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一百二十四章 阮府之中
    大伙儿看着跪在地上的阮枫林,目蝴蝶和石子萤差点相信了这个阮枫林是真的想见寒苏木母子两的,但是被夏公子和茹青茹丝一说,想了想,觉得这个阮枫林确实有点问题,但是又找不出什么原因。

    “如果阮荆墨真的想见寒苏木母子两,就凭他在这无望城的是首富的势力,找到寒苏木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十年了还没有去找过寒苏木。”茹青分析着说。

    “听苏木说那个之前住的茅草屋是苏木和阮荆墨一起搭建的,可是阮荆墨自从走了之后就没有回去找过寒苏木一次。这明显是不想去找,前段时间也是不想见寒苏木,就让晨管家拿些银两想打发她们母子二人走。”茹丝说着,看了看茹青。

    “对,对,对,这个阮荆墨之前就是不想见寒苏木,可现在肯定有什么原因才来见寒苏木的。”石子萤看着茹青茹丝分析的对,也很赞同茹青茹丝的说法。

    窗外下着雨,雨滴落在了灵落客栈上,滴滴答答的声音,阮枫林还一直跪在寒苏木门口,不肯离去。

    而屋内的寒苏木知道阮枫林还跪在门口,却一时不敢开门,想见但是又犹豫着不想见,过了许久,寒苏木没有听到阮枫林的声音了,以为阮枫林可能回去阮府了,于是寒苏木也就这样默默的睡着了。

    清晨的雨滴还在不断的飘落下来,当寒苏木打开门的瞬间,看到了阮枫林还跪在门口,寒苏木看着阮枫林柔情的眼睛,没想到会在这门口跪了一个晚上,心软的寒苏木看着阮枫林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心里的恨不知不觉也突然之间淡了很多。

    “你起来吧,别人看到了多不好啊。”寒苏木看着阮枫林。

    “苏木,如果你不原谅我,不和我一起回阮府的话我就跪在这里不起来。”阮枫林看出了寒苏木的心软,也知道这些做,寒苏木一定会原谅自己的。

    “我,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心那么软呢。”寒苏木走了过去扶起阮枫林。

    “苏木,你这是答应和我回阮府了吗?”阮枫林高兴的还是不肯起来,看着寒苏木说着。

    “你先起来吧,有时候我好恨这样的自己,为什么看到你这样我就心软了。”寒苏木转过头去,泪光闪闪。

    “苏木,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一定会补偿你们母子两的,和我回阮府好不好。”阮枫林再次追问着寒苏木。

    寒苏木犹豫了一下,看着这阮枫林在门口跪了一个晚上,想想还是算了吧,不计前嫌,就原凉他算了吧,寒苏木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阮枫林站了起来,高兴的看着寒苏木。

    阮枫林和寒苏木母子两一起收拾了包袱,然后和大伙儿告别,离开了灵落客栈,朝着阮府走去。

    “我怎么有点担心寒苏木母子两呢?”目蝴蝶看着阮枫林和寒苏木母子两一起离去的背影。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石子萤看着目蝴蝶说着。

    “子萤,什么预感啊。”石英俊看着石子萤眼珠转来转去的,也不知道这个石子萤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就是不好的感觉,要不我们一起跟去阮府吧。”石子萤看着大伙儿。

    “这可不成啊,人家又没邀请我们去阮府,你要跟上去,你一个人去吧。”夏公子看了看石子萤说着。

    “夏公子,你.....”石子萤嘟起了小嘴。

    一路上,阮枫林还是和寒苏木母子两走得稍微分开了一些距离,这使得让寒七儿不解。

    “娘,爹干嘛走那么快啊。”寒七儿不明白这阮枫林怎么走那么快。

    “或许他习惯走那么快了吧。”寒苏木也没多想,这阮枫林为何走那么快,好像很着急似的。

    进了阮府之后,寒苏木母子两看着这豪华宽广的阮府,一眼望不头的庭院,有些惊讶,没有想到阮枫林那么富有。晨管家礼貌的喊着寒苏木母子两,带着寒苏木母子两去了阮府的一个西香阁楼,寒苏木母子两将包袱放下,看了看房间。

    “你们有什么需要就喊晨管家就好。”阮枫林先让寒苏木母子两住在了西香阁楼里。

    “嗯。”寒苏木点了点头,看了看房内的装饰和桌子以及红木床。

    阮枫林走出了西香阁楼后去了风灵灼的房间看望风灵灼,这时的风灵灼看着镜子里慢慢变老的自己的容颜,性情大变,变得易怒,阮枫林刚推开门就看到风灵灼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推倒在了地上,愤怒又悲伤的哭泣着。

    “我找来了另外一位药灵师。”阮枫林看着风灵灼,心疼的说着。

    “寒苏木吗?”风灵灼不敢转过身看阮枫林,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嗯,这个无望城中,认识的药灵师只有她了,我没别的办法。”阮枫林看着风灵灼披散的头发说着,风灵灼在散失着灵力的时候,看着渐渐变老的脸,已经不想再打扮自己了,于是就披散着头发。

    “为什么我的灵力会被凤凰神衣所吸收了?为什么?”风灵灼哭泣着说,一边怒吼着,一边将桌上的镜子也砸到了地上。

    “别哭了,我说过我会治好你散失的灵力。”阮枫林看着如此痛苦的风灵灼,眼里都是满满的疼惜,阮枫林拉住了风灵灼的手,风灵灼看着阮枫林如此温柔的对待自己,就更是大声的哭泣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

    “你现在也很漂亮。”阮枫林用手抹去风灵灼眼睛下面的泪水,深情的看着风灵灼。

    而这时的寒苏木母子两却高兴的在西香阁楼门前观赏着阮府的这些一眼望不到头的阁楼和庭院。

    “娘,这以后就是咋们的家了吗?”寒七儿拉着母亲寒苏木的手说着。

    “嗯,这里就是咋们的家。”寒苏木却还被蒙在阮枫林的虚假的外表中,以为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才去请她们母子两来到阮府的。

    “娘,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我怎么感觉还没有我从小在的那个茅草屋好呢。”寒七儿看着这些高大的庭院阁楼,却感到如此陌生。

    “是啊,七儿这样一说,我也感觉来到这里像是少了些什么。”寒苏木突然渐渐的沉默了,看着眼前的庭院阁楼不再说话。

    寒苏木突然回想起来,那些认识阮荆墨的日子里,阮枫林也不曾提到过无望城,也不曾对自己说起过阮府,就连阮枫林这个名字也是来了无望城之后才知道。

    “七儿,你喜欢这里吗?”寒苏木一边想着那时候住的荒山草地中的茅草屋,一边看着寒七儿问道。

    “娘,只要你喜欢,我就喜欢。”寒七儿微微的笑着,露出了洁白的一排小牙齿。

    “没想到我的七儿这么懂事。”寒苏木蹲了下去,仔细的看着寒七儿的脸。

    “娘,你怎么了?”寒七儿不明白寒苏木为什么这么盯着自己看。

    “娘想看看我的七儿。”寒苏木摸了摸寒七儿的头,微微的笑了笑。

    寒苏木起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向这阮府的庭院阁楼。心想着寒七儿从小和自己一起吃苦,住在那么破旧的茅草屋里,现在能让寒七儿享享福也是好的,想起寒七儿跟随着自己这么多年,有时候吃不饱穿不暖的,过得日子都不是一般孩子所过的日子,想着想着就让寒苏木感到心头一阵酸痛涌了上来,眼泪默默的在眼眶打转着,却强忍着泪水看向远方。

    妙书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