴巴,不能说话,手和脚也被绑了起来,但是寒苏木看着台子上的饭碗,就连滚带爬的挪到了那个饭碗边上。

    寒苏木用头推动着那个饭碗,直到那个饭碗落地,咣当一声,碎成了两半,寒苏木才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目蝴蝶和寒七儿听到了咣当一声响,异口同声的说着:“那边。”然后两人朝着饭碗碎裂的声音方向跑了过去,推了推门,门上有灵力封印,目蝴蝶蓝光一现,用凤凰神衣的灵力将门上的灵力封印解除,推开门的那一刻,寒七儿放开了目蝴蝶的手,奔跑过去扶起躺在地上的母亲寒苏木。

    “娘。”寒七儿用小手拉扯着寒苏木身上捆绑着的绳子却拉不动。

    目蝴蝶一道灵光划过,寒苏木身上的绳子松开来,散落在了地上,寒苏木流着眼泪看着寒七儿。

    “七儿。”

    “娘。”

    寒苏木母子两互相喊着,在这一刻寒苏木母子两的眼泪流了下来。

    妙书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