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谁动了我的志愿〕〔山河警事〕〔氪金医生〕〔热血降临〕〔我在万界送外卖〕〔摇曳花瓣爱落泪〕〔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路过总裁家〕〔系统带我飞〕〔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兼职科学家〕〔医心向阳〕〔史少太太是裁缝〕〔皇叔宠妃悠着点〕〔洪峰〕〔市井之徒〕〔纵横五千年〕〔继承千万亿〕〔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凤凰神衣 第一百五十三章 灵空岁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黎影浩被夏公子的寒骨心箭伤到后,就开始闭关修炼了。闻画风正在替黎影浩疗伤,黎影浩中了夏公子的寒骨心箭已经融化在体内,闻画风的功力还达不到能让黎影浩体内的寒气散发出来。

    “师父,你怎么样了?”闻画风看着黎影浩的脸色比在乐灵师殿刚回来的时候还要苍白,就着急的问道。

    “我...我中了幻灵师的寒骨心箭,你去把为师的第二格的抽屉里的深海灵角取来。”黎影浩断断续续的着。

    闻画风按照黎影浩的指示走到抽屉前面,从第二个抽屉里取出了深海灵角。闻画风将深海灵角递到了黎影浩的手里。

    黎影浩拿着深海灵角轻轻的敲了三下,一道灵光落下,灵空岁站在了黎影浩的面前。

    “唉,我你这么高的灵力怎么会被人打伤成这样?”灵空岁好奇的问道。

    “是幻灵师的寒骨心箭伤了我师父。”闻画风看着灵空岁着。

    “幻灵师?不是早就灭亡了吗?”灵空岁一边着一边抬起手,红色灵光散落在黎影浩身上,帮黎影浩疗伤,这时的黎影浩已经昏睡了过去。

    “果然是幻灵师。还真的是幻灵师的寒骨心箭。”灵空岁一边运转灵力帮黎影浩疗伤,一边检查着伤口。

    “是一位拿着锦灵扇的男子,幻术和灵力都特别强大。”闻画风道。

    “你是能把锦灵扇幻化成寒骨心弓箭的高级幻灵师?”灵空岁看着闻画风问道。

    “对,他能把锦灵扇幻化成橙色弓箭,但是他和师父打斗的时候,又将弓箭上镶满了冰霜。”闻画风向灵空岁着夏公子和黎影浩打斗时候的所有过程。

    “这箭叫寒骨心箭,能幻化出这个箭的人,幻术和灵术都与我不相上下。”灵空岁着。

    “那我师父中的是寒骨心箭?”闻画风看着灵空岁道。

    “没错,这个寒骨心箭,在体内遇到血液之后,就会慢慢结冰,直到死亡,你师父用自身的灵力将其融化,但是融化在体内之后,就会变成寒气入体,甚至入骨,想要逼出这些寒气,还需要很长时间,要消耗很多灵力才行。”灵空岁着。

    “那我去炼制几颗去寒气的丹药不就行了吗。”闻画风着就要去药房炼药。

    “回来。”灵空岁将闻画风喊了回来。

    “谁给你的这个寒气是一般的寒气了,你以为你练几颗去除寒气的丹药就能将你师父身上的寒骨心箭给排出来了吗?那你师父怎么没叫你去练呢,还用深海灵角把我喊来替他疗伤。”灵空岁愤怒的看着闻画风。

    “对哦,那这个寒骨心箭应该怎么解呢?”闻画风寻思着。

    “你先用治愈术护住你师父的筋脉,我用灵力控制住这些寒气扩散。”灵空岁着就和闻画风抬起手替黎影浩疗伤。

    “云中溟海域中,有一种叫泪天螺,会在每日潮水褪去的时候,喜欢爬到岩石上,特别是要背光的岩石,你将泪天螺捕捉来以后,蒸干,磨成细粉,服用时候,要用幻灵师的紫古竹酒作药引子。”灵空岁着。

    “泪天螺长什么样?”闻画风从来都没有见过泪天螺,就问了问灵空岁。

    “是一种泛着蓝光的,身上的外壳有些白色斑纹,一般会在太阳照不到的阴凉的岩石上停留片刻,泪天螺天生就脆弱,若抓取的时候不心的话,就算是拿到了手里也会化成海水消失不见。”灵空岁着。

    “啊?这泪天螺还会化成海水,消失不见.....”闻画风本想着应该是很好抓到的,但是听了灵空岁这样一,就觉得捕捉泪天螺是一件有点难的事情。

    “所以你去捕捉取泪天螺的时候,一定要格外的心。动作不可鲁莽,要有耐心。”灵空岁细细的道。

    闻画风听灵空岁完,就转身准备去海边捕捉泪天螺。

    “等等。把这个带上。”灵空岁着,一道灵光落在手掌上,一个精致的瓶子出现在了手上。

    闻画风接过瓶子看了看,只不是比一般的瓶子精致了一些而已,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

    “这瓶子上已经注入了我的灵力,捕捉到泪天螺的时候一定要放到这个瓶子里,这样就能保证泪天螺不会变成海水。”灵空岁看出了闻画风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就和闻画风了一下这个瓶子的作用。

    闻画风拿着瓶子,朝着云中溟的海边走去,这时正是太阳高照的时候,闻画风看着背对阳光的那些岩石,在海边徘徊着。

    “泛着蓝色的光,上面有白色的点,到底在哪块岩石上才有啊?”闻画风一边走一边寻找着阴凉的岩石,照不到阳光的那些岩石,可是除了看到一些普通的螺,并没有灵空岁所的泪天螺。

    阮枫林带着寒七儿出来海边散步,看到了不远处的闻画风好像低着头在岩石边寻找着什么。

    “七儿,如果等一下我和别人打起来了,你要注意和我们保持距离,不可靠近我们。”阮枫林看着寒七儿道。

    “爹,你等会儿要和谁打架呀?”寒七儿看着阮枫林,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一脸的单纯。

    “七儿,等下就知道了,记住了吗?不管等一下我和谁打起来了,都要和我们保持距离。”阮枫林摸了摸寒七儿的头,严肃的看着寒七儿。

    寒七儿看着阮枫林严肃的脸,不敢再多一句话,只是点了点头,可寒七儿的心里却不知道阮枫林等一会和谁打架。

    海水已经褪去了许久,太阳能照到的岩石已经被闻画风找了,只剩下最后这几块,再找不到泪天螺,今天闻画风估计是要空手而归了。

    就在闻画风垂头丧气之时,一道蓝色的光伴随着一点点的白点,出现在岩石上,闻画风惊奇的跑了过去,心翼翼的正要用手抓这只泪天螺。

    闻画风蹲在岩石边,手伸了过去,另一只手拿出瓶子,正要抓到泪天螺的时候,一道光划过,泪天螺已经在阮枫林的手掌心上,闻画风起身转过头,看到的是十一年前,被黎影浩逐出药灵师殿的荆墨。

    “荆墨?”闻画风前段时间虽然看到了寒苏木,但是并没有在寒苏木身边看到阮荆墨,以为阮荆墨已经没有和寒苏木在一起了。

    “闻画风,你还记得我?”阮枫林冷冷的笑了笑。

    “你不就是十一年前,被我师父逐出药灵师殿的那个盗取解药的贼吗?”闻画风瞟了阮枫林一眼,冷笑了几声。

    “还不是拜你所赐,我记得那天就你来我房间师父找我,我走出房间后,是不是你将浅泪之毒的解药放在我的枕头底下嫁祸于我的?”阮枫林愤怒的着。

    “那天师父的确找你,我去你的房间喊你,你走出房间后,随后我就走了出去,你自己盗取的解药,就不要怪是我放在你枕头底下的了。”闻画风看着生气的阮枫林,心里更加开心了,嘴角微微上扬,笑着道。

    “你是来海边找这个泪天螺给黎影浩治病的吧?”阮枫林手里拿着泪天螺,慢慢的开始捏紧手掌,泪天螺在阮枫林的手里泛着蓝白色的光,但是还没有变成海水。

    “别动....”闻画风怕阮枫林手掌握得太紧了,会将泪天螺变成了海水。

    “如果你不出陷害我的原因是什么?那我就将这手里的泪天螺化成海水。”阮枫林举起拿着泪天螺的手,看着闻画风道。

    “你......”闻画风脸上透着一股冷漠和愤怒。

    妙书屋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