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婿〕〔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恶魔总裁的偏执宠〕〔重生后我成了大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仙帝是怎样练成的〕〔玉帝叫我来直播〕〔槐夏记事〕〔佔有姜西〕〔十年留白最相思〕〔我的清纯校花老婆〕〔美女总裁的特战兵〕〔来自亿万光年的男〕〔我有五十四张英雄〕〔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影帝你的小迷妹上〕〔日常系神壕〕〔撒娇福晋最好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一百零八章霜飞玉滴
    看着男子拿着夏公子的锦灵扇高兴离开的背影,石子萤心里感到了一阵愧疚。

    “夏公子,我....”石子萤的愧疚都写在了脸上,让夏公子失去了一直跟随着自己的锦灵扇。

    “没事的,我倒要看看这些人拿这个一万两黄金的霜飞玉镯换得一场空欢喜值不值得。”夏公子看着手中的霜飞玉镯,诡异的笑了笑。

    “一场空欢喜?”大伙儿瞬间不明白夏公子在说些什么。

    夏公子拿着这两截霜飞玉镯高兴的笑着朝着灵落客栈走去,大伙儿不明白夏公子为何失去了锦灵扇还笑的那么开心,而石子萤看着夏公子脸上的笑容,心里的愧疚感在一瞬间少了许多。

    男子拿着锦灵扇高兴的递给了阮枫林,阮枫林接过锦灵扇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爷,还真的如你所料,这群人果真不一般,还好拿了一个真的霜飞玉玉镯,这群人还是识货的,知道霜飞玉的真假。”男子看着脸上泛着喜悦的阮枫林,感觉很久都没有看到阮枫林这样哈哈大笑了,而且还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下去吧,到晨管家那儿领赏去吧。”阮枫林笑着看着男子。

    “是,老爷。”男子转身朝着晨管家走去。

    阮枫林在得到这把锦灵扇之后,高兴的打开锦灵扇,手握扇柄轻微的扇了扇。阮枫林试着将灵力运转到手上,挥动这锦灵扇,可锦灵扇却如同普通的扇子般没有任何动静。

    阮枫林带着受了伤的雨青黛去了离花别苑静养,雨青黛因使用灵力控制绣球,被夏公子的锦灵扇的灵力所伤,正在昏迷之中。

    风灵灼将雨青黛扶着到了房间,然后将自己的灵力传入了一些给雨青黛,雨青黛还是未醒过来。阮枫林一挥手,一道红色灵光散落在雨青黛身上,阮枫林用治愈术的灵力给雨青黛疗伤。

    雨青黛在阮枫林的治愈术之下,慢慢的苏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了风灵灼。

    “师父...”雨青黛看着风灵灼的脸在眼前摇晃摇晃,慢慢的才变得清晰。

    “青黛,你先休息养伤。”风灵灼将被子拉了给雨青黛盖上,转身和阮枫林走了出去。

    面朝离花的花海,阮枫林微微的笑了笑,转过身,看着风灵灼。

    “何事让你如此开心?”风灵灼从阮枫林的笑容上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你看,这是什么?”阮枫林拿出锦灵扇,高兴的看着风灵灼。

    “锦灵扇?”风灵灼目瞪口呆的。

    “对,锦灵扇,我得到了。”阮枫林看着风灵灼开心的笑着,这是风灵灼看到阮枫林这么久了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

    “原来你问我借我的徒儿雨青黛,是为了这把锦灵扇啊。”风灵灼这时才想到了阮枫林前几日问自己借徒儿雨青黛要演一出好戏,而当时怎么问阮枫林,阮枫林都不肯透露到底是演一场什么样的好戏,现在看到了,全都明白了。

    “没想到这个锦灵扇男的灵力如此强大,竟然伤了雨青黛。”风灵灼看了看阮枫林,然后朝着离花丛里走了进去。

    “我和他交过手,确实他不是一般性的人。”风灵灼手扶着一株离花树,一边说着,一边闻着树枝上的离花花香。

    “你这样大费周章的,得到这件宝物,也不亏。”风灵灼看着飘落的离花花瓣说着。

    “如果这次计划失败,最多就是损失一个霜飞玉镯。”阮枫林看着离花树下的风灵灼笑着。

    “恭喜你得到锦灵扇,为此,我现为你弹奏一曲。”风灵灼转身坐在了离花树下,抬手,一道光落在手掌,幻化成琴,风灵灼在离花树下弹着琴。离花朵朵在枝头,在一阵微风中,零碎的飘落下来,风灵灼脸上带着笑意,这样开心的笑容在离花树下显得格外好看。

    在这片白色的离花中,阮枫林听着风灵灼的琴声,深深的陶醉在了这浪漫中。离花在风灵灼的琴声一片片飘落下来。

    雨青黛已经清醒过来,在阮枫林的治愈术疗伤后,灵力也恢复了一些,听到了风灵灼的琴声,就朝着琴声的方向走了过来。

    雨青黛站在离花树后,远远的看着阮枫林和风灵灼,不一会儿,风灵灼感觉到了雨青黛的灵力,停下了琴声。

    “既然来了,为何不出来?”风灵灼看着那棵离花树后的雨青黛。

    “师父,我.....”雨青黛慢吞吞的从离花树后走了出来。

    “你伤好多了吗?”风灵灼关心的问道。

    “嗯,好多了,灵力也恢复了一些。”雨青黛看着风灵灼,点了点头。

    “青黛姑娘,这次多亏你了,不然我还拿不到这个锦灵扇。”阮枫林拿着手中的锦灵扇,温柔的盯着雨青黛。

    这个小小的举动,却被风灵灼看在了眼里,风灵灼看了看雨青黛,便让雨青黛去屋内休息了。

    “青黛,你现在灵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今日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是回屋内休息吧。”风灵灼手扶着琴,看着雨青黛说着。

    “师父,我已经好了很多了,想在这离花园中走走。”雨青黛并没有多想风灵灼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青黛姑娘,在屋内呆着也是很无聊的,出来透透空气,观赏观赏这些离花也会对恢复灵力有好处。”阮枫林看着雨青黛说着。

    “青黛,你还是回屋里去吧。”风灵灼脸上有了一丝不高兴,板着脸对着雨青黛说着。

    “是,师父。”雨青黛看出了风灵灼脸上的不开心,就转身往屋内走去了。

    躺在床上,雨青黛想着风灵灼为何突然就不高兴了呢,虽说风灵灼让雨青黛进屋内静养疗伤,也不至于看上去像是要发脾气似的,想着想着,雨青黛也不想多想了,还是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比较好。

    “怎么?吃醋啦?”阮枫林看着风灵灼一脸的不开心,连弹奏的琴声都变了曲调,从刚才开心愉悦的曲调变成了带有一丝柔情的伤感曲调。

    “你瞎说什么,谁吃醋了?”风灵灼停下手中的琴声,低着头,没有看阮枫林一眼。

    “都是我不好,惹你不开心了,今晚我请你去无望城中喝酒。”阮枫林看着风灵灼,风灵灼听到喝酒,突然变得心情开始愉悦了起来。

    “嗯。”风灵灼继续弹着琴,离花花瓣不断的飘落下来。

    “哦,对了,我差点忘记给你了。”阮枫林看着风灵灼。

    “什么?”风灵灼好奇的问着。

    “你猜。”阮枫林手里握着拳头,放到了风灵灼面前,让风灵灼猜猜手里握着的是什么。

    “猜不到。”风灵灼站了起来,看着阮枫林握紧的拳头,一时猜不出拳头里面握着的是什么。

    “把眼睛闭上。”阮枫林诡异的笑着,看着风灵灼。

    风灵灼将眼睛闭上后,阮枫林将手里的一对泪滴状的霜飞玉滴耳坠,拿了起来,给风灵灼戴上。

    “可以把眼睛睁开了。”阮枫林看着闭着眼睛的风灵灼,在这离花树下,显得如此美艳。

    风灵灼慢慢的睁开眼睛后,摸了摸耳朵上戴着的耳坠,摸上去的耳坠形状像一滴泪。

    “耳坠?”风灵灼看着阮枫林。

    “嗯,霜飞玉滴耳坠。”阮枫林笑着,用手拂去风灵灼头发上的离花花瓣。

    “霜飞玉做的耳坠?”风灵灼再次摸了摸这对霜飞玉滴耳坠,又看了看阮枫林,霜飞玉本来就很稀有,而且这个霜飞玉也是非常名贵的,就算是一对小小的耳坠,也需要很多的钱。心想着阮枫林会送耳坠,完全没有想到这男人还挺细心的并且感到有些浪漫。

    “嗯,这对霜飞玉滴和你真的很配。”阮枫林从上到下看了看风灵灼,笑着夸赞道。

    “那还不是你眼光好,选的这对霜飞玉滴。”风灵灼笑着说。

    在这片离花丛中,离花的香味一阵阵漂浮而过。

    妙书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